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在这里,如同走在通往黑山老妖巢穴的路上,颇有些阴森恐怖。

    由于此地地处山区,因此路也是高低不平的,时而上山,时而下山,走得很是辛苦。

    走了不到五里路,沈元珠就已经头上见汗,两腿发软,高跟鞋磨得脚疼。李睿见她步伐慢了下来,道:沈主任,要不然你坐旁边石头上歇会儿吧,我往前走走就回来。我看是不可能发现什么了。沈元珠倒也不勉强,道:行,那我歇会儿,你也别走太远。

    李睿对她一笑,继续往前行去,心里琢磨,两个记者失踪前,是要秘密采访矿上的工人,可她们怎样才能找到矿工呢?

    昨晚上沈元珠说得很有道理,两人不敢堂而皇之以记者身份进煤矿找人,但可以装作路人、做煤炭生意的老板进去。可问题是,矿上所有的工人都在忙碌,谁有空跟他们说话?就算说话闲聊,怎么可能在矿里说起当年矿难的事情?再说了,矿上有那么多凶神恶煞的保安,他俩就算能够混进去,也必被人监视,怎么敢扯谈不利于自身的事情?

    想到这,他停下来,望着高高的围墙摇了摇头,看来,两个记者绝对没有混入煤矿,也就是说,他俩不是在煤矿里被抓的。

    正在此时,前方山坡上忽然冒出一个半大小子,十四五岁年纪,平头,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肩头背着一个乌漆墨黑的口袋,鬼鬼祟祟的往山下跑来。

    李睿招手道:小兄弟……那小子正要往他这边跑来,见他招手,反而停住不敢前行了。李睿陪笑道:小兄弟,我跟你打听个事儿。那小子用一口浓郁的山区口音说道:你要打听啥呀?李睿笑道:这煤矿你熟悉吗?那小子得意的说:熟悉,当然熟了,我家就在山下边,我能不熟吗?李睿问道:那我问问你,这几天,你在煤矿这边玩了没有?那小子点点头。李睿说:那你有没有见过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女的要年轻点,梳着辫子,长得很漂亮……

    不等他说完,那小子就连连点头,道:见过见过,那个姐姐是挺漂亮的,还给我巧克力吃来着呢。

    李睿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抱任何希望,打算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就打道回府,哪知道这小子竟然真的见过两人,真是大喜过望,快步跑过去。那小子吓坏了,转身要跑,可是肩头的麻袋很沉,他怎么都跑不快。李睿边追边道:小兄弟,你别跑,我只是有事问你,没别的意思。你回答我的问题,我给你钱买巧克力,你想买多少就买多少。那小子闻言大喜,转过身来停住,将麻袋往地上一摔,道: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

    那麻袋摔在地上后,袋口敞开,里面露出了一块块的煤块。

    李睿看了一眼,笑道:好啊小兄弟,你这是从煤矿里偷煤?那小子大喇喇的说:是啊,怎么啦,我们这的人都这么干。我爸说,这叫靠山吃山,靠煤吃煤。李睿笑了笑,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道:小兄弟,只要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这就是我给你的奖励。那小子见钱眼开,伸舌头舔了舔嘴巴,嘿嘿笑着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还迎着阳光看了看水印,小心翼翼把它叠起来塞到裤兜里,道:大哥,你问吧,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

    李睿心情畅快之极,笑着问道:你叫什么?那小子道:孙晓光,你叫我晓光就行了。李睿点头道:好,晓光,咱俩就说那个美女姐姐的事情。你在哪看到她的?什么时候?孙晓光挠挠头皮,仔细回想,道:几天前吧,到底礼拜几我就不记得了。那时也是后晌,他俩跟你一样,也是在煤矿墙外路上走,我也是刚偷煤出来,他俩就把我叫住了。李睿喜道:然后呢,他俩叫住你都问什么了?孙晓光说:问我啊……问我知不知道去年发生的矿难,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又问我知不知道死人了,我说不知道,就知道有一回地里忽然多了好多坟头,但是那几天没见发丧人,我挺郁闷的。

    李睿忍俊不禁,笑道:你个半大小子郁闷什么?孙晓光嘿笑道:要是发丧人,家里办丧事,我就能跟着吃流水席啦。李睿哭笑不得,道:继续说,他们还跟你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