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香笑眯眯的道:谁说的?我没拿袖箭,可是带了另外一件武器,你想看看吗?李睿笑道:当然,这还用问?

    杨香得意一笑,伸手到腰侧一摸,再拿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

    李睿失声叫道:手枪?说完从她手里拿过,定睛看时,微微吃惊,这居然并非手枪,而是一把手枪造型的袖珍钢弩。钢弩造型大小与五四式手枪差不了多少,箭槽伪装成了枪膛,弩把伪装成了枪把,扳机一如手枪扳机,只是在箭槽外部两侧包着两片黑色的钢片护翼,护翼之中纠缠着几股看似杂乱实则有序的钢丝绳。

    杨香从他手中拿回钢弩,右手不知道按了哪里一下,那两片护翼忽然向外弹出,成弧线状与枪身保持垂直,瞬间变成了弩弓。杨香又用手拉动箭槽下面一个锁扣,那几股钢丝绳咯吱吱骤然绷紧,已经上好了弦。杨香右手微转,将钢弩瞄准李睿身后的白墙,右手食指扣下扳机,但听嗖的一声疾响,一道寒光闪过半空。

    李睿回头看时,只见墙上已经钉了一枚两寸长短、圆珠笔芯粗细的钢针,他走过去贴近了墙面细细观察,见那钢针入墙极深,伸手试拔,居然拔不动,只得握住针柄,一边左右摇晃一边往外抽,这才抽出来,墙上留下一个黑黝黝的小窟窿。

    李睿只看得瞠目结舌,呆呆的道:我的天,好大的威力,简直不亚于子弹!这要是钉在人的身上……杨香接口道:如果打在眼睛里,弩箭可以透入颅骨,直接死人,打在咽喉等其它要害部位也一样;如果打在身上非要害部位,不至于致死,也能造成重伤。李睿从她手中抢回来细细抚摸,喃喃赞道:这玩意可真是好东西。杨香叹道:现在我是普通人一个,不像徐达那样可以随身配枪,也只能带个这个在身上了。

    李睿嘿笑两声,道:好妹子,这……这玩意真不错,能不能送给我啊?杨香脸色一变,右手一翻,就把钢弩抢回手中,道:不行,你一个市委干部要这玩意干吗?李睿道:我没事的时候出去打鸟啊。杨香扁扁嘴,道:现在好多鸟类都是国家保护动物,你敢打鸟,小心被抓。李睿哀求道:好妹妹,你就给我吧,大不了你再做一把。杨香哼了一声,道:就不给,做一把很麻烦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转身回了屋去。

    李睿小声叫了句真小气,悻悻的走向电梯厅……

    同一时刻,市南区公安分局大院内,急匆匆走出一个形貌猥琐的中年男子,他出门右拐,走出百十米后,回头望了望,见无人注意,便横穿马路到对面一辆停在辅路的奔驰越野车旁,拉开副驾驶门坐进去,转回头看着身后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子,用带有青阳口音的普通话说道:老板,已经打听清楚了,害死你爸爸的那个大胖子,已经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抓起来了,现在被关到看守所里去了,等着到日子了上法院宣判。

    他说完这话,眼看司机与后排座左边位子上的一个男青年目光阴冷的盯着自己,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忙对二人微笑套近乎。

    司机看到他的笑容,撇撇嘴,转开头去看着窗外风景。左后座位上那个男青年面色不变,依旧冷冷看着他。

    这男子很是无趣,转回头继续盯着后面那位老板。

    那年轻老板张开嘴巴,用带有南方口音的国语说道:如果宣判,他会得到什么惩罚?会是死罪吗?那男子摇头道:不可能的,要是故意杀人罪还差不多,他犯的是过失致人死亡罪,撑死了判个有期。那老板皱起眉头,道:什么叫撑死了?你不要说本地土话,要用标准国语和我讲。那男子忙道:好,好,撑死了就是至多的意思。

    那老板给左边那男青年一个眼色,那男青年打开腿上一个黑包,从里面拿出一沓百元大钞,丢给那猥琐男子,同样用南方口音的普通话道:你办事得力,这系老板赏你的。

    那男子大喜,没口子的说着感谢的话,将那一万元塞到兜里,又道:老板您还需要我干什么?尽管开口,在咱们青阳,没有我冯六干不成的事儿。

    那老板咧嘴冷笑,露出一口白牙,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