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无奈的吧嗒下嘴,连连点头:好好,现在你这个无冕之王最大,你怎么说怎么是,全听你的还不行吗?

    马若曦道:走,带我去今早发生塌陷的地方看看。

    李睿奇怪的问道:干吗还看?看一处塌陷地还不够吗?

    马若曦轻描淡写的道:反正也要回去,顺道过去看看呗。

    李睿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点头道:走吧。说完又道:其实我都没去过二次塌陷的现场,还得找村民们打听下。

    回到村两委附近,李睿找到之前询问的那个村民问了问。那村民也不知道今晨塌陷地位置具体在哪,按记忆中的震动方位给三人指了一个大概方向。

    三人沿着村两委西南角的胡同往里去,找了一圈没找着,就向胡同里还没来得及转移走的一户村民询问。

    那村民指着北边说道:塌陷的地方离我家很近,感觉轰隆声响就在房根底下,你们去北面跟我们家正对的那个院子里看看吧。他们家没人住,发生了塌陷外人也不知道。

    三人按他所指方向,绕到他家北房房根下的胡同里,很快发现了那座荒废的宅院。院子关着门,但是院门两旁的土墙已经垮塌了大半,最矮的地方只有一米不到,抬腿就能迈过去,可以由此入院。院里都是荒草,北房与东厢房都已经破败不堪,看样子荒废有个几十年了。事实上这种土坯为墙灰砖建房的老宅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从大多数农村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红砖楼板的新农村样式房。

    李睿看了看北房与东厢房,皱眉道:这儿是塌陷现场吗?房子好像没受到波及啊。

    怎么有股子放鞭炮的味儿啊?你们闻见了没?

    马若曦来到垮塌的院墙前,正想抬腿迈进去,忽然闻嗅到空气中飘荡着一丝不浓却也非常清晰的火药味。

    李睿抽鼻子闻了闻,也能闻到一丝淡淡的鞭炮燃烧爆炸后的味道,问马玉明,后者摇摇头,表示没闻到。

    嗯?怎么墙头上还有这么多脚印儿?

    马若曦眼尖,一眼发现可以迈过去的垮塌墙头上有很多密集杂乱的脚印。这是一道土坯墙,由于风化雨雪的侵蚀,表面的土坯已经化成了土粉,踩上去就会留下脚印,眼前这些脚印非常清晰也非常深刻,似乎是刚刚留下不久的,不少脚印里还带着颜色较深的黄土。

    难道有人住在这儿?

    李睿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是刚说完就摇了头,看院子里的环境,别说住人了,怕是柴狗都不愿意住进来,何况真住了人的话,人家也会从正门进出。

    马若曦横他一眼,自是在鄙视他这话的愚蠢,抬起大长腿迈过墙头。李睿急忙出手相扶。

    哎?这是哪来的黄土?散落了一路?

    马若曦刚站到院里,就发现脚下有一条肉眼可以辨识的黄土形成的痕迹,落点不均,大致落在了宽度十公分的范围内,向院子中心延伸,形成了一条有形无实的土路,沿着这条土路走过去,便来到了水井的旁边,到这儿抽鼻子一闻,火药味儿可是更重了,往井里看,井里都是颜色较深的黄土,看样子刚从地里挖出来不久。

    过来,你闻闻,这儿的火药味可是更重了!

    马若曦向李睿招手召唤,说完半蹲下去,回头看了看地面上那条黄土路,又看看井里那些黄土,喃喃的道:这明显是有人从外面运来黄土,再往井里倾倒进去,可这又是什么意思?填井吗?可为什么没有填满?再说这院子都没人住了,谁没事儿撑得过来填这口井啊?

    李睿走到她身边,蹲到井口闻了闻,这里的火药味果然更清晰,又看看井里的黄土,道:你怎么知道这些黄土是有人倒进去的,就不会是地层塌陷产生的?

    马若曦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毫不客气的骂道:你傻呀,地质塌陷都是往地下去,哪儿有说往上来的呀?哦,你们家塌陷不往地下去,反而往上来?你们家住火山上啊?

    二人身后站着的马玉明听了就笑,心说李县长这位干妹妹还真是牙尖嘴利,怪不得能当记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