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长林睡的客厅,文思语睡的房间,和上次共居一室时调了一个头。

    可是半夜,丁长林做恶梦了,浑身血淋淋的梁国富不停地在身后追他,一边追一边骂他:你吃里扒外,你知恩不图报,你不得好死!

    丁长林跑啊,跑啊,眼看要摆脱掉梁国富时,蒙面杀手从天而降,黑洞洞的手枪对准了他,他无路可逃,子弹飞快地穿胸而过,他啊,啊地大叫着,把卧室的文思语惊醒了。

    文思语拉开门,看到丁长林一脸痛苦,整个身子不停地抖动,嘴里不断地发出惊叫,人却没有醒过来,他一定正做着恶梦。

    文思语推了推丁长林,丁长林从梦中惊醒过来,见自己还活着,猛地从沙上发坐了起来,没等文思语反映过来,他紧紧地抱住了文思语。

    我还活着,我居然还活着,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丁长林喃喃地说道。

    文思语心疼极了,任由丁长林紧紧抱着她,而她则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地安慰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你不要怕,不要怕。

    丁长林没再说话,而是把文思语抱得更紧了,仿佛一松开,她就不见了,或者他真如梦中,被子弹穿胸而过一样。

    除了彼此的呼吸,就剩下两个人的心跳,本来只穿着丝质睡裙的文思语,被丁长林这么紧紧一抱,胸前的景致全部挤到了一起,柔软成了一片藻泽地,令丁长林本能地沦陷着。

    独特的体香从丝质睡裙里一阵阵地散发着,扑进了丁长林的鼻孔里,他如同大病初愈之人,贪婪着吸着这股好闻的香味,他的恐惧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全是他体内奔腾而来的需求,这种急切的需求与体香搅和成了最强的化学反应,他整个人如同被架在干柴烈火之上,燥热得手脚无措。

    丁长林抬手分开了文思语散落下来的头发,她闭着眼睛没有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那张慵懒中带着熟女般诱惑的脸上,涌现着一轮又一轮的晕红,激起了丁长林征服的渴望,他猛地扯掉了文思语身上的睡裙,睡裙内什么都没穿的她,如副艳美的油画,呼啦啦地展示而来。

    泛发着青瓷一般光泽的肌肤,起起伏伏跳跃的白兔,加上一手能握得住的小腰,柔软无骨的优美,扑面而来,丁长林大脑一片空白,如同缺氧一般,想也没想地压倒了文思语。

    无论文思语在身下如何挣扎,无论她如何求着丁长林放开她,不要冲动,不要干傻事,丁长林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他的一切细胞里,只有两个字,要她,要她,要她。

    夜,静得只剩下两个人的纠缠,呼吸彼此重重地打在对方的身上,一个不停地绻缩着,一个不断地进攻着,一个如只迷途的羊羔,喃喃地求着:不要,不要,不要,一个如头凶猛的草原之狼,嗷嗷地叫嚣道:给我,给我,给我。

    丝质睡裙被丁长林抛在了地上,接着,他的汗衫,内内,也被他丢得到处都是,他一只手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谋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丁长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丁长林并收藏谋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