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于南根本没把她话放在心上,急匆匆的跑到洗手间里一看,又是大失所望,洗手间里同样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心中又惊又悔,难道自己真搞错了?张旖嫙此行就是正常出差调研来了,而非和李睿幽会,是自己想多了?

    外面的张旖嫙见他进入洗手间后就没了动静,想了想,反身走进卧室,四下里看看,也很奇怪,李睿到底是怎么突然消失了的呢?难道他会魔术,会大变活人?不仅人消失了,连衣服鞋子公文包也没了,啧啧,他这一手玩得也太漂亮了吧,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心下又是惊叹又是欢喜,暗道一声侥幸,正要转身,余光瞥见枕边一道光芒,凝目瞧去,微微心惊,见那里正躺着李睿的手表,估计是他急着脱身,却忘了带上手表,忙探手过去,抓起那块手表,塞到了被褥底下。

    此刻,于南正在洗手间里思索,该如何和张旖嫙解释刚才所做的这一幕,这当儿也终于想起刚才张旖嫙所说的那句离婚的话来,心情很有几分慌乱。

    张旖嫙藏起李睿的手表后,又在卧室里检视了一圈,排除所有的可疑痕迹,走到窗前时,发现窗帘开着三分之一,这才醒悟,李睿可能是从窗户躲出去了,可这是三楼呀,他从窗户出去不就等于是跳下三楼了吗?那他会不会受伤?现在有没有事,一时间心情纠结繁乱,只想尽快给李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打电话的好时候。

    她沉着脸走到洗手间门外,冷冷地道:于南,我要和你离婚!于南羞恼成怒,忿忿地走出来,道:你特么做梦!你以为我会同意吗?张旖嫙冷笑道:你爱同意不同意,协商不了离婚,那就诉讼离婚,你等着接法院传票吧。于南吃了一惊,道:诉讼离婚?你……你凭什么诉讼离婚?张旖嫙道:凭什么你会知道的,现在你可以滚了!于南目光怨毒的瞪着她,看了好几眼,又抬起手指着她,道:行,你行,你真特么行!甩下这话,气愤愤的走了。

    张旖嫙表情阴沉的站着不动,过了一会儿,走到门口,向外面走廊里张望了下,一见走廊里已经没有于南的身影了,才出了口长气出来,利马将门关上--屋门虽然被于南踹开了,只是门锁坏掉了,还是可以关死的,随后快步走回卧室,拿过手机,要给李睿打电话,等点亮屏幕一看,才发现李睿刚打过电话来没多久,估计是要告诉自己他已经躲开了,可惜自己刚才没听到,忙按下了拨打键。

    电话很快接通了,二人互相关心的问了几句,一听对方都是完好无损,可比什么都高兴,之前好事被于南扰乱的恶劣心情也随之一扫而空。

    在电话的最后,张旖嫙道:你回来吧,他已经走了。李睿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于南刚走,现在可能还没离开青阳宾馆,她就敢让自己回去,不得不说,女人在这种事上完全放开了的话,会比男人更加的肆无忌惮,心里却也舍不得她,略一思忖,道:你屋门已经被于南踹坏了,防不住他再回来……张旖嫙截口道:他不会再回来的,放心吧。李睿道:那也不踏实,这样,我再开个房间,然后你来我房间。张旖嫙道:也行,你去开吧,我收拾东西。

    电话挂掉后,李睿拎着公文包走入主楼,到前台那里开房,打算要一间低层的客房,譬如一层,最高不能超过二层,也免得再来一次于南破门这样的事端,刚才从三楼跳下去,尽管没有受伤,但也绝对不是一种舒爽的体验,所以能低点还是低点吧。

    说来怎么那么巧,他刚走到电梯厅那里,正好碰上于南从电梯里出来,两人再度撞了个正脸。

    李睿心下叫苦不停,恨不得扬手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心说你李睿真是天下头号大傻蛋,刚才就已经想到了,于南现在可能还没离开青阳宾馆,怎么你就敢半点小心也不加,径直跑过来开房间了呢?这下可好,来了个瞎猫碰上死耗子,看你怎么应对。

    于南虽然已经想过一百种一千种今晚见到他的场景,却都是把他设想到了张旖嫙的房间里,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大堂这里碰上他,看到他的一刹那就给怔住了,心情烦闷憋屈,恨不得上去给他一脚,大骂一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