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目瞪口呆的看着液晶电视大荧屏,道:这首歌原音可是有韩语的。许昕怡笑着拉着他的手道:那是女方的,跟你也没关系,你怕什么?她这一说话,嘴里就带出一股酒气,还有几分绿茶的清新味道在里面裹杂着,李睿忍不住说:你少喝点吧。许昕怡笑道:怕什么?你怕我喝醉了吗?女人不喝醉,你们男人哪里有机会啊?李睿见一向庄重严谨的她能说出这种话来,固然是跟自己私下里相处,无所顾忌,实则也是喝多了,道:我不怕你喝醉,而是怕酒精太多伤害你的身体。

    许昕怡愣了下,盯着他看了几眼,目光慢慢变得柔和,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似乎陶醉到某种意境里面,半响柔声说道:傻瓜,我在给你机会呢。呵呵。李睿说:昕怡,如果我想要你,会在你清醒的时候跟你求爱,而绝对不会趁你喝醉的时候趁人之危。许昕怡听了后好笑不已,道:你看你,认真了,认真你就输了。我开个玩笑而已嘛。李睿说:玩笑可以开,但是身体可是自己的,你要珍惜自己啊。许昕怡点头道:没事,难得这么开心一次,就算喝醉了也值得。来吧,开唱。

    两人便一起唱起这首中韩合体的《神话》来。唱得时候,许昕怡一直紧紧抱着李睿的手臂,情状十分亲密。李睿唱男方那段没有任何问题,毕竟都是中文语句,可是很纳闷,许昕怡会怎么演绎那段女方的韩语歌曲。结果等她唱到那里才发现,她胡乱哼哼着应付过去,不仔细听,倒还真听不出来,还觉得她唱得很有韩国语言特色呢。

    没等唱完,许昕怡就不唱了,侧过头望着李睿。李睿被她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余光感受到她的盯视,便侧过头来看着她。两人对视良久,许昕怡忽然凑过头去,侧脸吻上了李睿的口唇。

    李睿完全没想到这一次她会如此主动,一时间愣住了,回想上次上海之行,两人倒是已经有过亲密接触,不过那是自己主动的,想不到,这次换成了她主动。仔细对比一下,两次都是宾客主动发起的进攻,这里面莫非有什么玄机不成?

    许昕怡吻得很轻柔,在他嘴上印了一口之后,低垂眼皮,打量他的表情,见他没什么反应,就又在他嘴上轻轻印了两口。李睿早就被酒精烧得全身发热,被这等佳人主动亲吻,就如同被勾动了身体里的天雷地火,差些就忍耐不住,可是,一想起自己身为主人,又受宋朝阳的嘱托来招待她,怎么能跟她做这种事呢?本着对她的敬重,强自忍住没有抱她,木然的被她吻了几口。

    许昕怡见他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有些纳罕,看着他的眸子,低声问道:你不喜欢我了吗?李睿忙摇头道:没,没有……喜欢,很喜欢。许昕怡脸色沉郁犹疑的问道:那你这是干什么?李睿见她眉目不善,生怕惹她生气,忙道:我……我怕伤害你。许昕怡哑然失笑,看着他,摇摇头,道:你是不会伤害我的,我也不会给你伤害我的机会。我们不会在一起。李睿好奇的问道:那你是不是被人伤害过?

    许昕怡收起脸上笑容,看着他说:我对你说过,不要对我产生兴趣,你看,我也没有问起你的过去,是不是?李睿点点头,道:我也没别的意思,不是打探你的私隐,只是好奇……你今晚上点的歌都是特别伤感的,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就是想让你开心,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许昕怡见他一口气解释了这么多,微微一笑,道:让我开心很简单,今晚你就在这里陪我唱歌喝酒聊天,咱俩不醉不归。李睿说:这好说,我陪你唱一宿都没问题。

    许昕怡听了就咯咯的笑。李睿奇道:你笑什么?许昕怡道:你是要毁掉我的嗓子吗,还唱一宿,至多再唱一个小时。李睿笑道:你唱多久我就陪你多久。许昕怡点点头,道:那就继续吧,咱俩还是合唱情歌。

    两人直唱到十一点多,情歌唱了六七首,黑方也喝了三瓶,期间各自上了一次厕所。

    后来许昕怡又去洗手间,去了五六分钟还没回来,李睿倒也不着急,晕乎乎的靠在沙发上等着,心中琢磨,也不知道这顿酒要喝到什么时候,自己再喝下去没问题,就怕耽误她休息。

    又等一会儿,许昕怡还是没回来,李睿有些担心了,想到她已经喝得脸色通红、眼神呆滞,走路都不稳当,不会在外面晕倒了吧,便起身出去找她。沿着外面蜘蛛网一般的狭窄走廊往洗手间方向走去,刚刚绕到洗手间所在的走廊里,却见许昕怡被两个男子围住。她低着头,一手抚额,一手叉腰,显然是既无奈又极其的不耐烦。那两个男子为首的一个嬉皮笑脸跟她说着什么,拦在路中间不许她过。

    李睿看到这一幕就怒了,立时大步冲将上去,心中却也叹气,许昕怡生得实在太美太洋气了,气质也是高洁不凡,又是一副OL女白领打扮,不说别的,光她那双丝袜美腿就能把任何一个男人诱的五迷三道,上次她在上海就引起了两个大少的垂涎,想不到这次在青阳又引起了色郎的觊觎。唉,看来长得太美也是一种罪过啊。

    李睿其实也喝多了,走路不太稳健,脚下发飘,神经对四肢的控制也就不怎么到位,走到那两个男子身后的时候,左右两手用力一分,就将两人拨拉过去,走到许昕怡跟前,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许昕怡见他找过来,欣喜之极,点了点头,却觉得头晕目眩,忙停止点头,苦笑道:你们青阳人真热情啊,非要邀请我去他们的包厢坐坐,呵呵。

    李睿见她还能开玩笑,就知道她没有为此生多大的气,看来那两个男子逼得并不紧,转过身来,对这两个男子质问道:你们想对我朋友做什么?

    刚才他分开那两个男子的时候,自以为只是推开了二人而已,哪知道醉酒以后没轻没重,这一下子用力过大,竟然把两人推得撞在墙上。左边那个男子还好说,用手扶了一把,没有撞在墙上;右边那个男子喝多了,这一下子就把脑袋撞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那男子又是疼又是气,晃晃悠悠站稳身子后,扬起拳头就冲李睿打过去,嘴里骂道:擦你妈,敢特么打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李睿见他打过来,轻蔑一笑,抬起腿来就是一脚,正中那男子小肚子。那男子受此重击,前冲的势道被截止了不说,身子还往后倒退而去,踉跄了几步,坐倒在走廊里。另外一个男子急忙过去扶他。那男子破口大骂:我擦你姥姥,你……你特么连我都敢打,我……我特么今晚上非得废了你不可。说着站起身来,从裤兜里拿出一个苹果手机,持在手里当做武器,又朝李睿打过来。

    许昕怡大为紧张,拉着李睿的手臂道:你要小心!李睿都快气哭了,道:美女,你拉着我不是让我白挨揍不还手?许昕怡这才恍悟,忙放开他手臂,又站开了一些,生怕影响他施展功夫。

    李睿眼看这男子用手机当板砖往自己脑袋上拍下来,故技重施,又是一脚踢出去,又一次踢中那男子小肚子。那男子闷哼一声,又退了回去,再一次倒在地上,这一次摔得更狼狈,连后脑勺都砸在地上。

    此时走廊内外与洗手间门口已经慢慢聚拢起一批看热闹的人,还有服务员走过来劝架。那男子见此情景,恼羞成怒,对同伴道:兵哥,你……你跟我一块上,今天非得打死这个狗日的不可。那个被称作兵哥的男子似乎不愿意参与这种斗殴事件,皱了皱眉,道:小凯,我刚才就说了,这样不好,可你不听。那男子怒道:兵哥,我好歹叫你一声兵哥,出了这种事你不帮我?我也没怎么着那个贱女人啊,不就是跟她说了几句话吗?这男的上来就打我,把我打成这样,你当哥哥的不给我报仇?

    那兵哥看了眼李睿,又看看同伴,叹了口气。

    那男子叫道:我靠,兵哥,你真特么不帮我啊?我好心好意请你出来唱歌喝酒,我挨了揍你竟然不帮我?咱俩是不是兄弟啊?你爸跟我爸是不是老朋友啊?不论哪方面的交情你都得帮我啊。你跟我一块上,咱俩打死这个装比货。兵哥看了看附近围观的人,还是没言语。那男子哼了一声,道:好吧,你不帮我是吧,那没关系,我也不指望你,看你这副身子骨也不是打架的料儿,那这样吧,你给我找点人,给我狠狠揍这小子一顿。你爸可是市公安局的老大,手底下几千人呢,随便找几个人过来就能打死这小子,再把他抓起来关几天,妈的比,让他这么横!

    第30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