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长林把速度减了一点,狠了第五莲一句:你少自作聪明,好好去修理厂查一查车,我把你丢在修理厂后,还有事要办。

    丁长林狠完这话后,不理第五莲,闷头开车,他越这样,第五莲越是觉得他和章亮雨之间一定有故事,不过,她没再问,她是得去修理厂查一查,这烟头还得送技术部化验,而且她还得去病房和章亮雨汇报这一系列的情况,这可是章亮雨交待的。

    丁长林把车子重新提速后,很快就到了修理厂,把第五莲放下车后,第五莲却丢给他一句话:大哥,你这车真有问题的,你小点心哟,别怪我没提醒你,配置太高了。还有,我师傅这头,你那表情太不正常,你也得小点心哟,她在局里,我们马头都得敬让三分的,大领导的夫人,心思动不得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说完第五莲头也不回地朝着修理厂奔去,却把丁长林怔在车上半天动弹不了,大脑里一片空白。

    丁长林是被电话震过来的,他拿出来一看,是普成功的电话,赶紧接了电话,普成功在电话中急着说:丁兄弟,你赶过来吧,李大宽的父亲死活不让火化李大宽,尽管我们带他去看了冯麻子的尸体,他还是不肯火化。还有乔总和肖总在忙着工程队入驻的事情,我不好意思开口提收养两个孩子的事情,目前我们等于是昨天承诺了,今天没行动,而且你又不在场,李父不相信我们了。

    丁长林一听普成功说这些,头都大了啊,这事赶事,全扎堆了,丁长林只好说道:普哥,你稳住李父,我马上赶到镇上来。

    丁长林不得不把车子掉头朝长乐镇奔去,他一边开车一边给吕铁梅打电话,电话响了一声,吕铁梅那头就压掉了,显然吕铁梅不方便接电话。

    丁长林满肚子是疑惑,想问问吕铁梅怎么办,现在没办法了,就给赵一达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道:赵哥,那边情况如何?

    范丹丹的丈夫来了,木头木脑的,不过他在纠结范丹丹开的那辆车呢?还说这算公伤事故,需要我们文物局拿钱。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汇报这件事的,怎么办呢?我们公伤事故这档子忽略掉了,这可是要单位拿钱赔偿的。老崔肯定不会拿钱出来,而且被他知道我们拿钱赔偿的话,这问题性质就不同了,等于直接把把柄送他们手里捏着,丁兄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赵一达把那边的情况如实汇报给了丁长林。

    真正的焦头烂额啊,丁长林很有一种按下葫芦又起瓢的感觉,可是现在不把范丹丹的丈夫搞定,他闹起来,丁长林的一番好心就全功尽弃了,怎么办?那个男人说来说去,就是要钱,看来他和范丹丹之间就没什么感情可言了。

    赵哥,你先把他给安抚住,说车子在修理厂大修,修理好后还给他,或者替他处理掉给他钱,至于这个公伤,还要研究,因为范丹丹在财务上有问题,就是车程前想堵住这个问题,才想借博物馆的帐来填,所以两个人才在晚上去调查博物馆的帐。现在两个人既然都出车祸,他们的财务问题看看能不能压下去,前题是他不闹,否则这辆车肯定得抵债的,车哥和范丹丹在财务上本来就占了不少便宜,否则这辆车范丹丹哪里有钱买得起?

    赵哥,你把那男人叫到一旁,把问题的严重性说狠一点,说目前是你和我在替他们罩着这件事,否则是要走法律程序的。

    长乐镇那边的家属在闹事,不肯火化,我必须赶到长乐镇处理这件事,这头就交给你了。老崔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给你打过电话吗?丁长林这是急中生智,只能堵一时是一时,真是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尽管这是善意的谎言。

    把这个法子告诉赵一达后,丁长林还是想知道崔金山有什么动向,满满的疑惑也没从崔金山身上找到答案,却感觉车程前和梁国富的问题相似,不知道是他多疑了,还是真的象,丁长林现在也迷糊了。

    丁兄弟,到是局长,这个主意不错,我知道怎么应对那个男人了。老崔这头没给我电话,我要不要把这头的情况向他汇报一下?赵一达问道。

    好的,汇报一下,说你让梁红霞带了几个女同志赔车嫂子,目前范丹丹的丈夫也来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这件事希望文物局在火化,入土为安等费用下承担一下,你汇报的时候,就这么说,试试他的口气也好。

    另外,赵哥,你说我去了长乐镇,目前车哥的事情就是你和红霞馆长在撑着,长乐镇的家属也在闹事,我急着赶过去了。丁长林如此给赵一达出着主意。

    好的,丁兄弟,你安心去处理那边的事情,这边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放心吧,有事我再给你电话。你也不要太急了,开车小心点,不能再出事了,兄弟,老哥担心你。赵一达说到最后,声音哽咽着,出的事太多了,他还是担心丁长林的安危。

    放心,赵哥,我命大,上次杀手没弄死我,我就不会出事的,我总是如此认为着,命这个东西,不信不行。等不忙的时候,我们去去靖安寺吧,找找智真大师,我觉得他的卦还是很灵的,我也该去还个愿了。丁长林在手机中如此说着,他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赵一达,当然了,他是真相信命,小富为勤,大富就是命了。一样的道理,小官可以靠运气,能力等等,大官就真靠命里有没有了。

    梁国富的事情给了丁长林很大的触动,明明他是能接市长一职的人,结果沙荣川没调走,梁国富自己却被阎王接走了。这就是梁国富的命,一如孔子所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丁长林和赵一达通完电话后,心情好了一些,但是长乐镇等着他,他的车还是不得不再次开得飞了起来。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xt.M

章节目录[Enter]

谋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丁长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长林并收藏谋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