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长林虽然想到崔金山和车程前都有问题,但是听完夏立新的话后,丁长林还是愤怒了,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桌上,砸得桌上熬的土鸡汤跟着跳得满桌都是,吓得在厨房里忙碌的赵一达老伴跑了出来,惊疑地问道:怎么啦?

    赵一达赶紧冲着老伴说道:没你的事,拿抹布来擦一下桌子,就进去忙你的去,没叫你就别出来,男人谈事,女人不要多嘴。

    赵一达这么说时,丁长林很是过意不去,赶紧对着赵一达的老伴道歉:嫂子,对不起,吓着您了吧,是我激动了,没事,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赵一达老伴一连声地说道,转身进了厨房,几个老爷们喝酒,她不能多话,赵一达会没面子的,而且她也不敢多话,在家里,赵一达才是权威,她们这一代的女人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的婚姻定律,再多的委屈都能咽得下去,何况赵一达平时把工资都交给她打理,她也知足了。

    客厅里,一时间好安静啊,大家全把目光聚中到了丁长林身上,文物局的乱相除了丁长林外,赵一达、吴清海和夏立新早就清楚,他们改变不了,所以他们把希望全寄托在丁长林身上。

    丁长林见几个老哥把目光全聚中到他身上后,不得不说话了。

    几位老哥,我虽然知道文物局有很多问题,但是我没想到老崔和老车胆子这么大,而且他们早搭成了默契,如果不是我们演了这曲戏,老车不会冲到老崔办公室打一架,我知道你们都希望我在文物局挑起大梁来,但是现在不是我挑大梁的时候,我现在要是跳出来抢权,老崔下一个防范的人就是我,他身后有个李五一,还有一个方胜海,我之前一直没有告诉你们这些,是不想你们卷进来。

    李五一不是一个善茬,方胜海我看不透,越是看不透的东西,我们越是要格外谨慎小心。

    现在,几位老哥都不要着急,一步一步的来,我们要相信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才会熠熠生辉!丁长林总算让自已的情绪平静了下来,看着几位老哥们如此说道。

    丁长林的话一落,吴清海就急急地接过了他的话说道:丁兄弟,我这把老骨头不怕被卷进来了,你说,要怎么干,我一定和他们奉陪到底,博物馆里的一针一线都是我吴清海一件件整理出来的,哪一件文物,我都摸过无数次,丁兄弟,文物局他们要争权夺利,我不管,可是博物馆这头,你一定一定要保住这些文物啊,绝不能被王顺生给糟蹋了。

    丁兄弟啊,我平生最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冯道的真迹《权经》这本书竟然落到了王顺生手里,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悔恨得想一头撞死,如果我们手中有《权经》的真迹,丁兄弟,你想想,冯道主题公园该有多牛逼啊,那可是世界性的文化产物啊,好多老外都特别感兴趣,我都接待过好多波老外,他们都想一睹《权经》的真迹,据说就在我们靖安市,他们才不远万里找来的。

    丁兄弟,如果能从老崔手里逼出这本书,放在我们要打造的文化长廊里,长乐村想不火都难啊。

    吴清海也是喝了酒,再加上有丁长林的气势在,话匣里也打开了,感慨万千地说着。

    丁长林听吴清海又提《权经》时,怔了一下,吴海清对博物馆的文物是真产生了感情,而且这些文物是对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的一个传承,哪怕《权经》记载的只是权术,却能从古人的身上,验证中华民族伟大文化的灿烂,玩权术这一套,我们的古人才是鼻祖。

    丁长林因为通读了《权经》这本书,才能理吴清海此时的激愤。冯道在开篇就如此说道:富不敌权焉,穷以权贵焉,无欲不得,无心难获。

    冯道的这本《权经》其实没多少字,薄薄的几页纸,但是浓缩了权术的真谛,丁长林把这些话都背下来了,而且也在一点一点的悟,背容易,悟透难啊。

    丁长林好有冲动,想告诉吴清海《权经》在他手里,但是他话到嘴边,他咽了下去,他还是有私心,还是舍不得把这么重要的书交出来。

    相比吴清海而言,丁长林对文物的认识是浅薄的,也没什么情感,但是他更加相信自已的眼光,继续用好吴清海对整个冯道主题公园的打造至关重要。

    在吴清海的话一落时,赵一达明显想说话,大家都在感慨,都在交投名状,赵一达不能落后,可是丁长林却没给赵一达说话的机会,接过吴清海的话说道:吴哥,冯道文化长廊的策划和打造全部交给你了,另外,你告诉梁红霞馆长死死盯住王顺发,他们一定有一条偷运文物的路线,找到他们的窝点才能保护好我们的文物,先不要打草惊蛇,特别是梁红霞一定要忍得住,表面上要顺从王顺发,赢得他的信任,毕竟梁红霞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学生,她懂文物,这一点很重要。

    她没当上馆长,找机会让她和你大吵一架,这样她就顺理成章地顺从王顺发,我们现在只能用苦肉计了,包括我这头也是这样的,夏哥,你找机会把老崔要我接管财务大权的事情捅给范丹丹,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崔金山和车程前两个人往死里斗,他们已经结下了梁子,我们还得继续加火,防止他们为了利益再度联手。

    我明天去局里感谢老崔,我会借冯道主题公园的事情推掉财务大权,建议他重用夏哥,孤立范丹丹,这样一来,让车程前内外受阻,最好是逼车程前去找崔金山的证据,他手里指不定就有,否则,他也不敢和崔金山大打出手,这是我的想法,几位老哥分析一下,这种想法能不能可行?

    丁长林一脸认真地看着几位老哥,把他的设计和盘端了出来。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xt.M

章节目录[Enter]

谋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丁长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长林并收藏谋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