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姚雪菲疑惑的看向李睿,李睿对她点点头,她便将上午那场事故还原给张泰巍知道。

    张泰巍听得很仔细,不时插口问上两句,譬如,老头倒地的时候附近有没有目击者?,又譬如,老头出事的时候,家属在不在现场?如果不在现场,为什么一上来就咬定是你撞的呢?

    对于这些问题,姚雪菲能说清楚的便做出回答,不能说清楚的便只能尽量靠推测去判断。

    张泰巍转过身对刘小宇道:你去找死者家属,叫他们派出两个代表,分别送到两个讯问室,我要过去问话。

    刘小宇见他一副要将此案调查清楚的架势,忙对他大使眼色,示意他走到一旁说话。

    张泰巍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刘小宇陪着笑说:张队,我有话跟你说。

    张泰巍喝道:少废话,现在我什么话都不听,赶紧照我吩咐办去。怎么着,我使唤不动你啊?

    刘小宇吓了一跳,忙连连点头,转身就要出屋。

    李睿对于警察审讯犯罪嫌疑人的常用手段是有一定了解的,听张泰巍这么说,就知道他是要分别讯问两个死者家属代表,看他们的口供是不是一致。如果不一致,就说明里面有问题。这个方法简单而有效,是警察最常用的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手段之一。张泰巍能想到这个办法,不能说他优秀,只能说他具备一个警察的基本素质。

    但李睿很快又想到,眼前这个刘小宇可能已经得了那个教导员冯阔的授意,两人上下一心逼迫姚雪菲认罪赔钱,张泰巍派他过去安排此事的话,说不定他会在暗地里布置一番,那就会蒙蔽张泰巍的耳朵,便插嘴道:张队,我冒昧说一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亲自过去挑人吧。那些家属又哭又闹,没一个好对付的,我怕刘科长搞不定。

    张泰巍讶异的看了他一眼,李睿冲他饱含深意的一笑。

    张泰巍点点头,道:好吧,那还是我自己过去挑吧。说完叫住刘小宇道:你把她的手铐子打开,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不要断定人家就是肇事者。就算是肇事者,如今她家属都来了,她又怎么会跑呢?何况都是乡里乡亲的,能别戴铐子就别难为人家了。

    他这番话不像刚才刘小宇说的那样冠冕堂皇,但是充满了人情味,刘小宇也无法辩驳,只能道:好,好,我这就给他打开。

    张泰巍转身去见死者家属,杨长剑扯了李睿一把,让他也过去凑热闹。

    李睿对杨夕道:你就在这儿陪着姚主持吧,我们去去就回。

    杨夕答应下来,回到姚雪菲身边温言安慰。

    张泰巍带李睿跟杨长剑来到距离事故处理科不远的讯问一室,那些死者家属全部在里面待着呢,椅子当然不够,有的人就坐在桌沿上,还有的人就地坐下,没有任何的哭闹声,嗡嗡的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张泰巍三人推门进来,这些人立时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屋里安静的落根针下去都能听得清楚。

    张泰巍左右环视一眼,大声吩咐:你们推选出两个代表,对于事故前后情形都清楚的人,我要跟他俩谈谈。

    众人听到这话,立时激动起来,有的叫道:领导啊,你千万要为我们做主啊,我们家老头子死得太惨了,呜呜……有的说:领导,你是好人,你一定要帮我们主持公道啊,把那个撞死人的贱女人枪毙了……

    屋里立时又喧嚣起来。

    张泰巍皱着眉头一摆手,道:让你们推选代表出来,别跟我说废话。快点,我忙得很,没时间跟你们废话。

    众人不敢再说,各自转头,目光落到一个中年男人身上。

    李睿顺他们目光看过去,见这男人正是二福,死者老头的儿子。

    二福见亲人们都望着自己,便走出来道:好,领导,我做一个代表,我是我爸的儿子……呃,不是,我是死者的儿子,我爸他死的好惨啊……

    张泰巍没理会他,道:还缺一个人,谁出来?这个人必须对事故前后的事情都清楚,我问什么都能说出来,答不上来的就不能做这个代表。

    众人谈论了一阵,又派出一个中年男人。

    这男人李睿也不陌生,是之前冲他与杨夕叫嚣的那个管死者叫大伯的家伙,应该是死者老头的侄子。

    果然,这人说道:我是死者的侄子,我叫郑有文,死者是我大伯。

    张泰巍转身就走,道:你们俩跟我来。

    五人走出讯问室,落在最后面的杨长剑顺手把门给关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