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郑紫鹃被他逗乐了,笑吟吟的说:少来拍马屁。难道宋书记当初面试你的时候不是这样做的吗?

    李睿摇头道:宋书记就只是跟我谈了一次话,直接就任用我了。郑紫鹃脸上现出敬佩的神色,道:还是宋书记厉害,能识人,也敢用人,我跟他比,还差得远哦。李睿说:慢慢来,等你到他那个年纪的时候,你比他更厉害。郑紫鹃脸色又变得迷茫起来,看着他的眸子说:等我到他那个年纪了,你又会在哪里呢?李睿说:这个只能等以后再看了,现在谁也说不准。郑紫鹃说:你有吕省长在上面看着,必定是前途远大。我先在前面等着你,看你用几年追上来,呵呵。

    李睿心中算计,从目前的正科到她所在的副厅,有两副一正的升职过程,加起来就是八年,这还是在她职级原地踏步的情况下,可是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副厅级女领导,怎么可能原地不动呢?估计啊,这辈子怕是没机会追上她了。

    郑紫鹃说:我先试用下这丫头,要是好的话,小睿,回头我可要请你吃饭,感谢你推荐给我一个好秘书。李睿怎么能不明白,这次给她推荐秘书的事情,完全是她给自己人情,却每次都被她说的像是她欠了自己人情似的,心中暗暗感激,却也没跟她客气,反而觍着脸说:那我可要趁机尝尝你的手艺。郑紫鹃听后大喜,道:嗯,那就说定了,等小佳到位以后,你来我家吃饭。

    两人约好此事,就下了楼去。

    纪小佳正在沙发上忐忑不安的坐着,见两人面带微笑下了楼来,这才暗松了口气,站起身来相迎。

    李睿带着她跟郑紫鹃道别,郑紫鹃怕被其他常委看到,就没送出门去。

    回去的路上,纪小佳紧张的问道:李哥,郑部长没说我怎么样吗?李睿笑着说:说了,说你挺机灵。纪小佳失望的问:只有这么一句评语吗?没别的了?李睿说:你不要小看这一句评语,里面的信息量可是很大呢。纪小佳一听又高兴起来,问道:是吗,都有什么意思啊?李睿说:机灵这个词虽然就俩字,可是里面包含的意思可多了。我能想到的,就有:聪明、灵透、主动、积极。你想啊,郑部长没夸你聪明,也没夸你主动,只夸你机灵,就是把这些全包括在里面了。这是对你充分的认可。

    纪小佳被他这番解释哄得眉开眼笑,道:还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一直指点我提醒我,她也不会认可我。李睿说:不用那么客气,好歹你叫我一声李哥呢,呵呵。纪小佳笑了笑,灵机一动道:李哥,要不我晚上请你吃饭吧?我想好好谢谢你。李睿说:饭是一定要吃的,但不是今天。等你什么时候被郑部长正式任命为秘书了,你再请我吃饭吧。你今天先回家,回去以后好好想想,该怎么给郑部长当一个好秘书,多动脑筋,以后有机会了就尽量表现。这是我对你的唯一要求。纪小佳点头答应:放心吧李哥,我会争取好表现的。

    纪小佳先把李睿送到家里边,随后驾车离去。

    李睿到家后没干别的,先爬到席梦思上补觉,不补的话精气神实在不够用了,没办法,昨晚跟董婕妤幽会,费了大半宿时光,尽管没有真刀实枪的激战,却也消耗了太多的精气,导致精神疲顿,已经严重影响到正常的工作生活状态。必须要好好休息一会儿,等睡醒了再去赴李明的宴席。唉,色是刮骨钢刀,这话真是一点错都没有啊。

    打算得挺不错,可还没等他睡多久,手机突兀的唱响了,吵闹的手机铃声将他从睡梦中叫醒。他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唉,在外人的眼里心中,自己是市委书记的秘书、青阳官场的红人,每天风光无限,好像生活无限幸福一般,可是,谁又想过,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自己也会跟三孙子一样,被各种繁琐事务吵得连个午觉都睡不了。这就是有得必有失的道理吧。

    打来电话的是杨鹏。

    李睿看到来电者是他,疑窦顿生,他被黑皮打伤,这两天正在住院,有媳妇陪席梦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至于在他麻将馆里发生的那桩命案,有朱明宇关照着,也应该牵累不到他头上,按理说,他只消安心养伤就是了,为什么给自己打来电话呢?难不成又有什么事?疑惑归疑惑,该接电话了必须要接电话,就忙接听了。

    真让他猜着了,杨鹏果然有事,而且还不是小事。

    杨鹏语气低落衰弱的说:这回算是没法活了……李睿问道:怎么了?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要找你的责任?杨鹏说:真要是公安局找我的事,我也就不发愁了,是黑皮他们。李睿纳闷的说:黑皮他们?黑皮把你砍伤了,他不负责医药费也就算了,难道还要找你麻烦?杨鹏痛苦的说:他刚刚带人找了我,跟我要一百万。李睿听得一下子从席梦思上坐了起来,吃惊地说:一百万?!杨鹏郁闷无比的说道:他这是把我当银行了啊,可就算跟银行取钱,超过五万也得提前预约啊,他竟然让我今天就得准备好,他明天过来取,少一分钱,就砍断我的手筋脚筋!

    李睿大怒不已,霍的站起身来,道:真是欺人太甚。他跟你要一百万,凭什么?杨鹏说:他说,凭他兄弟是在我的麻将馆里被人捅死的。凶手不知道跑哪去了,根本就抓不着,所以就必须由我来赔他兄弟的命。李睿有些疑惑,问道:他兄弟还是他小弟?杨鹏说:他小弟,他没兄弟。李睿气愤地说:这特么叫狗屁理由?他小弟要是因为在你那玩的时候房塌了被压死了,或者失火了被烧死了,找你这个老板索要点赔偿还有情可原。可他小弟明明是因琐事被人捅死的,关你这个老板一分钱的关系?

    杨鹏骂道:我擦他媳妇的,这道理谁都懂,就他个王八蛋不懂。不对,他也不是不懂,他就是故意讹我。要是不讹我他讹谁去?李睿咬牙切齿的骂道:特么的,他这是逮着软柿子往死里捏啊。杨鹏冷冷的说:他别往死里逼我,真特么逼急了我,我真跟他玩命。李睿忙道:你先别冲动,这事我看看该怎么办。杨鹏痛苦不已的说:特么了隔壁的,能活着谁想死啊?他把我砍伤住院,我已经憋着一肚子火儿了,他要是再这么欺负我,我真特么豁出去不活了也要弄死他。李睿说:这种气话就别说了,说了也不管用。杨鹏说:这不是气话,他明天真要过来跟我要一百万,我不给他他要砍我手筋脚筋的话,我就真特么跟他拼了。

    李睿叹道:你拼了没关系,你媳妇怎么办,你爸妈又怎么办?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他们考虑啊。杨鹏语气幽幽的说:我就是放不下我爸妈啊,要不然我才不受这份气。我早就想好了,实在不行,我捅了他就去自首,自首的话能判轻点,至少不是死罪……

    李睿不再理会他的气话,脑中心念连转,考虑这件事该怎么办。倒是可以报警,可整个市北区公安分局都惹不起黑皮,报警又有什么用?再说了,就算人家警察有胆子过来帮忙调停,保护杨鹏不受黑皮侵害,今天报警今天来了,明天报警明天又来了,可是后天呢?大后天呢?难道要天天报警来寻求庇护吗?万一哪天人家腻烦了,不愿意来了,杨鹏可不就任黑皮欺压了吗?看来报警不行,至少从根本上解决不了问题。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貌似只有解决黑皮。可是,黑皮作为郑老瘸子手下大将之一、市北区的一霸,势力雄厚、小弟众多,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思虑良久,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便道:这事我知道了,先挂了吧,我再给你想想办法。杨鹏反倒安慰他:也不用费心了。黑皮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明天啊,我表现得横一点,不要命一些,他也就不敢欺负我了。李睿嘱咐他道:别冲动,等我消息。

    电话挂了后,李睿立时给纪飞拨去了电话,心里想的是,既然市北区公安分局的人都惧怕郑老瘸子与黑皮,那就只能找市公安局的朋友帮忙了。市局里面朋友还真不少,但是真正能帮得上忙的,而且也愿意卖自己这个面子的,目前来看,非纪飞莫属。不说两人之前的交情,只说自己刚刚把他千金推荐给郑紫鹃,这个大人情就够他还一阵子了。

    第336下:郑老瘸子

    接通后,两人热络的寒暄几句,李睿就把杨鹏这件事从头到尾跟他说了一遍,最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