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男子又惊又喜,笑道:那可谢谢您啦!说着站起身,从皱巴巴的牛仔裤里摸出一盒三五香烟,从中抽出两根,却忽然想到什么,讪笑道:我怎么给忘啦,车上不让吸烟,真是对不住。

    李睿见他抽的是三五香烟,很有品味,无形中更高看了他一眼,没等他递过来就摆手推拒,道:谢谢,我也不抽烟,来吧,咱俩换下。说着站起身来。

    那男子见他不只是说说就算,而是真心跟自己换位置,脸上现出赞许之色,伸出右手给他,道:哥们儿,认识一下,我姓孙,单名一个博,博士的博,打北京来的,眼下也是回北京去,呵呵,没成想这趟运气真不赖,上车就遇贵人呐。

    李睿伸手给他,跟他握手,感觉他手很粗糙,骨节坚硬,力量也很大,似乎是经常干粗活的,干粗活儿的却抽三五烟,有意思啊,脸上笑眯眯地说:孙哥你客气了,出门在外,谁都有不方便的时候,能帮则帮,今天我帮了你,改天没准你还得帮我呢,呵呵……李睿,木子李,睿智的睿。看了眼林美钿,见她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座位出神,似乎不想交际,也就不给她介绍了。

    孙博很会做人,不愿意白承李睿这个人情,对李睿道:这到北京还有好几个钟头呢,干坐着实在无聊,走吧老弟,咱去餐车喝两杯。

    李睿见他豪爽,也愿意和他结交,笑道:好啊。说完看向林美钿。

    林美钿对他摇摇头,道:你们去吧,我看着礼品。

    这几样土特产虽然数量不少,但总价没有多贵,根本用不着看着,不过李睿也明白,林美钿是不喜和外人打交道,也就没勉强她。

    李睿与孙博二人走出座位,穿过几节车厢,到了餐车。此时还不到饭点儿,餐车里空荡荡的,一个食客都没有,到处都是空位,两人挑了一个靠角落的僻静座位坐下,要了一打青啤,又要了几个下酒的小菜,边吃边聊起来。

    老弟,来,我敬你,走一个!

    孙博主动向李睿敬酒,李睿忙端起酒杯,卡着他的杯沿靠下位置轻轻一碰,表示对他这个年纪稍长两岁的哥哥的尊敬,这也是酒场上需要遵循的规矩之一,也是酒桌文化的一种。

    二人各自干掉后,李睿抢着为孙博倒上酒,又把自己的杯子倒满,放下酒瓶,笑道:孙哥你反应不错啊,刚才检票的时候,那小偷摸你包,你竟然能发现他的小动作,还能抓到他。

    孙博哈哈一笑,道:那也不算什么,咱可是武行出身,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什么人物没会过,那种没长眼的小兔崽子也敢来发我的利市,真是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啊,嘿嘿。

    李睿奇道:哦?你是武行出身?

    孙博不无得意的道:那是!自小就跟着剧组武行混,学了形意、八级、散打,先是跑龙套,再给明星大腕做替身,后来有点资历了,又做武打设计、武打演员,再后来,实在是没什么发展,这才离开的武行,回到老家干买卖。

    李睿肃然起敬,道:好家伙,孙哥你还做过武打演员呐?

    孙博摆摆手,道:那也说明不了什么,那么多年连个配角都没混上,说出去只能丢人。

    李睿笑问道:那你现在干什么买卖呢?

    孙博道:我呀,在京里开着个小金店,卖点金首饰什么的,混口饭吃,不过眼下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根本不赚钱,还赔钱,唉,我正发愁呢。

    李睿奇道:怎么啦?

    孙博向他大倒苦水:两个原因,一是金价上涨得太厉害,我原本是从黄金首饰公司进购首饰成品,再摆到店里往外发卖,这样还能赚点,除去店面租金人工等乱七八糟的开销外,还有剩儿,可金子这一涨价,首饰公司的首饰成品也跟着涨价,我再同样买进来,就要多花不少,再等卖出去,自然就不赚什么钱了。你可能问了,你卖的时候也跟着涨价啊,我倒是想呢,但我的店就是以价廉物美来吸引顾客,不敢涨啊,一涨价就更没人来了;二一点,我的店面太小啦,就一间门面房,根本不上档次,你说现在人们买金首饰,谁不上菜百这类的大商场啊,又有几个人会光顾我那小店?所以啊,这买卖也是越来越不行。

    李睿听得连连点头,又问:那你这趟来青阳是?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