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越野车驶出省团委家属大院后,先往西行驶一段,之后一路向北,似乎有明确的目的地。

    李睿看在眼里,暗暗心惊,试探着问道:几位大哥,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科级干部,没有什么钱,你们向我求财,可是求错人了。你们别看我开着宝马X5,那是朋友借我开的,不是我自己买的。

    他说出这话,忽然间意识到说错了话,这样一来,不就把紫萱卖了吗?这四条恶汉如果真是求财来的,从自己身上求不到财,肯定逼迫自己诱骗紫萱出来啊,那她就危险了,想到这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不过转念一想,倒也还能补救,大不了自己抵死不说,宁肯死在他们刀下,也绝对不能出卖亲亲好老婆紫萱。

    那矮胖子回过头打量他几眼,目光凶残之极,咧嘴狞笑道:你手里是不是有幅画,值几千万?

    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想多了,他们根本没打自己身上财富的算盘,而是打的那幅《山间老寺图》的主意,愕然叫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那矮胖子笑嘻嘻的说:这么说是有那么一幅画了,对吧?在你老家青阳,是吧?那么好,现在我们就去青阳,你乖乖的把那幅画交给我们,我们就放了你。

    李睿大惊,失声叫道:你们还知道我家在青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嘴上发问,心中却已经想到,这伙人应该是被省农大校长助理康成夫欠下高利贷的债主及手下,因为整个靖南市,知道那幅画的人,就只有迟国华、康成夫,还有山南大学艺术学院那位柳世奇教授三人,首先可以排除柳世奇,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来自于青阳;其次还能排除迟国华,因为迟校长光明磊落,不会向外泄露那幅画的秘密;只有康成夫,既知道那幅画的价值,也知道自己来自于青阳,更是欠下巨额高利贷无法偿还,他最可能有意无意的泄露消息给债主,而对方眼红那幅画的巨大价值,自然就会心生歹意,大举出动绑架自己,胁迫自己交出那幅画。

    李睿想到这一点是想到了,但并未当面拆穿对方身份,因为他担心,自己道破他们的身份后——哪怕不知道他们的确切身份,只是揭穿他们与康成夫的勾结关系,他们为了不被警方抓到,事后就可能杀掉自己灭口,否则自己事后报警,让警方直接从康成夫那寻找线索,顺藤摸瓜,他们就铁定跑不了。

    那矮胖子笑道:这可是你要问的,我就只好告诉你,你认识省农大的康成夫吧,那老小子欠了我们几百万,卖房都还不起,我们上门找他要债,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把你手里有幅几千万的画的事说出来了。可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也不能凭空去抢你的画吧,所以听了以后没理会。但是刚不久前,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你要去省农大,他就想拿你跟我做笔交易——让我从你手里拿到那幅画,而他欠我的几百万就一笔勾销。我想了想,这买卖值啊,虽然有点不够地道,但有句老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就没什么不地道的了。因此啊,老弟你要是怪,别怪我,要怪就怪康成夫出卖你!

    李睿在听他说这番话的过程中,已经留意到,虽然他脸上带笑,但眼中寒光闪烁,带有强烈的杀机,再有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要在事后杀掉自己灭口,譬如他第一句话,就已经是要杀掉自己的意思了,只不过他想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故意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倒像是自己非要知道他们的身份、自取死路似的,当然,就算他话里话外没有透出杀气,光是他这番话里透露出来的机密,就已经足够灭口自己十次的了,想清楚这一点,一颗心瞬间坠入深渊,但很快又振作起来,开始苦思冥想,该如何自救。

    眼下的情势,虽然危急,却还没到最危险的那一步;虽然晦涩,却也十分明朗,只要不拿出那幅画,他们绝对不会动刀杀人。换句话说,在最终交出画来之前,还有很大的运作空间与自救机会。

    李睿心念电转,瞬间已有定计:现在在高速行驶的车里,左右两边又有人持刀胁迫,我绝对不能抗争,不如示之以弱,迷惑他们,让他们放松警惕,等回到青阳家里,他们势必要放我下车,不然无法进家取画,那时我有大把的机会利用。

    靠,原来是康成夫干的,我擦他姥姥,他竟然出卖我,妈的,等这事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李睿怒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