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哂笑道:得了吧,我不过是个副处级干部,哪有什么特供品用。

    那我不管,总之比我的床单被褥干净就行。

    马若曦说着话,微微伏下身子,用手在床单上掸了一把,然后慵懒的倚坐在床边,道:今晚我睡你这儿了。

    李睿不听此言还好,一听此言,下巴都快跌到地上去了,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睡我这儿,我睡哪儿啊?

    马若曦也不看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脚上的一次性拖鞋道:我管你呢,随你便,反正我是要睡了。说完侧身躺倒在床,躺到他睡过的地方,拉过被子背朝外面朝里睡了。

    她虽然是盖着被子,但侧卧所凸显的身姿曲线还是掩饰不住的出现在李睿面前,尤其是她后翘高耸的臀部,更是如同磁铁一般强烈的吸引着李睿的视线。李睿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抬手过去,在她高翘的臀瓣上打了一记,道:别闹,回你屋睡去。

    马若曦忍着笑说道:你才别闹呢,我要睡觉,别烦我。尽管是强忍着笑,但笑意还是从话语中流露出来。

    李睿从她笑声与举动中读懂了她的心意,心头一阵火热,双手撑在床边,俯身凑到她耳后,往她耳朵眼里吹了口热气。

    马若曦倏地回过头来,嗔道:直说别闹了,讨厌,还闹,快关灯,我要睡觉。

    李睿回身把卧室灯关掉,卧室立时陷入了黑暗之中,又把门关死,随后如同狸猫一般,轻盈的跳到床上,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

    马若曦感受到他钻进来,回头问道:你干吗?李睿道:睡觉啊!我刚才问你我睡哪儿,你说随我便,那我就随便了。

    马若曦一本正经的道:好吧,我准了,不过你老老实实睡你的,别打扰我。说着往里挪了挪,和他保持一定的间距。

    李睿心里无比好笑,心说你就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这次啊,该我吊你胃口了,转身朝外侧卧,佯作入睡。

    马若曦等了一会儿,见他一动不动,似乎真睡过去了,便转过身来看他,夜色下也看不出来,想了想,抬手打在他后背上。

    干吗?李睿忍住笑,假作不耐烦的问道。

    马若曦大喇喇的说:不干嘛啊,我翻身不小心碰到你了,不行啊?

    李睿道:行。说完假作打了个哈欠,再次进入了佯睡状态。

    马若曦见他一点不知道主动,又气又羞,抬腿给了他一脚。

    李睿又问:又怎么了?

    马若曦哼了一声,说:不小心踢到你了,不行啊?

    李睿忍不住了,翻身仰卧,笑道:刚才还说不让我打扰你睡觉,现在又是谁打扰谁啊?

    马若曦一骨碌翻身起来,骑到他身上,两手掐住他的脖子,恨恨地说:当然是你打扰我啦!你不钻进来我早睡着了。

    李睿分开她两手,两臂搂住她的玉背把她抱入怀里,在她樱唇上吻了一口。

    马若曦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还知道主动啊?说完咬住他嘴唇轻轻咬了一口,但对他到底是喜爱大过嗔恨,咬过后就又吻了他一下。

    李睿学她之前吊胃口的话道:咱俩好像是干亲关系吧,这样不太好吧?

    马若曦啐道:呸,你跟我妈才是干亲关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李睿笑道:这样说也不对吧,咱俩真没有任何关系吗?嘴里说着,大手已经不老实的动起来。

    马若曦已经懒得跟他废话,动情的吻了上去,二人很快陷入了无边的快活之中,一时间残云断雨、雨打芭蕉之声响彻卧室。

    云收雨散时,已是午夜时分,折腾得都快散了架的二人勉强去洗手间冲了个澡,回到床上钻到一个被窝里,抱在一起,一边聊着闲天,一边缓缓入梦。

    我妈老念叨你,说还给你留着去行政管理学院进修的名额呢。你这不已经副处级了嘛,都副县长了,这回回去我跟她说一声,让她给你安排下去。

    李睿听后有些感动,到底是自己人,时时刻刻都在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在她秀发之上轻吻下去,道:先不急,这半年我打算好好搞搞招商,等县里的招商事业有了起色,出了成绩,我再考虑去行政学院进修,估计怎么也要年底去了。

    马若曦拍他胸膛一下,道:你以为国字头行政管理学院是你家开的啊,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有班?这种进修不是看你的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