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华静缓缓颔首,道:你的意思是,一直在地方上发展,有没有兴趣来中直机关发展?

    马若曦忽地瞪大眼睛,匪夷所思的看向老妈,问道:妈你什么意思?你要帮李睿调到国家行政学院?

    华静笑而不语,只是看着李睿。

    李睿也有些吃惊,陪着笑小心翼翼的道:我觉得在地方发展也挺好的,我本来也是地方上的人,资源人脉事业都在地方,也应该扎根于地方发展,更应该为建设家乡贡献我自己的一份力量。京城虽好,却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至少在我四十岁以前,是不会考虑的。

    华静赞许说道:小睿你头脑非常清醒,心性也很稳重,我很高兴能有你这样的学生。很多地方上的领导干部,都觉得京城大官多,潜在的靠山也就多,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整日价做那‘一朝得宠,三代受益’的黄粱美梦,都削尖了脑袋想钻进京城来,为此不择手段,甚至是为非作歹,可事实上满不是那么回事儿,京城其实更不好混。与之相比,还是地方上更容易得到发展。你平时看历史书或者电视剧,也应该能够发现,官员都是先在地方上干出成绩,才被提拔进京,委以重任,但是京城各部的官员却很少有能身居高位的,原因也很简单,京城的官员大多数工作都是务虚,地方的官员是务实,两者相比,自然是务实更容易出成绩。

    李睿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历史上,京城各部的官员基本都是做决策、管理、统筹、调度与审查的,干得再好,也显不出本事来;而地方上的官员呢,最差也是个县太爷,掌管一县之地,不论是农事、治安、赈灾,还是税赋、徭役、教育,任一方面做得好了,都是实打实的政绩,都显的出能力,自然更容易得到提拔,而现代社会亦如此。

    华静续道:其实我年纪已经到点儿了,现在之所以还在行政学院上班,是学院领导返聘我回来帮忙。我在学院里人缘还不错,几位主要领导和我关系都很好,其中的一位,现在是副院长,将会出任下一任学院院长,他还是我的学生,因此我在学院里说话还是有人听的。小睿,你在青阳好好发展,过几年升到正处了,我想办法让你来学院接受一次处级干部培训,也算是给你镀金,为你的履历表上添上一抹重笔,对你未来发展是有好处的。

    李睿听她说这番话之初,还有点纳闷,好端端的她怎么说起她在学院里的人脉与地位了?炫耀?应该不是吧,这位温婉稳重的老教授从来不炫耀什么,可不是炫耀又是什么意思?等听到后面才陡然明白过来,敢情她是有意抬举栽培自己,好嘛,那可是国家最高等级的干部培训学校之一啊,与中一央党校并列为国家最高等级干部学府,去那里培训一次,所镀上的金可不是一般的二十四K金,而是铂金,甚至是外太空星球上的氪金,不夸张的说,只凭这所学院的培训结业证书,就能从正处升为副厅,想到老人对自己的青睐与厚爱,心中又是震撼又是感动,一时间喉头哽咽、眼圈发红,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旁边坐着的马若曦也有些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老妈,怀疑她是另外一个人的妈,比如是李睿的妈,她为什么对李睿这么好啊?都快赶上亲妈了,可她不过是培训了李睿一个月不到的时光而已,勉强能说是师生,师生情再深厚又能深厚到哪里去?不由自主的嘀咕道:妈你对李睿也太好了吧,我作为你女儿都要嫉妒了!

    华静温婉一笑,道:这哪算什么好,我和小睿师生一场,作为他的老师,能在有生之年为他的发展做一点事情,也是理所应当。说起来小睿这孩子也是真好,很懂事,也很仁义,我很喜欢他。可惜我们学院里头培训的最低级别是处级,不然我现在就能帮他拿个培训名额。据我所知,对于一个干部的发展来说,有没有我们学院的培训经历,区别还是很大的。

    马若曦忿忿地道:当然有区别啦,你以前说过,一期培训班,每个省能有一个名额就烧高香了,有的省连一个名额都捞不到,可想而知,拿到这个名额的人,培训完毕回到地方上,会多受重视?!妈你对李睿实在是太好了,我告诉你我吃醋了,你可是我妈,现在怎么感觉你变成李睿的妈啦?你干脆认他当儿子吧!

    华静笑呵呵的看着李睿说:哪有认儿子的呀,认个干儿子倒还差不多!

    李睿福至心灵,全身汗毛炸起,十万八千个毛孔为之紧闭,一股热血涌到头顶,几乎是下意识开口说道:华教授,我有荣幸做您干儿子吗?我也很喜欢您……不是,是敬爱您,我愿意认您当干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