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长林一进智真大师的禅房,齐高明就迎了上来,智真大师则一脸详和地看住了丁长林。

    丁长林一怔,他不过就是接了一个电话,齐高明脸上分明有讨和的神色,而坐在智真大师旁边的秦方泽脸上的表情于丁长林而言,他看不明白,说喜不像,说忧也不对,于丁长林而言,应该是一种很复杂的成份。

    长林啊,方泽省长抽的签智真大师解了,你快坐,听智真大师再解一遍。齐高明示意丁长林坐在了谢明泽身边。

    智真大师却认真地看着丁长林,丁长林天庭生得宽广,嘴巴也大,嘴大吃四方,再加上他的眼睛特别有神,这一点很有些象秦方泽,他便指了指丁长林的眼睛说道:这位施主的眼神和这位领导的眼神颇有几分相近,这是近缘,他们应该不是在一起工作的两个人,却有些相似的眼神时,证明他们前世的缘延续到了今世,再看看他们二人的天庭都是宽广的,只是这位小施主的发丝比这位领导的发丝柔和,鼻梁也比这位领导的要挺一些,他们两个是一种互补、互助的长相。

    正如这位领导得到的这本《权经》中所言:安莫诗,危即行。贵勿吝,败不拘。事变人变也。

    这本书捐献出来有利于这位领导的前途,俗话说盈则满,冯道老人家伺奉了十位君主,而他死后除了这本《权经》存于世,其他的都是破损不堪,证明《权经》的份量太重,这样的份量我们还是不要沾边为好,献给国家,由国来承担这种重,落到你们头上的则是国之情怀,家之安康。

    这位小施主我以前虽然有过几面,但是今日第一次和他看面相,这位领导今日也是第一次看面相,如果没有你抽的这道上上签,我也没想到为你们看这一相,老纳有些年头没替人看过面相了,有时候玄机这个东西,很难解释得清白。

    智真大师的话一落,丁长林惊奇地看住了智真大师,他之前商量好的只是让秦方泽献出《权经》,他的话确确实实说了《权经》必须交给国家保管,只是这些话的意思到底指什么,丁长林真的没弄懂。

    智真大师,我,我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您是说省长的这个副字会去掉,前途极为广阔,而这本《权经》不易留在身边是这样的吗?

    我已经认下秦省长做我的师傅,我们之间是不是前世有师徒之缘?丁长林看着智真大师如此问着,而秦方泽则在仔细关注丁长林,丁长林的表情不像与智真大师做笼子,而且智真大师解签之际,秦方泽也觉得他不仅与丁长林有缘,与这本《权经》也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分所在,他是真心想把《权经》纳为己有,不带人在身边,就是这个用意。

    可丁长林说要来寺院去去引道和古墓里的气息,齐高明私下也说应该来一下,在梁国富出事之前,靖安寺的香火极为灵验,朝拜的人也多,齐高明年年都会来这里,去年智真大师说他会逢凶化吉,有贵人相助,这个贵人一定就是秦方泽和姜美丽了。

    秦方泽就是听齐高明如此说才决定来这里的,可是智真大师一解签就要求他把《权经》献给国家时,他就觉得一切是丁长林设计的,此时见丁长林脸上的表情根本是不知情时,他又觉得是自己多疑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xt.M

章节目录[Enter]

谋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丁长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长林并收藏谋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