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颖两手轻柔的扣住他腰侧,道:今晚……刚见到你……的时候,我……我说是……因为你帮过我……我要谢你,才……才过来看你,其实……其实那是说给海霞……她听的,我是想……想见你。李睿尽管已经大醉,却也听得懂这话,又惊又喜,心情也亢奋起来,道:是吗?我……我也想……见你,我还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安颖朝他嫣然一笑,忽然没有任何征兆的仰首吻他。李睿没有任何防备,便被她火热的香唇吻个正着,略一愣怔后,顺手将伊人抱入怀中,回应起她的吻。

    说来也真奇怪,之前两人明明已到烂醉状态,连路都走不稳当,浑身上下的力气只够躺下睡觉的,但此刻亲热起来,却骤然恢复了多半的精气神,不仅来了力气,而且身子也跟着兴奋起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得不说,人类本能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

    略显狭长的洗手间里,两人的身影越来越紧密,慢慢融合成一道臃肿的影子,片片分影从这道影子上脱落,零落地堆在了地上……

    就在云凝雨聚将成之时,被李睿丢到地上的裤子里的手机骤然唱响起来。手机铃声本来就很大,又在封闭狭小的洗手间里唱响,铃声瞬间被放大了两三倍。即便如此,安颖却似完全没有听到,仍在扭来扭去的急切相就。

    她听不到,李睿却听到了,长期以来养成的对于来电的重视心理在这一刻打消了他炽热的邪念,让他暂时放开身前的美人,弯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努力睁大眼睛看去,却见电话是江美娴打来的,回想一阵,才想起她是谁来,却又纳闷她怎会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安颖背对着他不知道他在接电话,长时间得不到他,已经有些焦急,呼道:快啊!李睿嗯了一声,却还是先接了电话。

    喂李先生你知道了嘛,黄主席刚刚去世了!

    电话刚一接通,江美娴就语气急迫悲伤的叫道,迥异于以往的稳重沉静。

    李睿听到这话,由于大脑被酒精麻痹太厉害的缘故,暂时没听懂,愣了下神,努力回忆这个所谓的黄主席是谁,半响才想起是自己的好大哥黄兴华,再联系江美娴话里的意思,只吓得冷不丁打个机灵,酒立时就醒了大半,失声叫道:什么?你说什么?我大哥他……去世了?你没说错吧?还是我听错了?

    江美娴此时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嘤嘤泣道:是真的,我想你人在北京,不会知道这个消息,别人也应该不会告诉你,所以第一时间打给你,现在大家都在二零二房间里,有黄主席的三个儿子一个孙女,还有费律师,戚管家、梁根,还有佩兰与杜仲姐弟两人,还有宾馆的领导,大家现在都很悲伤,都在哭……

    李睿惊呼道:什么时候去世的?刚才吗?江美娴泣道:去世有一会儿了,我是才接到消息赶过来,刚见了黄主席最后一面……我无论如何没想到,白天里和他见的是最后一面……

    李睿大叫一声,只觉心痛如若刀绞,脚下倒退几步,后背撞到墙上,眼泪已经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至于身上的酒意,这当儿已经是一扫而空,半分都不存在了。

    安颖此时已经觉察到异常,站直身子,转身看向他,见他泪流满面、悲凄伤心的模样,既奇且惊,定了定神,上前问道:你……你怎么了?喝……喝多了,不舒服吗?李睿泪眼模糊的看她几眼,道:你……你别管我,我大哥去世了……安颖也吓了一跳,酒醒了三分,怔怔打量他一阵,柔声道:那你……你节哀顺变,我……我先回去。说完拣起地上的衣物,胡乱穿戴起来,开门走了出去。

    李睿这时才觉察到不好,自己居然没挂电话就和安颖对答,那岂不被江美娴听了去?尽管对答之际没有任何暧昧之语,但这么晚了和一个年轻女子对答,谁还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一想到江美娴会分析出这一点,就有点尴尬,却也没太往心里去,心里只想着黄兴华去世的事情,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回青阳,见他最后一面,可转念想到此次北京之行的任务,又有些郁闷,对手机道:辛迪,我在北京可能还要一两日,暂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