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音刚落,但听啊的一声惊呼从方成口中响起,姐弟二人转头看去,只见方成倒退过程中,脚后跟被楼前草坪的围挡砖沿绊了一下,他仰面朝天的倒向草坪里头。

    骆强刚才没打到方成,并没解气,刚又看到姐姐被他打得鼻青脸肿,更是愤怒,眼见方成倒向草坪,以为他会倒在松软的草皮上,毫发无损,因此骂道:没那么便宜!说完快步上前,打算追上去暴打方成一顿,为姐姐出气。

    他也追到草坪边上了,也看到方成倒在草坪上,只见方成表情忽的一滞,紧跟着脸上浮现出痛苦之状,再然后抬手摸向脖子右侧。骆强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暂时停下来看着他的古怪动作,也就是短短的两秒钟,就见方成右手处涌出大量鲜血。骆强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一步,呆呆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方成也感觉到了不对,把手拿到眼前,一看上面都是血,吓得张开嘴巴,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喊不出声来,随之只觉身体无力,大脑发蒙,全身冷得要命,意识到大事不妙,拼尽全力喊道:救……救……我不……不行了……

    骆强眼见他脖颈右侧那里鲜血不断涌出,甚至可以用喷涌来形容,顷刻间就形成了一个小血泊,只吓得面色大变,脚下连连倒退,失声叫道:不好了……姐,不好了,他……他出血了,快……快叫救护车,打一二零!

    骆姗抚摸着眉眼肿处,恨恨地道:出血了?那是最好,最好出血出死他,我是不会心疼的,还给他打一二零,他做梦去吧!嘴里说着狠话,到底有些不放心,迈步走到骆强身边,凝目看去,要看方成是哪出血,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没有吓死,只见方成脖子那里一片血泊,眼看着他就不行了。

    方成喊了那半句话后,就再也没力气呼喊,他抬手回捂伤口,但捂了不到十秒钟,右臂就无力的垂落下去,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要不行了,脸上浮现出无尽的震惊恐惧之色,后来想到什么,用尽全身的力气拿手在脖子边上草皮里摸索,最后停在一个地方不动了。

    救护车不到五分钟就到了,因为骆家就在市二院南边不远处,可即便来得如此快速,却也没能挽回方成的生命。方成右颈部大动脉被割破,短时间内大量失血,失血性休克后先后失去心跳与呼吸,在救护车赶到前就已经死透了。

    造成方成死亡的凶器也被找到,是不知道谁扔到草坪里的一个破碎啤酒瓶的瓶嘴,长约五厘米,口下肚上的戳在草皮泥土里,方成仰面倒下的时候,右颈部正好砸在朝天的锋利玻璃茬上,颈动脉连同皮肤、肌肉被一起切开,也带来了死神的降临。方成临死前也找到了这个罪魁祸首,用手指紧紧捏着它,似乎要用力把它捏碎来报仇。

    急救医护人员找到方成的死因后,无不唏嘘喟叹,而旁边围观看热闹的人群更是叹气连连,还有人向骆氏姐弟提议,找到那个乱扔碎啤酒瓶的家伙,让他做出赔偿。

    骆姗与骆强此时已经乱成一团,外人并不知道方成的真正死因,都以为方成是自己不小心倒在草坪里被刺伤致死的,可姐弟二人却知道真相是怎么一回事。尤其是始作俑者骆强,吓得脸都白了,两条手臂一直在微不可查的打着哆嗦。

    也幸亏外人不知道内情,否则肯定早就报警了,姐弟二人也就别想站在现场了,但话说回来,眼下死了人,警察早晚都会赶到,早晚跑不了被警察责问甚至是拘捕。姐弟二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忙和父亲骆金同母亲秦美娟商量对策。

    骆家四口缩到单元门里,骆强压低声音,将方成死亡经过讲了出来。

    骆金同到底是当过领导的,沉稳老练,听儿子说完后,拿手搭在儿子肩头,低声道:不用害怕儿子,这事主要责任不在你,你又没有杀死他的想法,连误杀都算不上,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蹲几年牢,赔点钱,何况很大可能不是最坏的结果,所以不用担心。再者说,市北区公安分局领导我也认识一两个,怎么着都不会难为你的。

    秦美娟听得脸色一变,插口道:你要说起在公安局的关系来,方成他爸认识的领导不比你更多?你拼关系拼得过人家?

    方成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他父亲曾经做过市北区的区委副书记,是市北区响当当的人物,骆家与方家联姻,还是骆家高攀了的,而方成之所以看上骆姗并自堕身价娶了她,是看中了她的绝美容貌。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