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心说你都要走的人了,就别操心这个了,谁当县长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问道:你什么时候调走?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可以确认新县长的到来日期,从陈魁今天被市委组织部叫去谈话可以推知,估计没有几天了,由此也能知道,那位新任女县长的公示期已经开始甚至都要结束了。

    陈魁道:下周就要走了,但组织部要求本周五我就要向县人大提出辞职。

    李睿恍然,那估计周五的县人大常委会上,新县长也就要露面了,当然,到时她的身份会是县委副书记、县长候选人,会议开完后,她才会成为双河县的代理县长,至于头上那个代字,对她来说绝对不是问题,明年就可以转正了,这么一想,还真有点期待这位新县长的到来。

    回到办公室,李睿难得有空休息一会儿,刚喝了一杯浓茶,忽然想到在县医院住院治伤的崔广丽一家人,也不知道案情进展怎样了,也该打听打听了,便翻出城关镇派出所的电话,拿座机拨了过去。

    你好,我想打听一下,上周发生在市场路、府前街交口处的砍人事件,案件进展得怎么样了?犯罪嫌疑人都抓到了吗?

    电话接通后,李睿非常客气的问道,暂时没有曝出自己的身份。

    你是干什么的?彼端响起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语气有点不客气。

    哦,我是现场目击者,也是打电话报警的人。

    这事儿我不了解啊,你给刑警中队打电话问吧。

    这话说完电话就挂了,李睿心里那个气啊,你既然不了解,干吗还问我是干什么的,而且你让我给刑警中队去电话,至少要给我个电话号码啊,什么都不说就挂了,让我找谁去?气得只想再打电话过去,说明自己的身份,让对方叫城关派出所所长来接电话,但转念一想,真要是那么干了,倒显得以势压人了,传出去可是好说不好听,抬手腕看了看时间,还不晚,索性起身走向门口,决定亲自往城关派出所走一趟。

    也就是十来分钟的工夫,李睿已经赶到了城关派出所,派出所坐落在府前街东延上,快到东环路了,距离滨河公园很近,有院有楼,院子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楼只有三层高,但是横向里很宽,十几间的样子。院里院外停了不少车,不过以私家车居多,警车只有三四辆。

    李睿径直走进楼里,也没找人打听,自己转悠着寻找,很快在一层西侧找到了刑警中队的办公室,进去一看,屋里左右靠墙摆了六张桌子,坐了四五个警察,都是男警,从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不等,有的在抽烟,有的在喝茶,有的在说笑,还有的在玩手机,和之前微服私访招商局看到的情形差不多。

    这几个警察眼看李睿走进屋来,谁也不问他话,都是拿眼瞄他,眼神多数是咄咄逼人的威慑劲儿。

    要是寻常老百姓,面对这么多警察的凌厉目光,估计不吓尿也要被吓得心肝乱颤了,但李睿是什么人?能被这些警察吓到?他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们谁是头儿啊?

    此言一出,那几个警察都有些惊诧,各自对视过后,重新看回李睿脸上,才发现这位陌生来客身上环绕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似乎不是个普通人。

    我认出来了,他是……他是谁来着?好像前几天刚在哪见过……

    一个曾经出过崔广丽一家被砍当日现场的刑警,从记忆里找到了李睿的形象,却有些健忘,已经记不清是在哪见过他。

    坐在最里头角落里一个抽烟的中年刑警懒洋洋的道:我是头儿,怎么啦,你有什么事啊?

    李睿道:好,请问你一下,崔广丽一家被砍的案子,现在进展得怎么样了?犯罪嫌疑人与主使人抓到了没有?

    那中年警察见他打听这事儿,微微诧异,坐直身子,把烟熄灭在烟灰缸里,正色问道:你是什么人啊打听这个?

    李睿早有借口,当下淡淡说道:我是崔广丽的表哥。

    那中年警察哦了一声,语气不咸不淡的道:那个案子啊,我想想……目前没什么进展,砍人的四个小子跑了,好像是跑到外地去了,咱们呢,现在一时间也抓不到,不过我们正在努力抓捕中,等有消息了会通知你的,你先回去吧。

    李睿气得笑了出来,这个所谓的头儿,把自己当成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