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旁边杨夕与李睿二人却已经惊呆了,杨夕不可思议的看看姚雪菲,又看向李睿,媚目瞪得老大;李睿则是死死的瞪视向姚雪菲的嘴巴,一时间只想找根针来将她的嘴巴缝死,这个臭丫头,叫自己老公叫习惯了,竟然当着杨夕的面叫了出来,这可叫自己如何收场?又叫杨夕这个外人怎么想?杨夕要是醒悟了自己和她的关系,以后会不会产生邪心?

    此时事故处理科里一个交警都没有,只有他们三个,也因此,姚雪菲这声老公也只有杨夕这唯一的一个外人听到了耳朵里,可即便如此,却也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眼看即将无法收场,关键时刻,姚雪菲显露出自己的冰雪聪颖,她戛然止口,哈的一笑,看看门口,故作镇定的自嘲道:你看我,屋里都没交警了,我还当成有交警呢,喊李处为老公,生怕那些交警怀疑他不是我的家属……

    李睿也是机灵之人,闻言利马顺着她的口风笑道:我说呢,你叫我老公干什么,敢情你还在演戏状态里面呐。现在不用演戏了,有杨队帮咱们了,不像最开始,我不扮你老公就进不来,呵呵。

    二人这番对话,比较合理的解释了那句老公的来由,杨夕听后也就信了,跟着笑起来,不过她内心深处也带有一丝浅浅的疑惑,姚雪菲叫李睿为老公的口气,自然随意,像是叫熟了的,可不是演戏那样生硬,而且她刚才看李睿的眼神也透着柔情,如果那也是在演戏,那她演得就太完美了。

    这个小插曲过后,李睿再也不敢和雪菲说话,生怕又招她说漏了嘴,起身走出屋子,在外面等着张泰巍消息。

    他倒是可以去杨长剑办公室坐着等,但他不想和龚金树打交道,所以宁可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枯等。

    等了十分钟左右,张泰巍大步昂扬的走了过来,站到李睿跟前,道:李处,之前咱们不是说定了嘛,兵分两路,一路是去事发现场,找目击者了解事故真相;另外一路,是和涉案的一线交警做思想工作。第一路的交警已经赶到现场,正在寻找目击者,估计不久就会有消息传回来;第二路,我已经和负责现场的三中队的中队长谈了,他承认,受了冯阔的指使,将事故责任推到姚主持头上,但实际上,现场并非轿车撞自行车的样子,姚主持是被诬陷的。

    李睿感叹无比,苦笑着道:什么时候事实变得如此难以看到了?

    张泰巍也很感慨,道:这也就是姚主持有您这个朋友,要是换成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小老百姓,这次就吃亏吃定了。

    李睿暗叹口气,不能不承认,大多数国人的素质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啊,别管是低低在下的村民,还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问道:那我们还缺目击证人的口供吗?

    张泰巍道:已经不缺了,多项证据表明,姚主持就是被诬陷的。死者老头在事故发生之前,骑自行车溜车下坡,而且是逆行,没有捏闸,导致速度过快,来到姚主持轿车前时,或许是他没有把握好间距与方向,或者是躲避对向来车,结果与姚主持轿车发生碰撞,他倒地后后脑勺着地,摔了个大口子,因失血过多而最终身亡。这事跟姚主持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自己要承担全部责任,还要帮姚主持修车。

    李睿失笑道:他都死了,还怎么给姚主持修车?这事就算了吧,姚主持大人大量,不跟死人计较,只要能够洗刷清白就行了。不过姚主持不能原谅死者儿子郑有福,我也不能原谅他。他诬陷勒索姚主持在先,掌掴姚主持在后,必须要向姚主持赔罪,还要自打耳光,给姚主持出气。

    张泰巍点头道:这个没问题,我马上让刘小宇去找郑有福说。说完快步走向另外一间业务科室。

    李睿这时却忽然想起,雪菲的车里是有行车记录仪的,难道事故发生时的那一幕,没有被行车记录仪拍下来吗?还是她和杨夕去果园上厕所的时候把车熄火了?如果车熄火的话,行车记录仪断电,自然就无法录像了,这个过会儿可以问问雪菲。

    他迈步走回事故处理科,将姚雪菲与杨夕都叫了出来,三人站在讯问二室外面,等着郑有福出来赔罪。期间李睿问了下行车记录仪的事,得到雪菲确认,果然在方便的时候把车熄了火。

    等了一会儿,只见刘小宇领着那个郑有福从里面走了出来,张泰巍也跟在后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