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笑道:咱俩谈恋爱,想怎么亲热就怎么亲热,还怕被人看到吗?以后啊,我跟你还会越来越亲热的。吕青曼心里甜蜜蜜的,却道:那也要先放开我,在外面不许这样。李睿笑道:那就回家里再这样。吕青曼羞答答的,腼腆地说:嗯,外面太晒了,还是回去再说。

    李睿搂着她的小蛮腰,两人亲亲热热的回到了楼里。

    进家里后,李睿还追着吕青曼刚才的称呼不放,道:你叫我弟弟,以后我岂不是要叫你姐姐了?吕青曼笑道:你叫啊,我不介意,我挺喜欢听的,呵呵。李睿再次抱住她,说:可我觉得你在我跟前就像是我妹妹。因为你跟秘书长生得都显小。吕青曼仰起头柔情蜜意的看着他,道: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我无所谓的,真的。李睿笑道:那我叫你老婆行吗?吕青曼身子一颤,立时大窘,垂下头不说话了。李睿见到她这幅娇羞模样,忽然有些忍不住似的,低头过去轻轻吻在了她的脸颊上。

    吕青曼打死也想不到,两人刚认识这么几天,他就吻了自己,虽然并不是特别正式的吻,但也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又怕又惊,立时推开他,害羞的转过了身去。

    李睿吻过之后也就后悔了,真怕吕青曼因此认为自己轻佻好女,那样的话自己在她心目中好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形象可就轰然倒塌了,想要道歉,又怕这个敏感的姑娘多想,暗忖了下,决定转移话题,道:青曼,你刚才说,高冬冬是靠着他母亲才这么嚣张,他母亲是干什么的?在省城很有势力吗?吕青曼平静了下心情,说:郝亚兰是省妇联的前主席,虽然已经退了,可在省城还是很有一号的。李睿吃了一惊,道:这么一个小女人,竟然这么厉害?吕青曼说:高冬冬的父亲更厉害。李睿忙问:他父亲又是什么人?吕青曼说:他父亲叫高国泰,是现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睿大吃一惊,叫道:好家伙,一家子高官呀。怪不得他高冬冬那么嚣张,原来是个官二代,衙内!

    吕青曼转过身,面色苦楚的看着他,说:我高叔叔这个人,还是很明事理的,就算知道这件事,也不会难为你。我担心的就是郝亚兰。这个郝亚兰,最是纵容高冬冬。高冬冬现在这么蛮横不讲理,倒有大半责任都是她宠出来的。以前我跟高冬冬婚后吵架,她都要帮着她儿子说话。如今你打了她儿子,她肯定更不会放过你了。李睿淡淡的说:没关系,我不怕。她郝亚兰再有本事再有人脉,不过是在省城横罢了,她能影响到远在青阳的我吗?吕青曼说:你别这么想,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她真想害你的话,有的是阴谋对付你,你在青阳怎么样,除非你不在山南官场,不然的话,就不可不防啊。李睿宽怀她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只要我行得正坐得直,她一切阴谋诡计都没办法施展出来。吕青曼说:嗯,我只是让你防范一下,她真要对你动手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李睿兀自愤愤难平,道:青曼,你怎么会嫁给这么一个混账东西呢?他根本就配不上你啊。当然,他也就是门庭跟你配得上。吕青曼凄然叹道:这就是我爸的原因了,当初他非要我嫁给这个高冬冬。李睿恍然大悟,道:你父亲当面跟我说过,你第一次婚姻很不幸,他要负主要责任,原来是这样。吕青曼说:我爸跟高国泰是老同学,又是老邻居,从小到老,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两人非要搞什么亲上加亲,于是我就成了牺牲品。李睿叹道:青曼,你受委屈了。吕青曼凄凉的笑了笑,道:我跟高冬冬的婚姻只维持了不到一年……不过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说完看着他问道:你会因为这个嫌弃我吗?李睿不由自主握住她的小手,苦笑道:我的傻姐姐,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不嫌弃我这个穷光蛋我就已经要烧高香了。吕青曼呵呵笑道:这可是你主动管我叫姐姐的,不关我的事。李睿说:只要你不怕被我叫老了,我愿意叫你一辈子。吕青曼听得害羞不已,又垂下头去。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把两人香甜的午觉给打扰了,两人不可能继续睡下去。坐在沙发上聊了一阵子,看看时间不早,李睿就提出回青阳。吕青曼便要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