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那小伙子给自己二人倒上茶出去后,纪飞这才开口:老郑,咱们也是老交情了,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黑皮这回干得忒不地道,把我那位小兄弟砍伤住院了不说,竟然还跟他索要一百万的赔偿。你说他小弟被人捅死了,关我那小兄弟什么事?他这也太不讲道义了吧?天底下哪有那么干的呢?郑老瘸子抽了口烟,吐出一大口烟雾,眼皮抬起,懒洋洋的看了李睿一眼,道:这就是你那小兄弟吗?纪飞说:这不是,这是我老弟,让黑皮砍了的那个小兄弟是我这位老弟的同学。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哪能站得起来?

    郑老瘸子根本不理会纪飞的话,却对李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用烟袋杆子指了指他,道:你这位老弟不简单,是干什么的?纪飞呵呵一笑,道:哦,你说他不简单?他怎么不简单了?

    李睿也很好奇,定定的看着他。

    郑老瘸子淡淡地说:能在我郑老瘸子面前保持本色的,整个青阳市也没几个人。你说他能是简单人物吗?纪飞哈哈笑道:老郑,我要不说佩服你呢,你这眼力可真是厉害。你没说错,我这位老弟可不是普通人。郑老瘸子问道:难道是你们市局的新领导?这么年轻的市局领导倒是少见。纪飞笑了笑,道:我们市局在你眼里是了不起,可在我这位老弟眼里也不算啥。庙小养不了大菩萨哦。

    李睿自得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郑老瘸子却也没再多问什么,对纪飞道:你找我来说理,我就给你摆摆理,免得你说我们仗势欺人。人是不是去他麻将馆里玩的?他有没有责任维护客人的安全?人在他馆子里被干掉了,他当老板的有没有责任?

    这三个问题抛出来,纪飞深感发愁,看了李睿一眼,见他也有些为难。

    纪飞说:是,他是有责任维护客人的安全,可这要看是什么样的安全。如果说,是因为他麻将馆本身的问题产生了危险,伤害了里面的客人,他作为老板,自然负有主要责任。可是,如果是客人之间争吵斗殴产生的安全问题,跟他这个老板又有什么干系了?当然了,真要是打起来了,他当老板的肯定会上去劝架。可问题是,发生冲突那两人给他拉架的机会了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几秒钟的事情而已,人就死了,他想拦都拦不住。这关他的事情吗?

    李睿听纪飞做出这番辩解,才算松了口气,也同时明白过来,郑老瘸子玩了个偷换概念,用维护客人安全的大帽子遮掩住了死者咎由自取的斗殴本质,险些被他骗过,这才知道这个黑老大狡猾得很,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郑老瘸子道:怎么没关系?人在他的馆子里被干掉了,你敢说一点关系都没有?纪飞反问道:好,那我问你,如果有客人在你这儿吃饭,在包间里打起来了,有人被杀,你完全不知情,却让你这个老板负主要责任,你愿意吗?

    李睿听得暗暗赞叹,心说多亏请了这位老哥出面,要不然还真是不好对付这个老瘸子。

    有的时候,战争是没有硝烟的。

    纪飞见郑老瘸子无言以对,又道:你再看一看,最近几十年,有多少命案是发生在高档酒店、中档宾馆里面的,难道死者家属都要追究那些酒店宾馆的责任吗?事实上,一件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郑老瘸子,连带他黑皮,你们真要是有本事的话,你们真要是人物的话,就把那个凶手找出来,一切找他算账,欺负人家一个开麻将馆的小老板干什么?还一张嘴就要一百万,你们也忒不把钱当钱看了吧。现在这年景,出了车祸,保险公司赔命也才三四十万啊。

    郑老瘸子皱眉问道:你们刑警队还没找到什么线索吗?纪飞说:这件案子是市北区公安分局在负责,你问不着我。郑老瘸子沉思了片刻,道:黑皮要一百万的事情,我根本不知情,他小子是狠了点。纪飞说:他岂止是狠了点?他狠大发了!他不仅要钱,还把我那小兄弟砍的住了院。郑老瘸子不说话。纪飞道:也不是我说你,你是该管教管教下边这些人了。你可别以为,你一心一意的做生意赚钱,以后就可以安享晚年了。真要是你下边的人出了事,你照样跑不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