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男绑匪自问也很有力气,但被李睿压住却怎么也翻不过来,便知遇到了高手,余光又见力哥也扑上来,暗忖只要二人合兵一处,自己就万劫不复了,忙朝楼梯上站着的白美萍嘶吼道:帮我,救我!

    白美萍一晃手中匕首,就要冲过去相救。这时力哥冲到她身边,脸色诚恳语气真挚的叫道:白姐,你还要再错下去吗?

    白美萍微微一呆,余光留意到他手中握着刚刚拣起的甩棍,甩棍已经完全展开,足有两尺长的棍身,闪烁着冷酷的金属光泽,打在身上不论哪个部位肯定都不好受,忙停住脚步,面色青一阵白一阵,像是在做艰难的天人交战。

    力哥趁她这个短暂的失神空当儿,冲到过道中搏斗的二人身前,左手抓住男绑匪手中枪,反向一拗。男绑匪吃痛大叫,急忙松手,手枪已经被力哥抢在手里。

    力哥随之交换左右手的武器,右手持枪对准他的脑袋,冷冷地道:不要再动,否则我不介意打死你!

    男绑匪眼见大势已去,长叹一声,停止了反抗,却又破口大骂:你个贱人为什么不救我,我果然猜中了,你就是对姓沐的动情了,叼你老母个臭化閪……

    白美萍脸色沉郁,看着他启唇想说些什么,却又闭紧了口。

    李睿按力哥指引,从过道里储物间中找出一卷绳子,将男绑匪的双手双脚全部捆死,将他丢到客厅中央,拿过白美萍手中的匕首,对他严加看守。力哥则跑到楼上书房,去解救沐爽父亲。白美萍呆呆的站在楼梯口,表现出了一个迷途知返者的应有形象。

    过了几分钟,楼梯上噔噔噔下来二人,正是沐爽父亲和保镖阿力。老沐走到白美萍身边,神情复杂的看着她。白美萍与他对视一眼,无比羞愧,垂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老板,白姐已经悔过了,要不是她手下留情多次帮忙,我们也抓不住那个男的,更没有那么容易救出你来,你要给她一个机会呀!

    阿力清晰记得白美萍曾经阻止同伙向自己开枪,也记得她刚才没有上前帮助同伙,这都是对自己的恩义,因此现在也不吝帮她在老沐跟前说话讨情。

    老沐阴沉着脸思虑半响,对白美萍说道:你走吧,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白美萍脸色一变,泪水忽然满眶,泣道:敬祖!语音凄苦后悔,令人心疼。

    沐敬祖又气又怜的说道:你还好意思叫我敬祖?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白美萍泣道: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我……我已经后悔了,我好悔!

    沐敬祖抬头看她几眼,见她泪眼模糊楚楚可怜,暗暗叹气,指着楼上道:你先上去,过会儿我跟你谈。

    白美萍摇了摇头,道:敬祖,你放他走,我会让他把钱退给你,从此以后也绝对不会报复你,我会留下来,用终生向你赎罪,求求你,放他走。

    客厅里的男绑匪破口大骂:贱人,不要在我面前表演你的下贱无耻了,刚才不救我,现在装婶摩好人,我就算是死掉也不用你救,你这个天底下头号贱女人,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去扑街吧你……

    阿力走过去,从茶几上拿过纸巾盒,打开盒盖,将里面所有纸巾都拿出来,一股脑的全部塞到了男绑匪口中。男绑匪摇头晃脑的大骂,却也只能是在喉咙里呜呜的发声。

    沐敬祖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美萍道:你都没有得到我的原谅,你还想为他求情?他是你什么人?

    白美萍低声哀求道:这个过会儿再说,你先放他走好不好,我求你了敬祖。

    客厅里的李睿不愿意看这种苦情戏,对阿力道:力哥,我出去找沐爽,告诉她一切安好。

    阿力点头道:好,那就麻烦你了。

    李睿穿过前厅来到院里,沿路走向大门,走到院门口时,门房里走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脸色审慎的看着他,左手持着一根橡胶棍,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会从里面走出来?

    李睿知道解释不好很可能引起对方的误会,陪着笑道:你是光叔吧,我是沐爽的朋友,她就在外面等着我,过会儿回来再让她解释给你听。

    光叔半信半疑的向外看去,没见到沐爽的身影。

    李睿走到门口,指着东南角落道:你走出去,看那个方向。

    光叔打开小门,走出去往东一望,果然看到沐爽正在那里缩着,非常不解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