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路上,宋朝阳给闻天龙打去电话,汇报了这个情况。

    李睿也不知道闻天龙回复了老板什么,但眼看老板说完情况后,很快就放下手机,便也能猜到,闻天龙应该也不知道这件事,需要和儿子闻小龙确认。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宋朝阳接到闻天龙打过来的电话,两人说了好一阵。李睿在前排听着,从宋朝阳的只言片语中推断,闻天龙似乎想要帮儿子脱难,因为他问了一些关键性的问题,譬如有多少人知道闻小龙是宝马车的司机,又譬如高速公路上的摄像机拍下来的闻小龙的形象清不清晰。

    宋朝阳打完这个电话后,长叹了口气。

    与他同坐在后排的杜民生问道:闻秘书长是爱子心切?宋朝阳苦涩一笑,道:谁又能轻易做到大义灭亲?杜民生道:那闻小龙应该没什么问题了,闻秘书长在省内还是很吃得开的。宋朝阳说道:只希望闻秘书长不要步前市长孙耀祖的后尘啊。

    前市长孙耀祖,因为帮儿子逃脱法律制裁,以权欺人,指黑为白,被政治对手于和平抓住破绽,而被一下击倒,从金光闪耀的市长宝座上跌倒,从此成为路人,可以说是悲催之极。他倒台后,他这一系的人马失去后台,便也跟着陷入沉寂与黑暗之中,再也难以看到前景。

    这个例子放到闻天龙这里,宋朝阳多少也能算是他的人,他要是倒了,宋朝阳就算本身不受什么牵累,但也就在省里失去一个有力的臂助,更可怕的是,会失去一条和省委书记黄新年联系的渠道。当然,宋朝阳可以再与新任省委秘书长培养感情,但那要投入很多,而且并非一日之功。所以宋朝阳本身还是非常同情闻天龙的,希望他能在为儿子脱难的过程中,谨慎操作,平安度过这次无妄之劫。

    不过话说回来,孙耀祖的案例也只能发生在市级和市级以下,也只有这个层级,才会出现类似于和平这样层次低下、目光短浅的官员,才会使出如此直接粗俗的手段,而到了省部级的官员,个个都能说是政治家,而政治家是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难看的。

    赶到青阳宾馆时,已经十一点半多了,宾馆前后院的灯光已经熄灭了多半,偌大的院子显得空寂黑沉。这样的环境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嗜睡之意。不过没人敢打瞌睡,因为副省长卢庆伟还没安顿下去。

    一下车,宋朝阳、于和平等市领导便都围向了卢庆伟那辆车,等他下车后,向他询问接下来的事务。其实接下来已经没什么事了,各自回家安歇即可,但宋朝阳等人却不能一上来就和卢庆伟说起住宿事宜,否则会显得市里这些领导都只顾着休息睡觉,也有损卢庆伟这位副省长的形象,必须拿公务当个挡箭牌。

    李睿在不远处看了他们几眼,转头看向前院主楼,想到在里面下榻的张旖嫙,估计她应该已经睡着了,可惜自己回来的太晚,要是十一点之前回来,还能过去见她,唉,真是郁闷啊。

    卢庆伟与宋朝阳等人确定了明天上午的工作日程后,在宾馆服务人员的带领下,前往贵宾楼下榻。宋朝阳等市领导暂时没走,聚在一起低声商议着什么。

    李睿走过去听了一会儿,原来,明天上午市政府要举行一个关于这次特大交通事故的新闻发布会,会议由分管安全的常务副市长贾玉龙主持,对外发布本次事故的大概情况,不过这里面涉及了很多关节,需要厘清,否则很可能引发争议与事端。现在这些市领导们就是在一一厘清事故的关节所在。

    五分钟后,这个小会结束,郑紫娟与于和平等人先后离去。

    宋朝阳要动步时,却被贾玉龙叫住。

    贾玉龙凑近前,脸色尴尬的道:书记,我向您诚恳的认错,之前在南河,我说了不该说的话……

    宋朝阳毫不客气的截口道:什么叫说了不该说的话?我看你是说了错误的话。你反映的情况,我已经和小睿对质过了,事实上他夜不归宿与偶尔外出都是有原因的,你为什么上纲上线紧抓不放?那些情况你和小睿了解过吗,没有了解就恶意曲解,你什么意思?是针对他还是针对我?

    贾玉龙吓得手忙脚乱,语无伦次的说道:不是,绝对……不是……你……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