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五一直到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过来,丁长林在砸场子,而且丁长林猜到他把《权经》送给了齐高明。但是他现在也分不清楚,《权经》是真的吗?

    王馆长,《权经》这书的真伪如何判别?李五一终于可以发言了,看着王顺发说着,他要打击的人是丁长林。

    王顺发也知道丁长林在引《权经》出来,再说了,谁也没真正意义见过这本书,那个进入冯道墓的老先生朱进生也没见过《权经》,所以外界传说归传说,一切由他这个权威人说了算,就因为有这样的底气,王顺发接过李五一的话说道:这种奇书,保存一定相当完善,而且纸张极有质感,一定是上好的材料造成的,否则保存不下来。

    其实啊,这种奇书因为年代久远,闻一下就能嗅出年代感来,冯道这个人喜欢读书,对书甚是钻研,他自己著书立说时,一定是一气呵成,没任何瑕疵,而且冯道才智过人,不倒翁的他,情商和智商肯定是高,知道如何迂回曲转,从他的《权经》之中,就能感觉得到。

    冯道老人家的三无很是精辟,他说‘无欲不得,无心难获,无术弗成。’在那个年代有这么高深心理的人,实在是太了不起。所以判断这本奇书,从字迹上也能证明是不是冯道老人家本人。

    字如其人,这个一直流传到现在了。从资料介绍出来的冯道这个人物,再结合字迹,也能判断个大概,当然了,要方方面面结合。

    王顺发的话一落,崔金山和李五一立即鼓掌,并且李五一迅速夸着王顺发说道:果然是专家,说得一套一套,对我这个门外汉来说,真是长见识了。

    长林啊,你读书比我多,王馆长讲得如何,你也表个态啊。

    李五一这货真是狂到了极点,依照王顺发的这一套去判断《权经》,他们手中的书就是真迹,丁长林没看过王顺发献上去的书,但是真迹在他手里,而且真迹并不流畅,丁长林才有底气来谈《权经》的。

    李五一哪里会知道真迹会在丁长林手里,而王顺发可是专家,研究了这么久,点丁长林这个时候说话,就是为了让齐高明见识一下王顺发的水平,而达到损丁长林,他料定丁长林对冯道没有王顺发这么深入研究过,毕竟丁长林提出打造冯道主题公园的时候不长。

    丁长林看了看齐高明和吕铁梅,大大方方地接过李五一的话说道:齐书记,吕部长,王专家对冯道老人家确实研究得很深入,说了这么多,我也长了不少知识。既然五一局长点我的名,我就献丑了。

    其实吧,冯道虽然是官场上的不倒之翁,但是他内心有痛苦,有迷茫,也有疑惑。他清贫爱民,而且他极不希望看到战争,战争最大的受害者是穷苦百姓。

    在君主时代,是君主说了算,说白了就是权力说了算。他写过一句话:‘权乃利也,不争弗占。权乃主也,不取弗安。权乃恃也,不依弗久。’

    冯道写这二十四个字时,内心一定有痛苦、迷茫和疑惑。一方面他爱民如子,另一方面,他就又非常清楚权力是什么,‘权乃主也,不取弗安。’写到这里,他是矛盾的,而不是流畅的,在那个时代,权力就是主宰,权力就是平安。那么多人都在骂他,变节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他深深地懂得没有权力,他爱民如子只是空谈,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时候,他拿什么去爱民如子。如果不是他,在五代十国这么纷乱的时期,战争会更多,死伤更是血流成河。

    忠诚要放到大爱的层面去谈,而且忠诚应该是替天下人谋利,而不是仅仅为了自己。这是我对冯道老人家的理解,也是我认为他写下《权经》时,其实内心有种种矛盾,特别是权力和平安那么深深联系之际,他的内心世界没我们现在谈论时那般平和,从容。

    丁长林的话一落,不仅仅是齐高明和吕铁梅意外,就连王顺发也被他的话惊得目瞪口呆,他的分析,他对《权经》的熟悉程度,从这番话中可见是高于王顺发的,王顺发不服不行。

    丁局长,我真的服气,没想到你对《权经》这么了解,显然你也是倒背如流的,而且你对冯道的解读,真值得我学习。王顺发说这些话时,脸上倒是真诚的,看来他还没忘掉他是个学者的身份。

    崔金山和李五一对丁长林的表现更是意外,没想到丁长林这么熟悉冯道的《权经》,张口就能背出来,崔金山和李五一只是翻了一下书,并没把冯道老人家的话记在心里,被丁长林一解读,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的讲究。

    等王顺发的话一落后,吕铁梅就笑着说道:王专家都夸长林局长讲得好,我也夸夸长林局长,真讲得好,看来你这一段真没闲着,读史对于年轻人来说真心不容易。说到这里的时候,吕铁梅侧过脸又看着齐高明笑着说道:书记,长林局长的书笔写得不错,如果有《权经》真迹在,他能模仿得很好,我们的文化长廊可以用他的仿版,您说是不是?

    长林,你还有这个爱好啊,你哪天仿一幅冯道老人家的字迹,写一副《权经》送给我啊,反正字也不多,挂我家书房里也不错。怎么样?有这个毅力写出来不?齐高明一脸欣赏地看着丁长林,他也在试探丁长林,《权经》这书送给秦方泽后,还没听到秦方泽说是假书,所以,他想看看丁长林仿出来的字迹又是个什么样子的。

    丁长林一见齐高明上钩了,生怕他反悔一般,迅速地接过他的话说道:齐书记,我写,我写,只要您嫌弃我是模仿的就好,我还是仿得很像的,有点以假乱真的感觉。

    说完这话,丁长林装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这一笑,齐高明再一次陷入了疑惑之中。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xt.M

章节目录[Enter]

谋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丁长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长林并收藏谋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