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睿并不避讳黄惟宁在旁倾听,只是看着戚凤池。

    戚凤池也觉得他这问话有些怪味,不像是单纯的询问黄兴华去世细节,倒像是追究自己的责任一样,问道:小睿,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李睿这时也觉出,自己问得稍嫌莽撞,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我大哥去世时的情况。戚凤池道:老爷是午夜两点多去世的,当时我睡在外间,并不知情,还是阿根进屋,问我老爷睡得如何,我便和他一起进卧室看,那时老爷刚刚离世,体温还有,但是脉搏已经没有了。

    李睿听得心头一跳,自己正怀疑梁根有问题呢,想不到他就出现在了大哥去世的过程中,难不成他真有问题?奇怪的问道:我根哥住在哪个房间?他怎么会突然半夜过来查看我大哥的睡眠情况?戚凤池道:他就住在对面,二零一。他也不是突然半夜过来查看老爷睡眠情况啊,他在我来到青阳之前,是一直陪伴在老爷身边的,晚上负有查看老爷睡眠情况的责任,因为老爷也有心脏病,担心他夜里出状况,我们几个身边人就经常轮换查看。

    他这一句话,就把梁根的嫌疑全部排除了,毕竟他出现在黄兴华卧房里时,黄兴华已经去世了,李睿听后也说不出什么。

    李睿一下就沉默了,尽管心里还有很多疑问,却已经问不出口,再问的话,倒显得自己多事甚至是惟阴谋论了,说不定还要引起戚凤池的反感,更何况,谁知道这个戚凤池值不值得信任呢?眼下既然没有真凭实据,绝对不能多说多问,要不然很可能打草惊蛇,想到这,深深看了黄兴华一眼,仿佛要把他的容貌深深铭刻在心里,慨然说道:大哥,你放心去吧,你的后事我们会给你安排料理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达成你生前的愿望!说完这话,将被头掀起,轻轻盖在黄兴华头上,眼含热泪转身向外走去。

    黄惟宁目光深邃的看他一眼,迈步跟了上去。

    ……先拉到殡仪馆再说,还停留在人家宾馆里头可是不像话,这里是人家市委市政府的下辖接待单位……

    李睿走出屋来,先就听到黄家老三黄之河语气激昂的话语,闻言上前说道:我马上联系殡仪馆,让他们派车过来。

    黄之山、黄之海都看向他,黄之河则有些自得的叫道:小睿啊,不用麻烦你了,我早就派人通知殡仪馆了,想来他们的车已经在路上了。

    李睿哦了一声,心说这个老三虽然性子急躁,但挺为青阳宾馆着想的,道:现在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吗?

    黄之山道:暂时没有,你连夜赶回来,肯定很疲惫了,现在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儿。

    李睿倒是不打算去休息,谢了他一句,迈步下楼,走到楼外的树林里,掏出手机准备给青曼打电话,可电话还没打出去,先就听到身后响起轻轻的脚步声,回头看去,见一个黑衣人跟了过来。

    李先生!

    那黑衣人出口叫他,声音娇柔,非常好听。

    李睿也已经认出了她,心中一动,怎么是她?她为何追了自己来?

    这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黄兴华的大孙女黄惟宁。

    黄惟宁走到李睿身前,抱臂于怀,左右望了望,确认没有外人后,低声问道:我想知道,李先生你刚才问戚管家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李睿定了定神,看着她白嫩俏美的脸孔,道:黄小姐,就在前天下午,我和令祖父还在这个林子里漫步谈天,可是今天,他却已经不在了,我非常伤心,却也别有几分疑惑。你问的正是我的疑惑,但我在说出疑惑之前,想先问你一句话,我可不可以信任你?

    黄惟宁脸色微微变幻,美目变得深邃无比,良久点头道:我昨天下午来到青阳,我爷爷将他所做的在青阳投资的规划拿给我看,并让我负责在青阳投资的所有事项,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应该都会留在青阳,并且很多地方都需要你的协助。我这么说,你觉得我可以信任吗?另外,你这话的潜台词是什么?你在担心什么?谁令你不信任了?

    李睿心说虎父无犬子,大哥黄兴华作为成功的企业家,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