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惟宁那双大大的美眸骤然睁圆,两道亮光一闪而没,俏美纯净的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看了他半响,才又问道:这两种药物,能……能说明什么?语音有些颤抖,显然已是非常激动。

    李睿少不得把上午和刘瑞关于黄兴华死因的推理讲了出来,最后给出一个推断:你爷爷血液中出现这两种药物,已经足够证明,他是被人害死的!凶手在杀害他的同时,不忘刻意掩盖他的真正死因,以此免于追查,并达到他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

    黄惟宁听到这话,身子一晃,好悬没有摔倒。李睿急忙出手抓住她手臂将她扶稳。

    爷爷……

    黄惟宁失声叫道,表情惊恐而又悲伤,美眸中泪光闪闪,刚停下不久的泪水又已经酝酿出来。

    李睿见她自己能够站稳,便松开手,柔声安慰道:黄小姐,我理解你的悲愤之情,但眼下最要紧的不是悲伤,而是抓出罪魁祸首。刘法医已经向我发来需求,要求对我大哥进行尸检,只有这样,才能找到害死我大哥的真正药物。你想一想办法,看怎样能劝服你父亲与两个叔叔同意尸检。

    黄惟宁缓缓点头,泪水已经滚落下来,她低头掩面,道:不好意思李先生,我有些难以控制情绪,你稍等我一下。说完转身去了洗手间,里面很快传来哗啦水声。

    再出来的时候,黄惟宁表情已经恢复如常,眼中也没了泪水,素白淡雅的脸蛋表明她刚刚洗过脸,素面朝天的她依旧是俊美脱俗,令人心动。

    李睿看着她,心中不无恶趣味的想,她父亲黄之山自己已经见过,容貌平常,看来,他是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要不然也生不出眼前这样的俊闺女来。

    黄惟宁忽然问道:凶手为什么害死我爷爷?他又有什么邪恶目的?李睿怔了下,道:关于这个问题,我和刘法医也讨论过,他说,有可能是,你爷爷某个儿子因为遗产分配不均而心生怨愤,所以对你爷爷下了杀手。不过我们也只是胡乱推测,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有可能伤害到你亲人的地方,还请你千万别介意。黄惟宁缓缓摇头,道:我不介意,我也清楚,现在唯一能解释我爷爷死因的,就是与遗产分配有关了。

    她说完这话,忽然想到什么,摆手道:不对!李睿奇道:怎么不对了?黄惟宁蹙眉说道:我爷爷已经到了肺癌晚期,医生诊断寿命不到半年,既然他本来已经活不了太久,凶手又何必非要害死他?等他自己死不是更好吗?干吗非要冒着谋杀的罪名风险杀人?李睿先是一呆,随后说道:这个问题不成其为问题啊,凶手心怀怨愤,定然要亲手置你爷爷于死地才能解恨消愤,等着他慢慢病死岂不是很着急?何况万一他能多活两年呢?

    这个解释倒也算是合情合理,黄惟宁脸色悲愤的点了点头。

    李睿道:黄小姐,你知道你父亲三兄弟的遗产分配细节嘛,谁分得最少?谁平时对你爷爷最是不恭不敬?谁平日里又是逞凶斗狠的人?黄惟宁默默转身,往里面卧室走去,走了几步才道:你说到这个,我差点忘了和你说,我已经探过我父亲的口风了,他对于谢杜仲的质疑,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叫我不要疑神疑鬼,节外生枝,还说当务之急是为我爷爷办好后事,再之后是完成我爷爷的遗愿,为青阳投资。

    李睿听得一阵心凉,如果黄家三子里的老大都不愿调查老爷子的真正死因,那自己也就别想得到另外两个儿子的支持了,又如何调查下去?忽的心头又是一跳,想到黄之山对父亲异常之死不感兴趣,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他就是真凶,他对黄兴华下的手,自然是不愿意外人对此事展开调查了?又想,武侠小说中大多数的忠厚正派之人,反而正是隐藏至深的大反派,而黄之山面相敦厚宽怀,很可能也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

    黄惟宁回头留意到他脸色变幻,神情古怪,抿了抿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父亲不可能是害死我爷爷的凶手,因为他十几年前就已经对钱财没有任何兴趣了,这些年又把在集团的股份陆续转到了我两个哥哥与我身上,而且他已经完全退出集团事务,在家安享晚年。更关键的是,他之前多次对我爷爷表明,不愿意继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