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香叹了口气,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跟他做这种事?你不知道自己还是个孩子吗?你不知道这种事是大人才能做的吗?

    王小梅脸上倒是没有半点悔恨羞惭之色,满不在乎的道:谁说非得大人才能做呢?我们院里好多姐妹都干过这个,还有人怀孕了呢,能怀孕就说明我们已经不是孩子了,我们已经长大了,女人长大了不就是要给男人生孩子的吗?

    杨香听了她这番似是而非的谬论,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气咻咻的道:胡说八道!这是谁教给你的理论?什么叫能怀孕就算是大人了?这是你们生物课老师教的吗?你告诉我你老师的名儿,我保证不打死他!

    王小梅听了就笑,道:不是我们生物课老师教的,他教我也得听啊,是我干爹教给我的。说完看向床下的陈志民,暗示他就是干爹。

    杨香看也不看陈志民,抬腿就是一脚,狠狠踢在陈志民头上,这一脚踢得陈志民脑袋撞到床头柜上,但听咚的一声闷响,陈志民直接晕了过去。

    李睿在旁看得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有点怀疑杨香这一脚已经踢死陈志民了,没办法,她这一脚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没有蓄力,但速度奇快,爆发奇猛,估计陈志民就算不被这一脚踢死,也要深度脑震荡了。

    王小梅也吓了好大一跳,有些惊恐的看着杨香。

    杨香对她笑笑,道:小梅,你爸妈都是干什么的?他们平时是不是根本不管你?尤其是你妈,怎么连一丁点的自我保护与自爱意识都不教给你呢?你难道不知道保护自己吗?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很可耻吗?

    王小梅摇头道:我没有爸妈,我刚生下来的时候我爸妈就不要我了,他们嫌弃我是个丫头,就把我扔了,我从小在福利院长大……

    杨香与李睿只听得脸色瞬变,彼此对视一眼,都是无语凝噎,原来这丫头是个孤儿。

    二人心中悲叹而又凄凉,王小梅的堕落,似乎并不能全怪她自己,一方面是有陈志民这种恶人的诱惑,另一方面,她是孤儿,从小到大无人管教,再加上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她便过早的走上了歧路,而她这如花一般的年纪,本应该是在校园里安安静静的读书的,这可好,直接堕落成了眼下这副模样,她除了年纪小一些,和外面那些站街的职业相比又有什么区别?

    杨香把那部国产手机丢到她面前,问道:这是你干爹给你买的?

    王小梅点点头,道:他对我很好的,经常送我礼物,还请我去大饭店吃饭。

    杨香苦涩一笑,道:这就算对你好了??

    王小梅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是啊,很好的,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你为什么要打他?不要打他了行不行?

    杨香沉默半响,有些窘迫的问道:你跟他做这种事有几……多少次了?

    王小梅回忆了下,道:这是第二次了。杨香惊奇的叫道:那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的事?

    王小梅道:第一次是一个月前,当时很疼的,不过后来就不疼了……

    杨香听到这里已经听不下去了,也再不想多问王小梅什么,转身走到电视桌前,从上面拿过一个瘦高的厚玻璃花瓶,回身走向陈志民。

    李睿猜到她是要用花瓶狠狠砸向陈志民的脑壳,而她带气出手,掌握不了轻重,很可能失手把陈志民砸死,急忙从后面拽住她手臂,叫道:别……

    杨香回头瞪他一眼,道:别你个头,放开我,我今天非活活打死这个禽兽不可!

    李睿叹道:傻丫头,你打死他倒是轻松加愉快,可他死了以后呢,你怎么办?你要是从前,还有豁免特权,但是现在你已经不像从前那么风光了,你要担罪的。

    杨香忿忿地道:那我砸他个半死!

    李睿道:那也不行,你刚才那一脚就够他受的了,再来这一花瓶,就把他打成脑瘫了,照样跑不了刑责。听我的,放下花瓶,责任也不全在他那,再者说,你也没问到要点上面。

    杨香微微好奇,道:我哪没问到要点上面?

    李睿把她手中花瓶夺过来,放回桌上,问王小梅道:小梅,你告诉叔叔,你既然是在福利院生活的,每天福利院与学校两点一线,那你又是怎么和你干爹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