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有难度吗小睿?可就算有难度,你也要救救我们一家子啊,我们不白让你帮忙,真的,你说个数儿,我绝对没二话。还有,其它需要打点的地方,钱全由我们出,一分钱不用你出。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小姗已经说了,不让小强坐牢,她要替小强认罪自首……

    李睿对这事原本就已经有了考虑,暗忖自己作为骆金同的干儿子、骆家干亲,碰上这种事本来就不能不管,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骆姗去自首戴罪吧,再者说,方成那可是自己的仇人与威胁,他不慎死在骆强一推之下,等于是骆强给自己减除了威胁,就冲这个,自己也要拉骆强一把,因此听骆金同说到这,便截口道:干爹,你这么说不是太见外了嘛,我帮忙还不是天经地义,哪用得着给我钱。放心吧,这事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一定想方设法给小强脱罪。方成太不是东西了,他死纯粹是咎由自取,是活该,你们等着,我这就赶过去。

    骆金同得他保证,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了,道:小睿真好,有情有义,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认了你当干儿子,有你帮忙,我们就能放心了……

    李睿也不等他说完,直接挂了电话,转手给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谭阳打去电话,先和他寒暄两句,然后将方成之死讲了,最后问他,这事应该怎么办才能让骆家脱罪。

    谭阳听后哈哈笑起来,道:哎哟老弟,你说你们瞎担心什么呀,尤其是你干爹家里,还担心起坐牢来了,哈哈,用得着吗?我告诉你,你把心放肚子里,这事儿就算是你干弟自首了,也没罪,因为什么?因为你干弟只是要救他姐姐,下意识把方成推开,主观上没有杀死或者打伤方成的想法,也就是没有过失,是其它无法预见的原因导致方成死亡的,这属于典型的意外事故,你干弟干妹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如果非要说有,也就是死者亲人闹起来,那就让他们找乱丢碎啤酒瓶的那个人,你们赔点钱也就顶了天了。说起来你干爹家里还是受害者呢,毕竟死者也算是半个骆家人。

    李睿又惊又喜,道:真的吗哥哥,这事这么简单?可我干爹担心,怕被判成是过失杀人罪。

    谭阳笑着给他普及了下刑法常识:你干爹不懂刑法,他知道什么是过失杀人罪吗?过失杀人罪,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不规范表达,说的是:由于过失导致他人死亡后果的行为,包括两种,疏忽大意的过失致人死亡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前者是指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以致造成他人死亡。后者是指行为人已经预见到其行为可能会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但由于轻信能够避免以致造成他人死亡。

    李睿听后也就懂了,试着解释道:我干弟只是推了死者一下,想把他推开,免得他继续对姐姐施暴,绝对无法预见他会死亡,也就不存在疏忽大意或者是过于自信了,因此说起来只是个意外事故,我干弟没有任何责任,就算是有,赔点钱给死者亲人也就足够了,是这么理解吧哥哥?

    谭阳道:对对,就是这么说,我现在打电话,给你干爹家辖地派出所的所长,让他带人出现场,勘查现场,同时给你干弟干妹录口供定性。你现在要做的,是交代好你干弟干妹,就按你刚才告诉我的那么说,不要单方面出现另外不同的口供,那就闹笑话了。另外,现场有目击者没有?有没有监控摄像头?

    李睿道:这我还真不清楚,哥哥你的意思是,怀疑我干弟干妹说了谎?他们是故意或者不小心杀死方成的?

    谭阳道:当然不是,就冲老弟你,我也不能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啊。我就是说,万一这事儿里有别的曲折,那也没关系,咱们也都有应对办法,譬如删掉摄像头拍摄下来的录像什么的。总之,咱们就一个目的,就是帮你干弟脱罪。

    李睿心知他到底还是怀疑了,只是说得比较委婉,不过人家这么怀疑也不能算错,毕竟这种事不能单凭一家之言,而且人家作为公安局长,在这种事的处理上是要担风险的,因此多想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作为中间人的自己,既想帮骆强脱罪,却也不能坑了人家当哥哥的,便道:我马上赶过去,就这事儿确认一下,确认了给哥哥你回电话。

    谭阳道:不用,我吩咐给那个所长,过会儿他到了,让他直接找你,你跟他说就行了。我为什么不露面?不是懒,更不是怕担风险,而是怕我在现场露面后,被有心人或者死者家属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