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天最后说道:老大的吩咐我不能不听,咱们哥们的义气我也不能不讲,所以我特意让你把车开到医院门口来,过会儿你直接开车进去奔急诊楼,留下命是没问题的,现在先把李睿家地址告诉我。

    杨阳一听,吓得魂儿都飞了,眼看宋小利倒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血跟不要钱一样的流出来,吓得张口结舌,一个字也说不出。

    小天也不催他,就等着他回答。

    杨阳震骇过后,眼看也跑不了,只能认命,将李睿家小区名字说了,不过他不知道李睿家所在的楼门具体地址,也就说不出来。

    小天见他不似隐瞒,是真不知道,也就没再逼问,往他右腰靠上部位扎了一刀,扎完便下车扬长而去。

    杨阳忍着剧痛开车驶入市二院大门,直奔急诊楼而去,就此倒也留了一条命下来,不过他和宋小利在后来面对院方与警方的询问时,没敢说是被秦永斌报复,只说是自己二人拿刀玩,不小心被门撞到,无意间捅伤了自己——这要拜托星爷那部《唐伯虎点秋香》里的一幕桥段给了他灵感……

    小天那边厢,趁夜赶往李睿家所在的时代家园小区,赶到时已经午夜十二点多了,整座小区陷入了沉睡之中,只有路灯还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小区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尽显夜的凄凉与静寂。

    小天先悄无声息地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物业办公室门口,他侧耳辨听下,确认四外无人,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拿出一根小指粗细、一尺多长的撬棍,插到门锁的锁环里,手持上端,用力往下一按,就把锁环撬开了,屋门就此开启。

    小天开门走进屋去,反手把门关闭,拿出相机照亮,一步步走进里边,很快在屋子西北角的桌子上发现了监控电脑,他拿过鼠标,划了两下将屏幕恢复,从监控程序里面找到录像存放目录,进入那个目录后,将半小时前生成的录像视频文件完全删除,随后将监控程序关掉。

    监控程序被关掉后,小区里遍布的监控摄像机就成了摆设,哪怕还在正常工作,监控程序却无法接收到摄像机传回来的录像数据,也就无法存储录像了。换句话说,小天之后可以在小区里胡作非为,而不用担心留下任何的影像资料。

    搞定监控系统后,小天小心翼翼的擦掉鼠标上可能遗留下来的指纹,走向身后的几排办公桌,翻了翻桌面上堆积的一些文件材料,又尝试去搜检抽屉里的东西。

    嗯?七月份物业费缴纳明细表!

    搜到一个抽屉时,里面一个本子上的第一页吸引了小天的注意,他眼睛一亮,将表格取出来,从一号楼的人名单开始排查,要看里面有没有李睿这个名字,从而判断他家的门牌号,也省得跟人打听。能不跟人打听还是不跟人打听的好,否则容易留下目击证人。

    作为一个数度进宫的老油条,小天在反侦察方面表现得可是极其的老到与细致。

    哪怕他收下秦永斌这一百万,已经做好了亡命天涯、被警察追捕的心理准备,但也没有轻易放任自己的行为,而是抓好每一个小细节,以使自己逃得更远、躲得更久。

    几分钟后,小天失望的叹了口气,缴纳表上并没有李睿的名字,看来他家的户主不是他,而是他老爸或者老妈,呃,难道只能找人打听了?

    小天有些不死心,继续围着办公室里仅有的几张办公桌搜检,当他全部搜完的时候,突地发现墙上贴着一张公告,上面写的是有关小区第一届业主委员会成员的人名单。

    小天凝目看去,忽的发现,第二个人名就是李睿,前面写着他的职务副主任,后面写着他的住址与联系电话。

    五号楼,二单元,二零二,哼哼,好极了!

    小天阴笑两声,四下里望望,确认没有遗漏下什么东西后,快步走出办公室,很快消失在了小区南门处……

    这一宿李睿睡得很不踏实,先是梦到青曼肚子疼,半夜带她去医院检查,却什么毛病没有;紧跟着又梦到送紫萱去机场,目送她乘飞机飞往美国;最后又梦到和婕妤亲吻,亲着亲着就跑了马,弄湿了亵裤,湿淋淋的感觉刺激得他从梦中醒过来,醒来一看已经六点多了,也不能再睡了,便起床去洗手间冲澡洗内内……

    此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