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之海呆呆的看着黄之山出神,良久良久,失声叫道:我明白了。黄之山道:你明白了就好。如果这次事件,果真影响到我们黄家的声誉与集团市值,那正好给我们以及子孙上一堂生动的教育课程,教诲我们重视对子女品德的教育。一个家族的传承,不是靠着财富与势力,而是人品与才智。眼里只有虚名与遗产的人,固然自己不会有很大成就,也不会教育出优秀的儿女。三弟就是一个实例。

    黄之海连连点头,一副受教的表情。

    李睿在旁听得也是暗暗心折,心说黄家三兄弟里,还就是老大黄之山有涵养有胸襟有气度,这一点,不必听他眼下说的这番话,只从他女儿黄惟宁的言行举止里也能推断出来,不过,为什么他在得知父亲死因异常时,并没有积极主动的和自己联手调查下去?他当时又是怎么想的?

    救护车很快赶到了,医生护士们纷纷下车,小跑着凑到黄惟谦的尸首前一看,便明白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自然也就不必再采取什么急救措施,马上将他抬到担架上,盖上白布,送到救护车中,准备送往医院的太平间。

    黄之河已经停止哭泣,在旁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悲伤是肯定的。

    旁边黄之山看了他一阵,后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相劝安慰。黄之河没听两句,突地怒哼一声,甩手便走。

    医生与交警一齐出声喊他,要他留下来办理处置手续,毕竟他是死者的直系亲人。黄之河却如同没听到似的,在夜色下很快去得远了。

    黄之山与黄之海兄弟俩面面相觑,知道他悲伤独子离世,也知道他因悲生怨,却也没必要怒而走人吧,这是连儿子后事都不管了吗?他当父亲的都不管,打算甩手给谁管?

    李睿见状挺身而出,上前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与姓名,让他们有事尽管给自己打电话。

    救护车离去,那三个交警留下一个处理交通堵塞,另外两个押着肇事车辆与司机赶往交警队,事故现场慢慢恢复原样。黄之山、黄之海与李睿再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转身走回那家快捷酒店,叫上黄惟宁,一同返回青阳宾馆。

    回到宾馆之后,李睿和徐达将被捆绑的梁根交给黄氏兄弟,与黄惟宁道别,又送徐达回到房间,这才离开宾馆,打车回往家中。赶到家时,已经十点半多,青曼也熄灯睡了,不过还是被他吵醒过来。

    李睿冲了个凉水澡,洗漱过后,回到卧室,钻进被窝把青曼搂进怀里,将今晚发生的一切和她讲了。青曼只听得惊叹不已,完全不敢相信,晚上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居然发生了那么多震人心弦的大事,而更可怕的是,黄兴华居然是被亲孙子害死的。

    说到最后,李睿伤感之极,哀叹道:我前两天还说,抽时间带你去宾馆见大哥一面,想不到再也没有机会了。青曼心情沉重,也不想说话,只是往他怀里钻了钻。李睿又感慨道:还是要珍惜眼前人啊,真是不知道身边谁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永远离开我们。我以前对这一点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懂了,真的很难受。老天爷为什么总是不让好人活长久呢?

    睡到半夜,李睿做了一个梦,梦境所在是一个荒丘上的坟头前面,四外云雾笼罩,什么也看不到,坟头前站着黄兴华,身旁跪着黄惟谦,黄兴华只是低头训斥黄惟谦,却根本看不到站在面前的他。他呼喊大叫,黄兴华却始终不加理会,明明相隔只有数尺,偏偏跟看不到一样,真和传说中的阴阳相隔类似。

    梦做到这里时,李睿心头痛极,竟然直接从梦中惊醒,想到再也见不到这位如兄如父的好大哥,泪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接下来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脑袋里胡思乱想,过会儿却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迷迷糊糊地往下熬,也不知道几时才到天明。

    早上吃过饭,他给老板宋朝阳打去电话,询问他今天回不回来。宋朝阳说,今天可能回不去,要明天才能回,尽管孙淑琴不介意他今天就回,但他想多陪陪她,等周五再回,周末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再往北京跑。

    确定老板的行程后,李睿打车去了单位,先把桌上的文件翻看了下,都是些日常琐事,也没什么要紧的,便也没必要叫宋朝阳知道,拖两天等他回来再处理也不迟,之后去了秘书长杜民生那里,看他有什么工作安排没有。

    杜民生听他说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