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偷眼观瞧,发现张子潇与黄小年最初并无对话,彼此相安若素,后来不知道谁给介绍的,开始交谈,二人的妈妈更是打得火热,那股子亲热劲头仿佛是未来的亲家母在畅谈子女的婚事。

    李睿看到这一幕,尽管明知道子潇心向自己,可心里还是有些吃味,也担心两家真的强强联手,达成婚约,那样子潇可就要嫁入黄家门户了。

    后来,吕舟行敬酒敬到了黄新年老婆这里,张子潇与黄小年都起身让在一旁,其中张子潇正对着站在吕舟行身后的李睿,多次有意无意的看他。

    李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何况不远处青曼、紫萱都看过来,哪敢和张子潇发生任何的交集?因此余光视她的明眸注视于不见,只是面带微笑看着岳父敬酒。

    吕舟行分别给黄、张两家敬过酒后,略略盘恒,了解黄小年与张子潇这两位青年才俊的婚姻事业现状,听闻二人都未婚娶时,开玩笑提议二人处一处,说不定能成。

    黄妻对张子潇的第一印象极好,闻言笑道:是呢,我跟张家弟妹也说呢,可以让俩孩子谈谈,成了当然更好,不成做朋友也挺好。

    张妻相对于黄妻来说,有些拘谨,但也并未反对,微笑接口道:好啊,潇潇你和小年互相留个电话,回头可以多处处。

    李睿冷眼旁观,从两位省领导夫人的举止上,看透了两家的处境:

    黄新年虽然贵为山南最高领导,但年纪已大,没两年就要退了,他在山南主政这些年,也没做出什么耀眼的政绩,估计在朝中也无人,否则这几年不会没有国级领导来山南为他站台,因此他的最终归宿,很可能就在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或者国家人大某省级委员会主任的位子上退下去,而不会再进一步。当然,他这一退,也就人走茶凉了,哪怕提携了不少门人子弟,也会慢慢失势衰落。换句话说,黄家已经呈现颓势,所以黄妻现在表现得有些主动,积极想要与张家联姻;

    而张高松呢,年纪轻轻已经是山北省长,执政魄力极大,每到一处,便即大刀阔斧的搞改革抓建设,政绩突出耀眼,去年曾经有位副国级领导前往山北视察,对山北省近年来的高速发展表示了肯定,这虽然不能说是张高松获得了那位领导的认可与接纳,至少表明了他的上升势头,以后升任省书记或者国家部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也正因于此,张家也获得了上升趋势,张妻因此自持身价,对与黄家联姻不是很感兴趣,也就可以理解了。

    当然,张子潇真要是和黄小年谈成了,张妻应该也不会拦阻。黄家哪怕会进入颓势,但到了省部级这一级,也绝对不是等闲之家了,而黄家二公子黄小年更是已经早早被培养成才,从父亲手里拿到了常人做梦都得不到的各种巨量资源,在省里也算是号大人物,张子潇嫁给这样的优秀才俊,也绝对不算吃亏,再有张家自家人的照顾,张子潇的小日子只会越过越红火,子孙后代也会因此得福。

    李睿想到这,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阉人张子豪的丑陋形象,暗暗摇头,那家伙有正经事业不好好干,非要一心作恶,结果和刘安妮发生龌龊,互相伤害,最终变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真是可悲可叹,又想,上次在省城见到子潇,听她说有个美国华人博士后,能够为张子豪进行生值器再造手术,也不知道张子豪后来做了这个手术没有?

    陪岳父岳母敬了一圈酒,等二老入席后,李睿也回到青曼那桌上,坐下吃了几口菜。青曼给他留了个座位,在她右手边,左手边则坐着好妹妹紫萱。

    我先吃两口,吃完再去敬一圈!

    刚才李睿是陪着吕舟行老两口敬酒,是在全吕舟行的礼仪,他自己这个吕门女婿可还没敬过宾朋,因此过会儿要再敬一圈。好在今天女宾较多,男宾偏少,还有几人不喝酒,也就不用喝太多,那些喝茶喝饮料的不用敬,给他们倒满茶水饮料,是个心意也就是了。

    坐在他右边的大表姐亲热的拍了下他肩头,善意满满的提示道:小睿,坐下安心吃你的,来的都没外人,不用那么客气。

    紫萱则趁机耍怪,将杯中饮料一饮而尽,把空杯拿到李睿跟前展示一番,放回自己面前桌上,挑衅似的看着他。

    李睿好笑不已,连连点头,道:行,过会儿我先给你倒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喝几杯。

    稍微垫了垫肚子,李睿便即离席,左手拿了酒瓶,右手拿了酒杯,出去挨桌挨人敬酒,喝酒的给满上后,与其碰杯干掉;喝茶喝饮料的则帮他们杯里续上便算是完事了,这个过程中自然赢得了许多客气话与赞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