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了下午三点多,李睿接到毒蝎用本地移动手机号打过来的电话。毒蝎说她已经到达青阳,刚从一家手机店里购买了新手机与电话卡出来。

    李睿琢磨让她去哪里等自己好,简单点就是去肯德基或者找个咖啡厅,要杯咖啡就能一直等下去,但是自己要晚上八点钟才能下班,让她在咖啡厅里等五个小时实在不够意思,想了想,决定让她打车来市委,把房子钥匙交给她,让她去房子里等自己下班,而且她也能休息休息,不休息也能熟悉下小区的环境。

    毒蝎倒也听话,答应下来,自去打车不提。

    李睿又和宋朝阳说了声,说有个朋友来单位找,有点事情,过会儿要下去一趟。宋朝阳自然没有不同意的,爽快准了。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毒蝎再次打来电话,说到了市委门口。李睿急匆匆往外赶,路上想起自己居然和这个阴狠毒辣的女杀手做了朋友,只觉是在做梦一般。

    赶到市委门外,李睿四下里望望,没见到毒蝎的存在,倒是见到一个两鬓发白的村妇,她四五十岁年纪,一头长发梳了个麻花辫垂在后面,两鬓发丝灰白,容貌普通,脸色蜡黄,一脸被岁月打磨过的沧桑苦涩味道,上身一件花格子大衬衣,下身是条土灰色的宽松的确良裤子,脚上一双千层底的布鞋,肩头挽着一个破布书包,俨然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村妇的形象。

    李睿只觉自己穿越过去三十年,回到了出生的那个时代,好嘛,这都什么年代的打扮了,怎么还有人在穿?这村妇脱离时代多久了啊?哦,是了,市里很多贫困县,而贫困县很多山村还维持着上个世纪的生活模式,落后社会几十年并不稀罕,据说有贫困户家里只有一套衣服,都是解放后那一辈流传下来的,家里人谁出门谁穿,不出门的时候大家都在炕上偎着被子遮羞——这不是传说,更不是故事,而是真真正正存在与现实中的事实。

    某些特困户的生活状态,是大城市中人穷尽想象力也想象不到的!

    但李睿仔细打量过这村妇后,却产生了一种感觉,这村妇并非真正的村妇,而是乔装打扮的毒蝎,因为市区街头已经很久没见到这样装扮的村妇了,不可能好端端突然冒出一个,如今突然冒出一个,也就证明她不是真正的村妇,正巧毒蝎已经到了,此地却没有她的身影,那不用想了,这村妇就是毒蝎。

    这毒蝎为了逃避同行追杀,也算是煞费苦心啊!不过她一个澳门人,怎么能装扮大陆村妇扮得这么像呢?真是高手呀!

    李睿嘴里赞叹着,笑眯眯走到那村妇身前,道:差点没认出来你!

    那村妇一脸迷茫的看他两眼,道:你……你认识我?

    李睿笑道:行了,别装了,此地就只有咱们两个……啊,不会是你不记得我了吧?说完脸上笑容已经凝固。

    他忽然想起,上次与毒蝎打交道,全是在夜里,尽管也有在灯光下的时候,但谁知道毒蝎有没有认真看过自己这张脸?

    我不认得你呀……

    那村妇依旧是脸色茫然,看着他如同看着陌生人。

    李睿至此已经听她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还没觉出来,这第二句终于听出了,这村妇说的是青阳下辖寒水县北部山区乡镇的方言,若非之前去寒水县下乡驻村扶贫,还真听不出来,还真是一个村妇,并不是毒蝎?

    李睿愣了下,拿出手机,给毒蝎拨去电话。

    还未接通时,那村妇忽然问道:同志,我看你是从大院里出来的,你是市委的领导啊?

    李睿随意点了点头,又随口问了一句:有事吗?

    那村妇连连点头,道:有事,有事,我……

    她刚要说事,李睿电话已经接通了,忙对她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转身背对她说电话:我说妹子,你不是说到了吗?可你在哪儿呢?耍我玩啊?

    毒蝎奇道:在大院门外啊,你出来了吗?我也没有看到你唉!

    李睿再次四下里张望,还是一个人都看不到,奇怪不已,道:大院门口一个外人也没有,你在哪啊?别告诉我你隐身了。

    毒蝎脾气不太好,急躁的道:我就在门口,你在哪里?你看不到我,我还看不到你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