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人?”

    陈歌二话不说,抓着工具锤就冲了过去,他不准备给对方反应的机会。

    “出来!”病栋大门反锁,他行踪已经暴露,所以也不再顾忌那么多了。

    一人一猫跑到楼梯拐角,楼道里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跑哪去了?”

    在鬼屋陈歌已经测试过白猫了,这只猫对于某些东西特别敏感,几乎不会出错。

    “白猫没有炸毛,只是表现出进攻性,那东西的危险程度应该比不上暮阳中学。”白猫在陈歌的鬼屋里炸毛两次,一次是进入暮阳中学的时候,一次是在卫生间血门出现的时候,根据白猫刚才的反应,陈歌大致判断出了那怪物的实力。

    “现在最关键的是,不清楚那玩意是人还是鬼。”

    回到护士站,陈歌直接用锤子砸开隔板,将整个底板掀开。

    眼前的场景有一点瘆人,木板上钉着用细线捆好的头发,如果把木板反过来的话,头发末端会往下垂落,看着让人心颤。

    “那人为什么要把头发钉在木板上?这是他的特殊癖好?”

    所有头发都用细线捆好,有的纤细柔软、乌黑发亮,一看就知道是经常保养,估计是从某个年轻女孩头上剃下来的;还有的则蓬松分叉、几乎全白,很显然是属于某个老人。

    陈歌通过比较长短,将头发分开,它们应该属于四个不同的人。

    “这四个人里,至少还有一个活着。”陈歌看着护士站里摆着的两个大铁笼,渐渐明白了铁笼的用处:“真是疯子。”

    他把木板放在一边,再次趴在柜台下面,这回他看清楚了木板上的字迹——你们对我做过的所有事情,我都会还回来。

    字写的很小,下面还有一些断断续续语句完全不通顺的话,那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写到一半,突然发疯,开始说胡话了一样。

    “有些精神病患者情绪激动时,会一个人对着空气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普通人说梦话的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陈歌试着去解读,但是根本不清楚对方要表达什么。

    看着木板上的字,陈歌只觉得后背发寒,精神病院外面的围墙上还写着无数类似的话语,每一句话里都带有一个人名,更恐怖的是那些字迹全都不一样,显然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偶尔有一个病人表现出这样的情况可以理解,但是当所有人都出现这样的症状时,概念就完全不同了。

    “看来这所病院里的病人,怨气都很大啊。”陈歌拿出手机,将柜台里的字拍下,又把公鸡绑在背包后面:“人越多越容易留下破绽,我该去第二病栋看看了。”

    陈歌翻出护士台,他从背包里取出一袋盐,撕了个小口,在护士站附近洒了几条线。

    他这么做不是为了驱邪,而是想抓住那个隐藏的疯子。

    手里拿着盐袋,陈歌来到第一和第二病栋之间的楼廊,在他快要进入第二病栋时,白猫突然跳上窗台,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