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城后,丁长林带着酒去了赵一达家里,吴清海和夏立新已经先到了,一见丁长林真提着这么好的酒来了,全站了起来,笑着说道:今晚有好酒喝了。

    对,我们四个人分掉这两瓶酒,不多,不多。丁长林也笑着回应。

    夏立新和丁长林只是见过几次面,不太熟悉,看上去还是有些拘谨,放不开,丁长林观察到了,他也没刻意要和夏立新攀关系,一切等喝了酒就不同了,男人之间,烟和酒真是好的媒介品,拉近距离不是那么难。

    等赵一达的老伴把菜上来后,赵一达就张罗着四个人坐,首位的位置赵一达要丁长林坐,丁长林把吴清海推到了首席位置上,把夏立新推到了首席位置右边,赵一达推到了吴海清的左边,自已则是一屁股坐在了倒酒位置上,并且看着他们说道:你们都是老哥,吴哥年龄最长坐首位,这里只有年龄,没有官职,我年轻就该倒酒。

    赵一达是主人,被丁长林推到上座,很有些难为情地说道:丁局,老吴和老夏做上座应该的,是客人,我坐这里,呆会老伴出来该骂的。

    赵哥,你在家里就这点地位?哄谁呢,嫂子明明是怕你的,不信,喊嫂子出来问问。丁长林玩笑地说着话时,已经开始倒酒了,四个人的杯子一人一满杯。

    今晚是兄弟们集会,不要再喊我丁局,丁局的,丁兄弟,小丁就可以的,来,我敬三位老哥一杯,这酒我干掉,三位老哥随意。说完,丁长林就把酒干掉了,赵一达示意他们也把酒干掉了。

    丁长林赶紧说道:大家快吃菜啊,我们不要把自已喝醉了,喝好就行,酒是陈年好酒,兄弟情也得是陈年情厚,对不对?

    对,对对。赵一达抢先接着丁长林的话,吴清海和夏立新接得慢一些,特别是夏立新,他这是第一次和丁长林吃饭,没想到丁长林完全不是以局长自居,而是以兄弟自称,很有些意外的同时,也格外感动。

    来,丁兄弟,我敬你一杯,虽然我年长兄弟二十多岁,可这眼光,这格局都不及丁兄弟十分之一呢。夏立新站起来给丁长林敬酒。

    坐,夏哥,今晚都不许站着敬酒,都坐着喝,再说了,我年龄小,大家没必要先敬我,我应该一个一个地敬几位哥哥,没你们帮我,我在文物局的局面打不开的,真心话,谢谢各位哥哥们了。夏哥,这酒我干,你还是随意。丁长林话一落,一杯酒又下肚了,可是夏立新先敬的酒,也赶紧干掉了,这两杯一下肚,胆量就起来了。

    丁兄弟,你可是我们文物局的救星啊,有你来了,我们都有盼头。就算老赵不通知我今晚来参加这个聚会,我也想找机会和你吐吐心里的话。夏立新看着丁长林说着。

    夏哥,有你这么信任兄弟,我再干一杯。说完,丁长木又干了一杯,赵一达就说:丁兄弟,都是自家人,你就不要喝这么猛,慢一点,快吃菜。说着,下位给丁长林夹菜。

    丁长林这次没有阻止赵一达,任由他服务着,嘴上却继续说道:我知道几位哥哥都有这样那样的疑惑,我为什么要顺着崔金山的杆子爬,为什么在崔金山抛橄榄枝时,我又不接。还有,博物馆这块,王顺发一上任后,我们该怎么办?这些问题,是几个哥哥都急切想知道的,是不是?

    丁长林的话一落,赵一达最先抢话了,他看着丁长林说道:丁兄弟,你没来时,我就把老崔要让你分管财务这一摊子告诉了立新和老吴,他们都认为你应该抓住经济权,而且现在的钱是你要到局里来的,你不管理好的话,他们迟早都会花空的。

    赵一达的话一落,夏立新不等丁长林说话,也抢着说道:老赵的话对,我在会计这个位置多年了,但是他们有小金库,明面上的帐是我做,实质性的帐,崔局长和车局长都有自已的人,一出纳柳君曼崔局长的表姐,另一出纳是范丹丹,车局长的小姨子,关系非同一般,我没证据啊,感觉。我这个会计,老赵了解一些,基本上是被架空的,这些年,我只求无过,不求有功,只要是做得平的帐,我才做,别的事一概不敢问,也不能问。

    丁兄弟,天天被两个女人呼来唤去的,那感觉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所以,丁兄弟,我是最盼望你来接管财务这一块,好好整顿整顿,不许再有小金库了,打着局里的旗织,对省里要这种文物补助,老吴也在这里,多少钱给他们博物馆了?大多都是在小金库里,被他们以各种名义做平了帐。

    我说一件我经手的事情,局里的食堂,所有的菜都是市面上最高的价进到食堂里来的,而职工们吃不完的饭卡可以来食堂里消费米、油,矿泉水之类的,这些都比外面的市场价贵得多,因为是饭卡换的,很多职工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这个饭卡是局里补贴下来的,不买白不买,所以从没哪个职工去过问这些,可我清楚啊,这里面就食堂一块,就有上百万的帐啊,他们报了市面的价给我,我能不做吗?我敢说那个菜价不是那样的吗?

    丁兄弟,这里面的猫腻太多了。还有局里的办公用品置办,他们也是各种花样,你那个沙发就是旧货铺了一层新皮,车程前这个老东西是真敢做这些手脚呵,而老崔主要是在大工程里面做了手脚,具体的,我真没他们的证据,我总是想自已五十多岁的人,做一天是一天,做平帐是我的义务,其他的,只要我夏立新没往口袋里拿一分钱,他们爱怎么的就怎么的。

    我就是希望早点退休,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瞒你们几个兄弟说啊,有时候做梦我都吓醒了,我怕啊,明知道他们都有问题,我却无能为力。

    酒真是一个好东西,壮了胆的夏立新,话匣一打开,停不下来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xt.M

章节目录[Enter]

谋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丁长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长林并收藏谋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