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坐在外围,眼看方青云这个县里头号领导、本地官员代表,并不迁就卜玉冰这个新来的女县长,对她为县里争取利益的举动也不为所动,心里也自有一番思考,不知道他是单纯的就事论事,还是想借题发挥,向空降女县长展示他这个县里一号领导的存在感?

    虽说这位方大哥表现得一向宽厚温善,但面对空降女县长的横空出世和强势思维,面对她向最高权力表现出来的不屑与无视,是不是还能像以前一样保持好脾气呢?

    李睿又看向卜玉冰,这位美女发表完意见后,便低目垂眉,如同老尼入定般的盯着自己的笔记本,仿佛上面有什么绝世功法一般,倒也显得文静优雅,但只有熟悉她性子的人才知道,在她这副文静优雅的外表下边,隐藏着的是一颗清高孤傲甚至是桀骜不驯的女王心。

    这个女人,从来都只想着慑服他人,而绝对不会被他人慑服,这一点,从她今次表现就能看得出来——为了一件并不重要的投资事项,她居然不惜和县委书记唱对台戏,哪怕意见并不完全相逆,但不遵从县委书记的意思、非要自己另玩一套,就已经足以表明她对待县委书记的态度了。

    不夸张的说,她是有意或者无意的借这件小事,向方青云这个县委书记发起了一次挑战。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她的勇气与胆魄已经展现在了一众常委面前,而这很可能引发未来双河的官场变动。

    唉,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啊!

    李睿心底感叹的时候,会议进入了热烈的讨论阶段。

    县委副书记严学正支持方青云的想法:我听李县长说,那位蒋总很可能会在那块地上建设一座太行水镇,集吃玩住购于一体的大型娱乐休闲度假区,未来聚集的店铺商家肯定会有不少,会改造提升当地的旅游模式,极大拉动我县旅游消费升级,不仅能给我们县里解决大量的就业岗位,还会带来巨大的税收收入。用一块没有任何使用价值的河滩地,换回这两样好处,我们应该知足了。

    他话音刚落,卜玉冰就第一时间对他发起了攻击:什么叫没有任何使用价值?没有价值,那位蒋总会要吗?正相反,那块河滩地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我们可以无偿交给蒋总,让蒋总开发它蕴含的商业价值,但我们县里也应该分润其获得的收益,因为那块地是我们县里提供她使用的。在我看来,我们无偿给她用地,就已经是对她足够仁义了,分润她的投资收益是天经地义。

    严学正被她如此咄咄逼人的喝问——连个称呼都没有,直接质问,在众人面前有点拉不下脸来,脸色不太高兴的反驳道:在我们县里和外来客商的合作模式中,供地和分红本来就是各自独立的,你要是有偿供地给人家,就别分润人家的收益;你想要分润人家的收益,当然就要无偿供地给人家,这本来就是我们县里应尽的义务,怎么能叫足够仁义?

    卜玉冰不理会他所抓的自己话里的漏洞,冷着脸道:严书记这话的意思不是跟我一样?!既然无偿给蒋总供地,则必然要分润她的收益。

    严学正没想到绕来绕去,绕到了她的船上,既诧异又尴尬,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那块河滩地本来就没有任何用处,放在那里几千年几百年都没产生任何经济效益,现在既然有蒋总这样的投资商看中了想要利用开发,那我们索性就大度的白送给她,然后默默享受那块地投资开发以后所能带来的各项附加好处,而不要着眼于眼前的一点点利益,应该把目光放长远。

    卜玉冰毫不客气的驳斥道:把目光放长远?放多远?三年,还是五年?还是十年?不说五年十年,就说最近的三年,三年后,你,还有我,还有在座各位,还能坐在现在的位子上吗?我们有那么久的时间可以等吗?

    严学正一下子卡了壳,其他的常委也都是心有戚戚然,是啊,三年后,自己等人早就不在现在岗位上了,又哪里享受得到严学正话里那些所谓的诸如税收之类的附加好处?而且那些附加好处都是隐形的,不论数目还是影响力,都完全比不上分红所能得到的真金白银。而按卜玉冰的想法,一旦那块地开发后产生收益,县里就能分到红,财政收入就会提高,自己等人在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