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笑道:我不劝您收,您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呃,您这里有胶条没有?

    此言一出,不仅是迟国华呆住,他旁边那位助理也傻了,二人呆傻的看着李睿,不知道他突然要胶条干什么。

    哦,这就有胶条,借我用一下!

    李睿一眼看到,大班桌上有个文具匣,上面就摆着一卷小号的学生用胶条,便信手过去拿了过来,找到胶条开头后,扯出一长条,对准画上印章就要贴下去。

    迟国华吓了好大一跳,嘴巴大张,下巴差点没掉下去,急忙伸手拦下,怒斥道:你疯了啊?!你要干什么?那可是文先生的章,你用胶条粘下去,会损毁那枚章的。

    李睿笑道:我就是要损毁那枚章啊,既然迟校长对这枚章以及它所代表的作者和市价耿耿于怀,那我就将它从这幅画上移除,让这幅画回归它本来的样子,只是宣纸、水墨构成的一副无名画作而已。那样您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也就可以笑纳。

    迟国华大怒,气得鼻子都歪了,道:你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哪有你这么干的?这可是不世出的文大师的画作,这已经不是画了,这是艺术品,伟大的书画珍品,你小子竟然随随便便就要用胶条把它毁掉,你……你简直是……简直是在犯罪!你真是气死我了!

    李睿笑道:迟校长,您先别急着骂我,我再问您一个问题,谁告诉你说,这幅画一定是文星先生画的?

    迟国华怒气冲冲的道:你少给我胡搅蛮缠,这要不是文先生的画,哪会有他的印章?

    李睿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也非常费解,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您,这画不是文星画的,而是出自于一位年轻女子之手。我知道您肯定不信,不过没关系,改天我一定找到答案告诉您。

    迟国华吃了好大一惊,失声叫道: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李睿不再瞒他,将昨晚去青阳云湖公园南小街买画的经历和他讲了,特意提到那美女说过的一句话,画值一千,章值两千。

    迟国华听后呆若木鸡,良久良久,忽然叫道: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画怎么可能是别人画出来的,明明就是文先生的大作。那女人又怎么可能有文先生的章?荒谬,荒谬至极。小子,你……你不会是编了个谎话骗我的吧?

    李睿苦笑道:所以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你们为什么认定这幅画是文星的作品。其实这幅画本来是没有文星印章的,之前一直挂在墙上,和别的画一样,就是无名画作,那女的也说了,她卖画从不用章。说到这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迟校长,那女的还说过一句,她平时不用章,用也不用文星这一枚,之所以在这幅画上破例使用,是……是为我救急,保证这幅画能征得您的喜欢。

    迟国华张大嘴巴,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李睿想了想,道:迟校长,这画呢,您就先收下,等回到青阳,我抽时间去拜访下那位女老板,看看她到底是何许人也,怎么会有文星的印章,打听清楚了再告诉您,好不好?

    迟国华略一犹豫,摆手道:即便这幅画不是文星先生之作,但它已然达到了以假乱真的水平,又有文星先生的印章,因此已经算是文星先生的作品,也就随之附加了文先生的名气与市价,我又怎能厚颜收下?你的心意我领了,我也会等着你查明真相给我回复,但这幅画,你要拿回去,还给那个女人。如果你坚持非要送我一幅画不可,那我现在告诉你,你可以和她换一幅画,不盖印章的画,有时间拿给我,我就很高兴了。

    李睿皱眉犹豫片刻,点头道:既然迟校长执意拒收,那我也就不难为您了,这幅画我还带回去,还给那位女老板,另换一幅画。

    迟国华递给他一张名片,道:回去问清楚后打上面的手机号告诉我。

    李睿双手接到手中,仔细看了看,收起说道:好的,您等我消息吧。

    迟国华已经在考虑那女老板的身份了:你说她二十多岁年纪,这样的年纪,倒像是文星文先生的女侄或者学生了,但学生不可能拥有他早期的印章,呃……难道说,她是文先生的女侄,女儿或者侄女?你问她姓名没有?

    李睿缓缓摇头,心说那丫头脾性冷冰,跟个冰山美人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