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反问道:校长是什么意思?

    那助理道:校长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好奇,想了解一下。

    李睿心中嘀咕不停,难道那美女画家的水平如此了得,一下打动了校长的心,要不然他问这些细节干什么?又想,校长要了解价格,自己可不能实说,否则他可能原本觉得画的价值很高呢,一听只值三千,那反而看不上了,眼珠一转,说道:那幅画是我朋友送给我的,市值多少,我也不清楚。

    那助理兴奋地问道:不知李处那位朋友姓甚名谁?

    李睿笑了笑,道:是你想知道,还是校长想知道?这个问题涉及到我的隐私,没有必要我是不会对外人言的。

    那助理尴尬地笑了笑,道:好吧,我带你去见校长,他要请教你几个问题。

    李睿道:哦,校长打完电话了吗?

    那助理讪讪的道:应该打完了吧,我进去看看。说完走到校长办公室门外,抬手叩响,不等里面说话,推门走入,反手把门掩了。

    李睿看着屋门暗暗冷笑,这个助理,当自己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么,还应该打完了吧,校长要是没打完电话,会有时间关注自己送上的那幅画?甚至他根本就没打电话,从头到尾只是在给自己等人下马威而已,可恨自己等人又必须求着他,要不然,一定找机会狠狠讽刺他一番。

    那助理进屋不过半分钟的工夫,便又走了出来,招呼李睿进去。

    李睿随他走进屋里,一眼看见,屋内老板桌里坐着个五十来岁年纪,看似学者模样的家伙,估计他就是省农大的校长了。自己那幅画被摆在他桌上,半卷半展,似乎他刚刚欣赏完,还没来得及放回去。

    校长,这位就是来自青阳市委办公厅的李睿李处!

    那助理给校长介绍了李睿,又对李睿道:李处,这就是我们校长迟国华迟校长!

    李睿见迟国华坐在里面没有起身的意思,也就是不打算和自己握手,当真一点待客的礼仪都不讲,心中越发生气,不过倒也没有因此对他生仇,人家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厅领导,能见你一个正科级的小干部就挺不错的了,你还指着他跟你讲礼仪吗?面带不卑不亢的笑容,主动打招呼道:迟校长您好,打扰您工作了!

    迟国华可以不跟他讲礼仪,他却必须对迟国华抱以见面礼仪,一来迟国华的级别在那摆着呢,二来人家是主,他是客,三来这是求人家来了,凡此原因种种,就必须把表面功夫做到,免得被人家耻笑青阳来的干部狗屁不懂,被人家越发小看。

    迟国华敷衍的连连点头,说道:好,好,你也好,我问你啊,你说这幅画是朋友送的,不知道你朋友是何种情形下送给你的?是回礼呢,还是抵债,还是别的什么情况?你能跟我仔细说一说吗?

    李睿之前已经编了瞎话,现在肯定不能改口,说是我花三千块买的,那就闹笑话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编:是我朋友见我喜欢山水画,随手赠送给我的。

    迟国华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随手赠送给你的?你……你这朋友是干什么的?收藏家,还是大老板?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反问道:迟校长这样问,难道这画价值很高吗?

    迟国华焦急的问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李睿道:呃,我朋友既不是收藏家,也不是大老板,她其实就是一位画家,画得还很不错呢。

    迟国华眉头皱起,追问道:哦,那他叫什么名字?多大了?现在在哪里?

    这个问题李睿可就不好回答了,所以也就不打算回答,问道:迟校长,这幅画难道很贵重吗,我看你好像非常在乎啊?

    迟国华嘴角一翘,又问:你朋友送你画的时候,没告诉你这幅画是谁画的吗?又有没有跟你说,这幅画市价多少?你居然就随随便便拿过来送给我?

    李睿假作懵懂的道:她都没说啊,我也没当回事,难道这幅画市价很高不成?

    迟国华刷的站起身来,忿忿地道: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那位朋友啊,不是官二代,肯定就是富二代,什么都不懂,把这名家画作当作普普通通的画,稀里糊涂就送给你,而你对此也是一窍不通,竟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