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旖嫙脸色转黯,不无怨艾的道:来请你岳父当说客,劝阻我和于南离婚。你岳父可是我的顶头大领导。她说完这话,探头望向路边,小声道:你岳父随时都可能回来,咱俩不能在这聊。李睿其实也有些发虚,回头望了眼路边,回过头来道:是啊,那去哪聊?张旖嫙问道:你今晚留宿省城?李睿点头。张旖嫙蹙眉道:住你岳父家?李睿摇头:应该不会,去我领导家里住。张旖嫙嘿然叹道:那还说什么。

    李睿笑道:我可以和领导说,去朋友家里住啊。张旖嫙忍俊不禁,似笑似嗔地横他一眼,道:想得美,我同意了吗?李睿无辜的道:是你想和我找地方好好聊聊的。张旖嫙道:那我也没说请你到家里住啊。李睿叫道:可你以前说过,我到省城的话,你欢迎我去你家里做客。张旖嫙白他一眼,道:我发现你就记这话记得清楚,我还说过一句话,你记住没?李睿忙问:什么话?

    张旖嫙正要说什么,不远处传来车声,随后明亮的车灯光束沿路照射过来,她吓了一跳,压低声音道:可能是省长回来了,我得马上回楼里等着……我这是临时出来打电话,你去……算了,我回去你就安全了,晚点短信联系。说完转身跑回了院里。

    李睿也不敢耽搁,转身走向路边迎候。

    张旖嫙说得还真准,来的就是吕舟行的车。车停靠在路边后,省府一秘于红伟先跑下车来,要到后门那里给吕舟行开门,由于太过专注,都没发现李睿就站在路边。

    李睿笑了笑,说道:红伟大哥,你歇歇,让我代劳吧。说完快步近前,抢先帮吕舟行开了后门。

    于红伟闻声看来,见到是他,又惊又喜,叫道:小睿?!你怎么来了?

    车门开后,车里坐着的吕舟行也看到了李睿,见到也是先惊后喜,笑道:小睿来了啊!

    李睿扶着他从车里钻出来,道:宋书记来和黄书记销假,我跟着一块来的,也没我什么事,我就来看看爸您。

    李睿这话说得很机灵,没说宋朝阳是来向黄新年汇报工作,唯恐岳父吕舟行心生不快——哦,你宋朝阳好容易来趟省城,只给黄新年汇报工作,不理我政府省长这边?当我什么人啦?是不是没把我这个省长放在眼里?尽管吕舟行心胸宽广,不会这么想,但作为李睿来说,却要尽量避免类似的暗刺产生。正好宋朝阳之前为妻子孙淑琴患病所累,请假不少,也就用销假做个借口,省得吕舟行多想。

    李睿这倒也不是和吕舟行耍心眼,只是一种善意的掩饰,当然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位老丈人绝对不会吃黄新年的醋或者因此埋怨宋朝阳,因为岳父他早就知道,宋朝阳是黄新年提拔起来的,是正儿八经的黄系人马,突然跑到省城来,只见黄新年一个,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其他省领导谁也用不着不高兴。

    吕舟行闻言微皱眉头,问道:宋朝阳爱人患癌的事我也听说了,据说还去了北京医治,现在怎么样了?

    李睿道:做了全切除手术,又做了一期化疗,昨天回的青阳,暂时控制住了,但不清楚癌细胞会不会继续转移扩散。

    吕舟行叹了口气,道:现在妇女得乳腺癌的怎么越来越多?是生理原因还是环境原因?

    这个问题有点专业,李睿可是回答不上来,只能含糊说道:应该都有吧。

    吕舟行叮嘱道:据我所知,乳腺癌多发于产后妇女,等青曼生产完后,你记得每年带她去医院做下乳腺检查,尤其是四十岁以后,年年都要检查。

    李睿忙答应道:嗯,我记住了,保证忘不了。

    吕舟行点了点头,摆手道:走吧,进家说。

    翁婿俩在前、于红伟在后,走过鹅卵石小径后进入院里。

    吕舟行看着客厅里的灯光,忽然想到什么,自言自语的道:差点忘了,家里还有客人等着呢。李睿忙问:爸我用不用回避?吕舟行笑着摆手道:不用,走吧。

    翁婿俩进到楼里,左拐进入客厅,李睿当先看到,张旖嫙坐在下首位的单人沙发上,而在茶几内侧的沙发客位上,坐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老者头发眉毛都已斑白,穿着白衬衣绿军裤,仰靠在沙发上,两手拄在身前一根黑色的拐棍上,颇有几分气势,一看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