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中华年纪其实还不大,还远不到耳背的年龄,听出李睿话里嘲讽的意味,辩驳道:谁耳背了?我这不是已经过来给你开门了嘛,你就是不喊那两嗓子,我也会开门。年轻人啊,就是急躁。

    李睿越发好笑,原来这老小子如此好斗,连嘴上的亏都不肯吃半点,这样的人其实倒也不难对付,道:孙书记,说这话没有意思,我来找你可是说正事的,你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

    孙中华暗哼一声,让开门户,道:既然有事,那就进来说吧。

    李睿看看旁边那呆若木鸡的男子,笑问:现在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吧?

    那男子满脸悔恨愧疚的道:对不起啊李县长,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能认出您……

    李睿不等他说完就大摇大摆的走入了书记办公室,只留给他一个高不可攀的背影。

    孙中华暗暗冷笑,心说你跟下边人神气什么,等李睿走进屋后,随手关上屋门,也不请他落座,语气冷淡的道:我和李县长好像没什么公务往来吧,不知道李县长过来是有什么事?

    李睿笑着回头看他一眼,然后不客气的坐到待客木质沙发上,道:纪检监察一室郑松的事情,孙书记不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孙中华脸色微变,语气冷厉的道:郑松什么事?我不知道?我又为什么给你交代?

    李睿挑了挑眉,道:好吧,既然孙书记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上周末,纪检监察一室主任郑松,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喝多了,也可能是吃错药了,竟然授意招待所所长白晓娟往我在招待所的房间里安装偷拍设备。我发现后报了警,警方已经将郑松拘留。

    孙中华表情震惊的叫道:竟然有这种事?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谁也没跟我说啊。

    李睿面带笑意看着他,心说你继续演,只怕你表面上演得有多精彩,心里就有多憋屈郁闷吧,上次折了县招商局常务副局长张金波,还不知道悔改收手,这次又要折掉本单位的亲信大将,偏偏这种苦闷还不能跟外人说,想一想就心疼你啊,哈哈。

    孙中华一脸恍悟的又道:我说这两天没看到郑松呢,也没听说他请假,敢情他是被拘留了。啧啧,他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呢?李县长,难道他跟你有仇吗?

    李睿舒舒服服的仰靠在沙发背上,懒洋洋地说:我自认为和他没仇没恨,但他就这么干了,你说我找谁说理去?不过我怀疑,他也是被人指使的。

    孙中华脸上现出一副好奇的表情,问道:被谁指使的?

    李睿哈哈一笑,道:谁跟我有仇,就是谁指使的呗。不过我也并不关心这一点,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个幕后主使不论派多少人来害我,我都把来人干掉就是了。我这次来找孙书记,是想问问,郑松干了这种事,县纪委是不是应该对他做出相应处理?

    孙中华紧锁眉头,摆手道:先不要说处理,我其实内心觉得,这更像是一个误会……对了,最近郑松工作很忙,忙得晕头转向,偏偏委里又分派给他一个两规任务,他可能是忙晕了头,错把两规地点看成了是招待所,所以事先在招待所房间里安装好监控设备,其实是全部出自于公心,却没想到,那个房间恰好是李县长你的房间,结果就给误会了……

    李睿笑起来,这个理由乍一听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确实可以很好的解释那台针孔摄像机的来路,可实际上根本经不起推敲,道:孙书记啊,你这个理由给得很好,可惜给得太迟了,郑松已经被抓起来两天了,他也一直并未提到有这个细节,而且还有白晓娟作证,他想抵赖都抵赖不了。所以啊,咱们还是说说怎么处理他吧。

    孙中华嘿然叹气,想了想,面现求恳之色,道:你说他已经被拘留了,这不已经是对他所作所为的最好惩处吗?单位再对他处理,似乎就没必要了吧?党和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也不容易,我们还是尽量从爱惜干部的角度出发,不过请李县长你放心,等他被放出来,我一定对他严厉批评教育,禁绝他再做出类似的事情。

    李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