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副所长道:是啊,前几年乡里抓赌,还抓到过他两回呢。

    李睿来了兴趣,笑问道:哦?那他赌技怎么样?老赢还是总输?

    那副所长摇头道:这就不清楚了。

    二人坐入停在派出所院里的一辆警车,由那副所长驾驶,驶向张金贵家。谷阳乡也不大,就是东西、南北各一条大街的规模,几分钟后就停在了张金贵家所在的路口。

    下得车来,那副所长指着右前方院子里一座贴着棕褐色瓷砖、看上去非常洋气的三层小楼,道:那就是张金贵家。

    李睿还没来得及看那栋小楼,先被那座院子门口处巨大高耸、贴着琉璃瓦、雕龙画凤、如同牌坊式的门楼给吸引了,心想光是这座门楼没有两万块就下不来吧,煤老板就是煤老板,有钱啊,又看看张金贵家两边的民居,都是普通的砖瓦房,让张金贵家的洋楼一比,都是灰不溜秋如同不存在似的。

    那副所长问道:你是要找他邻居打听打听?

    李睿点头道:嗯,暂时也只能这么着了。

    那副所长说了声好,走在前头带路,走入张金贵家东边一座院落里。

    接下来,李睿与这家在家的三口人了解张金贵的为人和平日里的活动。据这家人说,张金贵很趁钱,开宝马,住洋楼,平日里几乎顿顿下饭店,没事还带朋友到家里唱歌打牌,吵得四邻不安,不过他为人倒还和气,不怎么仗势欺人。至于张金贵是不是赌博输光了家产,这家人就不知道了。

    那副所长又带李睿走访了几乎人家,得到的信息基本一致——张金贵很有钱,朋友很多,经常大吃大喝,但是否赌博输钱没人知道。

    走访至此陷入了僵局,那副所长建议找张金贵的朋友询问了解下,就在这时,李睿接到了马玉明打来的电话。

    马玉明在电话里说,办案干警刚刚查过张金贵在银行的账户,一共三个银行的账户,全部都是只剩下或十几元或几十元的零钱,连一个过百的都没有。前往银行调查的那个干警觉得很奇怪,张金贵就算是欠了一屁股债,卡里怎么也要留点钱吧,不然聘请工人、打眼放炮的钱都没有,抱着这个疑惑,又顺手查了下这三张卡的交易记录,不查不知道,一查真奇妙,张金贵这三张卡,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陆陆续续向同一张卡转了几十次账,累计转账金额超过了五百万!现在干警已经回到县局,正在就此情况讯问张金贵,讯问结果还要再等一会儿。

    李睿听后试探着分析道:不是最近转的,也不是一次性转的,那就说明张金贵不是恶意藏匿资产躲避罚款与赔偿,难道说他真是赌博输出去的?可也不对啊,难道他输钱总是输给同一个人?能赚那么多钱的煤老板,肯定精明无比啊,老是输给一个人钱,他还会继续跟这个人打牌吗?

    马玉明道:是啊,所以说这事儿非常奇怪。现在办案干警正在讯问张金贵、被转账那个人的身份以及转账的目的,相信很快就能问出来。我知道结果就马上联系你。

    李睿眼见马玉明在县局等结果无法脱身,便主动扛下了原本分给他的任务:好,你就在县局等结果,我去临时安置点给需要搬迁的九十户村民做下思想工作,你就不用来了。说完这话,请那副所长开车带自己去临时安置点。

    二十分钟后,在临时安置点给村民们做好了思想工作的李睿,接到了方青云打来的电话。方青云这是开完会议要回县里去了,却找不见了李睿,便打电话问他在哪。李睿请他稍等,随即马上赶往乡党委政府大院。

    回到县城时,也已经到了饭点儿,便由方青云做东,在招待所餐厅请陆杰和李睿吃饭。

    吃到一半时,李睿接到卜玉冰电话,被告知市纪委已经对苏韬做出了处理,并做出了全市通报,说是苏韬在双河县谷阳乡西矿村塌陷事件中处置不当、引发村民集体闹访事件,因此给出他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的处分。这个处分比之李睿向于和平建议的党内警告严重了很多,不出意外的话,苏韬的仕途就止步于此了,日后不可能再有任何进步。

    李睿接到这个超乎预期的结果,免不了多想几回,不知道是于和平照顾自己的面子,重惩了苏韬,还是老板宋朝阳知道这事后插了手,帮自己在苏韬那里出了这口恶气?更不知道苏韬在接到这个消息后,会产生什么想法?当然,在这个结果出来之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