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于和平与季刚被他说中,都是大为震惊,同时点头。二人都想到之前去奶奶庙烧香回来出车祸的那一次,那次命大,车翻到沟里,侥幸轻伤,而若是直接撞上对面的渣土车,可就一命呜呼了。

    于和平惊骇之余,想得更多一些,害了自己的身边年轻女子是谁?倒是有最少三个人选,但其中两个都已经伴陪了自己好多年,剩下那个是刚收服于胯下不久,呃……难道是她?嗯,应该是她,只在她跟了自己之后,自己才出的车祸,而且给老奶奶烧香都避不了祸,对,就是她!

    法愚又装模作样的掐指算了几算,道:那女子方位在施主正南,且相距不远,呃……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于和平皱眉暗想,自己在市政府上班,市政府南边且相距不远的地方,不就是青阳宾馆?那个女人在青阳宾馆,不就是自己刚才想到的那个她吗?果然是她,这个贱人,原来是她!靠,一时贪淫而仓促到手的女人就是靠不住啊。

    法愚面带忧色说道:为什么施主的签子是个中下签,就因为这个女子所致。这女子一日不去,施主就一日难以平安,更别提什么运途了。可叹施主现在头顶紫黄之气已有三尺,却即将泄掉,唉。

    于和平怕得都要哭出来了,苦着脸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不泄掉这股气?

    不等法愚说话,季刚抢着说道:当然是赶走那个女小人了,刚才大师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不赶走她,以后还会出车祸啊,我跟着您也跑不了。

    于和平看他一眼,心中寻思,赶走那女人倒也无妨,她姿色只是中等,衷心虽然无二,却害着自己,又岂能容她?何况这些时日以来,她也没给自己办成过什么事,倒给自己惹了一堆麻烦,还整天想着当青阳宾馆总经理,这么有野心却又愚蠢的女人,还真是不能容她,想到这,点了点头,心下已经做出了决定,问道:大师,如果我赶走这个女子,我头顶的气就不会泄掉了?

    法愚道:当然,就是那个阴人作祟,才害得你命途不佳,你想一想命都保不住了,气运又怎会上升?

    于和平连连点头,道:好,回头我就清理掉这个阴人。哎呀,今日幸得大师指点迷津,要不然我还要被蒙在鼓里,可能哪天被她害死了还不知道呢。对了,这个阴人是不是赶得越远越好?

    法愚道:自然,她与施主相冲,就是凡间所说的‘相克’,这种人是赶得越远越好。

    于和平心下了然,脸色变得越发坚毅。接下来,他又和法愚攀谈了一阵,只觉越谈下去,越发觉得面前的大师深不可测,猛然间起了一个念头,虔诚而恭敬的说道:大师,我想拜您为师,不知道可不可以?

    法愚洒脱一笑,摇头道:我和施主没有这段尘缘,还是不必提了。

    于和平便越发觉得他有种飘然世外、不落红尘的高人气势,心下越发倾慕叹服。

    随后季刚也算了一卦,法愚算出来的也是基本正确。

    主仆二人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脸上看到非常明显的仰慕之意。

    算卦已毕,法愚便掏出账簿来请二人随喜。二人看了看账簿,都是暗自咂舌,心说这胖和尚可真黑,算一卦居然要这么多钱,好家伙,少的几千,多的过万甚至好几万,他这是把算卦当成融资渠道了吗?但话说回来,他的卦算得这么准,倒也值这个钱,何况,他还指点迷津了呢。

    季刚往前翻了几页,翻到了李睿的记录,一看他的卦资是八千八百,吃了一惊,忙指给于和平看。

    于和平看后也是暗暗咂舌,抬头问法愚道:大师,不知道我们两个该给多少?法愚大大咧咧的道:随喜随喜,随你所喜。说完又道:我出去方便一下,你们慢慢写。说完走了出去。

    主仆二人这便得到了商量的机会,季刚小声道:老板,我给两千,给您出八千,凑一万就差不多了吧?于和平皱眉道:我总不能比李睿给的少吧?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再者,大师给我指点迷津,让我得知身边小人存在,帮我避了大祸,这可是大大的恩情,我总要好好报答他。这样,我给他一万六千八百八十八,凑个吉利数字。季刚点头道:也行,还显得您大方阔绰,以后再来见他也好说话。

    于和平觉得这话很有道理,点点头,道:他算得还真是准,比电视上演的还准,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