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丫头和以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身形苗条,脸蛋俊美,穿着一身护士装,俏美脱俗,活脱脱一个白衣天使,吸引了不知道多少路过男子的视线。

    覃蕊芳和李睿打过招呼,目光瞥及他胸口的血迹,吃惊的张开了小嘴,指着那里问道:你……你怎么搞的?这里怎么流血了?

    李睿叹道:被人捅的,你先别惊讶了,赶紧帮我走后门去挂号,然后带我去找医生,我今天就全拜托给你了。

    覃蕊芳扁扁嘴,道:你怎么总是被人砍伤?去年你过来住院,也是被人砍伤的,今天过来,又是被人捅伤的,你是不是不会做人呀?

    李睿气得差点没乐出来,要不是当着那么多外人,真想把她揪过来,打她屁股两下,斥道:少气我了,赶紧去!

    覃蕊芳嘻嘻一笑,扯了他一把,快步走进大厅。

    有了这位内部人士给走后门,李睿不仅最快速度挂上了号,还很快得到了医生的治疗,他胸口的伤不重,虽然看上去流血不少,但刀尖入肉不过一厘米,刀口才半厘米多点,连缝针都不用,消毒之后直接贴上纱布,就算完事了;右腰处胯骨上的伤口稍微深一些,差不多一寸,刀尖还戳到了骨头,但总体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消毒清创后,给缝了三针,贴上纱布也就没事了。

    近期别吃辛辣刺激类食物,不要喝酒,也少运动,尤其是腰臀部位的运动,晚上睡觉尽量保持左侧卧位,反正尽量不要触碰到伤口就是了。

    医生给李睿处理完外伤后,很郑重的叮嘱他一番,也就是所谓的医嘱,随后对覃蕊芳道:小覃你给你朋友打针破伤风吧,我外面病人有点多,先去忙了。说完也不等她答应,急匆匆的走向外间诊室。

    李睿沉浸在巨大的郁闷中,并未留意到是谁给他打这针破伤风,青曼回省城休假,他好容易得到这极其难得的身心自由,可以陪陪那些冷落多日的红颜知己们了,结果小天这两刀直接把他刚刚迎来的旖旎生活变成了一场美梦,少运动,尤其是腰臀部位的运动,不就等于是明确禁止了那方面的运动吗?靠,巴望这么久才巴望来了这么一段快活时光,居然立即就被判了死刑?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令人郁闷的事情吗?更恶心的是,连睡觉都要保持侧卧位,那岂不是连无须动作的莲花位都被禁绝了?

    李睿联想到这种种郁闷处,哭的心都有了,恨不得马上赶奔市公安局,找到那个杀手,一顿乱刀将他变成太监,才能出胸中恶气。

    覃蕊芳不知道他的内心想法,手法娴熟老到的吸好了破伤风药液,面带取笑意味的看着他道:大领导,你说吧,打哪一边?

    李睿从悲痛中清醒过来,看看她手中的注射器,奇道:干吗?

    覃蕊芳道:打破伤风啊,快点,打完就没事了。

    李睿皱眉道:要脱裤子吗?

    覃蕊芳道:废话,不脱下来怎么打?打左边吧,你右边有伤。

    李睿这次是真的要哭出来了,不能晚上给婕妤打针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被这小护士打针,运气真是衰到了极点,道:好你个小覃,我对你那么好,你还拿针扎我。

    覃蕊芳抿嘴笑道:别贫嘴了,我给你打针是为你好,你想得破伤风啊?

    李睿撒娇道:那你可得打轻点,打完了还得给我揉揉。

    要是换成别的男病人说这话,覃蕊芳估计早就恼羞成怒了,一定会狠狠的给对方打这一针,有多疼打多疼,有多快打多快,最好形成药液肿块,让对方疼个几天才消肿,不过说这话的是李睿,她可是一点气都生不出来,脸孔泛红,道:我不揉,你回家让青曼姐揉去吧。

    李睿耍无赖道:她揉是她的事,你必须得揉,谁让是你给我打的呢。

    覃蕊芳也拿他没办法,催促道:哎呀,快解裤子吧,揉也得打完了揉啊……

    李睿解下裤子,斜趴在病床上,露出左半边屁股给她下针。覃蕊芳给他消毒过后,一针轻柔而迅速的刺入进去,随后左手给他揉捏针头两边的肌肉,右手缓缓推注药液。

    这一针打下来,除了最开始进针的时候,李睿感觉到疼了一下外,几乎没感到多余的痛楚,等打完后,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小覃你打针可是越来越舒服了。

    覃蕊芳被他夸赞,自也得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