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话的潜台词就是,随便你们怎么说怎么想,反正培训的组织方即上级单位省政府办公厅,对我是认可的,这就足够了。

    于和平听得笑出来,道:省政府办公厅对你是认可的?!这话口气可是不小,我还是头回听到。我现在没时间,回头再找你说,非得弄清楚省政府办公厅是怎么认可你的不行。说完冷笑两声,往外走去。

    李睿对于他这个态度也不以为意,鼻间轻嗤,眼见郑美莉经过自己身边,理也不理自己,只是追了于和平去,而董婕妤却停步看过来,心中暖洋洋的,心说还是自己的老婆乖,对婕妤一笑,道:我刚从省城培训回来,现在上去看看黄老。

    董婕妤微微颔首,道:二零二,上楼左拐对面那间就是,我去送市长,就不陪你上去了。说完才走。

    李睿瞥了她背影一眼,只觉她又清减了几分,不过现在很忙,没时间考虑这个,快步走到杨萍身边,道:快上去吧。二人走上楼梯,杨萍关切的小声问道:市长好像不怎么喜欢你啊。李睿笑道:人嘛,不可能做到让每个人都喜欢,能被几个有心人喜欢就足够了,是吧?杨萍莞尔笑起来,俏脸上很快又布满深忧,低声道:那也要尽量讨领导喜欢,否则领导想要整你就麻烦了。李睿问道:说正事,黄老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二人走到二楼楼梯口停了一阵,李睿等杨萍说清楚黄老的病情才去推二零二的屋门。

    据杨萍描述,黄老得的病,从症状上分析,似乎就是普通的感冒,但病症来势汹汹,一上来就把黄老老迈的身体击垮了,害他不得不卧病在床。更奇特的是,这种感冒并非病毒性感冒,也非细菌性感冒,任何药剂对其都束手无策。曾有专家怀疑是本世纪初在国内流行过一阵的非典SARS病毒,因为只有这种急性传染病才既有感冒的症状,又对人体具有极大的伤害作用,可经过血液与呼吸道分析物化验分析,又排除掉了这种可能。

    现在市里各大医院顶尖的专家都对黄老的病无可奈何,甚至有专家把黄老病情的详细资料数据发给了在北京同仁、协和等大医院从医的同学校友,但对方几位专家也都是毫无头绪,只觉黄老的病症实在古怪,完全超出了现代医学科学的范畴。

    推门进屋,李睿先看到了站在门内客厅的老板宋朝阳与秘书长杜民生,二人正在低声商议:……不行就赶紧转院去北京的名牌大医院吧,再下去可耽误不起了,正好黄老保镖也是这个意思……坐车或者火车去是不行的,最好是借调一台医用直升机过来,连夜转院……

    李睿听到这,越发感受到黄老的病重,暗皱眉头,上前打招呼道:书记,秘书长,我回来了。

    若是换做平时,两位领导与他久别后见他回来,肯定要乐呵呵的问上几句,但现在,两人都没那个心情,虽然都转头看向他,却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话想对他说。

    李睿可以理解两位领导的焦急,小声道:黄老在里面吗?我能进去看看他吗?宋朝阳摇头道:没事不要去惊动他。

    话音刚落,卧室门悄然而开,里面走出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男子,李睿转目看去,见到他后大吃一惊,随后又惊又喜,失声叫道:果然是你们!

    那中年男子,正是李睿之前在靖南回返青阳动车上认识的那位黄姓老者身边的随从兼保镖,他出现在这里,那自然不用说了,他伴配的那位赠给李睿沉香手链的黄姓老者,就是致公党的元老、爱国老华侨黄老。李睿就是搞明白了这一点,才又惊又喜。

    那男子见到他也是微微吃惊,很快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善意的朝他点了点头。

    李睿几步走到他身前,问道:我那天在火车上认识的黄姓老者,就是黄老华侨?那男子点头。李睿皱眉道: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呀,身体硬朗得很,可这不过一周,怎么就病倒了?那男子愁苦万状的说道:是啊,好难理解!说的虽然是汉语,却是带有海外华人所特有的国语味道,显得生硬刻板,好在可以让人听懂。

    宋朝阳与杜民生见他竟然认识黄老的保镖,彼此对视一眼,都是非常诧异。

    这时站在门口的杨萍忽然小声说道:宋书记,杜秘书长,市政协主席张克礼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