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康成夫找他还真有事,等他接通电话后,将事情说了。

    原来,省农大校长迟国华始终还在惦记着李睿送他的那幅画上所隐藏的几个谜团,眼看李睿这回到青阳也有两天了,却始终没有回信儿,心下焦躁难耐,便命助理康成夫给他打个电话询问催促一下。

    李睿没想到迟国华对那幅画的来路如此关注,既惊奇又好笑,对电话彼端的康成夫说道:你帮我回复下迟校长,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那位女画家,正是文星的女侄,不过不能准确断定是女儿还是侄女。我过会儿会再去找她询问,同时为迟校长换一幅画,等下次去省城带过去,请迟校长不要着急。

    康成夫答应下来,谢过他后,挂了电话。

    李睿收起手机,眼看杨香正眼巴巴的瞧着自己,暗暗好笑,道:好妹子,我还有事,得走了,改天有时间再来看你,你好好休养吧,别急着下地。

    杨香嘟囔道:我才不急呢,我辛辛苦苦做了半辈子革命工作,现在终于能光明正大的躺着休息了,巴不得多躺几天呢。

    李睿呵呵直笑,道:你半辈子这么短啊?才二十多年?下回可别这么说啦,你个笨笨!笑着向外走去。

    杨香面带鄙夷的目送他出去,等他走后,脸上又现出失落孤单之色……

    李睿从市一院出来,也没吃饭,径自打车赶奔云湖公园南小街的墨香苑,生怕吃饭耽搁了时间,等赶过去文墨诗已经关门回家了。

    赶到墨香苑门口,李睿付费下车,刚走没两步,目光瞥及文墨诗停在门口那辆蓝色捷豹轿车,愕然发现,在那辆捷豹后备箱盖以及车尾两侧锃光瓦亮的漆面上,突然多出一条划痕,划痕很深也很长,不仅破开了漆层,还深入了板材,从左到右连绵不断,一看就是恶意划车的行为。

    李睿皱了皱眉头,很觉得可惜,又暗暗奇怪,这是怎么搞的?是无德之人,顺手而为之,还是文墨诗得罪了人,招致这通惨烈的报复?迈步走到捷豹车尾,仔细打量了一番,尽管这并非自己的车,可是看到受伤如此之惨,还是忍不住的怜惜。唉,多好的车啊,给划成这样,划车那人真是丧心病狂啊。

    他摇了摇头,走到门口,推门进去,刚一进去,就发现了文墨诗,她在门内西首不远处站着,正听面前一个身穿衬衣西裤的年轻男子说话。

    文墨诗眼睛看着别处,似乎心有旁骛,既没有看到李睿,也没听到他进店发出的动静。

    李睿知道她在谈事,也没招呼她,迈步往东墙去了,打算先欣赏墙上的书画,等她谈完再过去找她说话。反正换画也不是急事,等上一等也没什么。

    谁知道那年轻男子的声音极其宏亮,李睿就算不想听,他说的话也一字不落的钻进了李睿的耳朵里。

    ……订婚就安排在十一小长假第五天,那天正好是农历九月初八,我爸请潭柘寺的高僧看过了,那天是个吉日,一切都特吉利,非常适合婚娶。另外,新房快装修完了,都是按你设计的风格装修装饰的,你什么时候有空回京瞧瞧,看有没有不合心意的地方。还有,家电我也已经看好了,一水儿的日本货,都是纯进口的,简约大方,时尚高贵,你肯定喜欢……

    这男子拥有着可以媲美歌唱家、主持人的完美金嗓子,说话声音悦耳而又动听,让人听了发自内心的生出一种崇拜之感,可是他太磨唧了,或者说太事儿了,叨叨咕咕的说个不停。哪怕李睿是局外人,听了一会儿,也有点腻烦,刚刚生出的对他的崇拜瞬间一扫而空。

    李睿听他话里的意思,此人赫然是文墨诗的未婚夫,两人正商量订婚以及新房子的事情,可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吗,他的未婚妻生性清高冷淡,本身是个飘然出世的小美女,又是著名大画家文星的女侄,岂会关心这些日常生活中的琐碎事体?心里觉得,这男子恐怕从文墨诗这儿讨不了好去。

    果然,就听文墨诗语气淡淡的说道:一切都随你,家电你也看着买,我没任何要求。我一顾客来了,找我有事,你先回去吧。

    听她说话的态度,哪是跟未婚夫说话呢,就跟对陌生人也差不了多少。李睿暗暗感叹,身为她的未婚夫,肯定很不好过。

    不过李睿也有点好奇,她一眼都没瞧向自己,怎么看到自己来了呢?

    那年轻男子回头望向李睿,细细打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