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人不知道,但鲁炼钢自己知道,脸上的血并非来自于自己身上,而是托朋友从医院搞来的一点同血型的血,装到酒瓶里带到省城来的,事发前自己在洗手间泼洒到自己脸上,然后用清水冲洗了装血的酒瓶,好隐瞒罪证,事实上自己头脸上没有任何出血的伤口,至少现在没有,眼下听这位副所长逼问得急,自忖嘴里没有伤口,而鼻梁骨骨折可以利用上,便道:是,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应该是。

    那副所长深深看他一眼,吩咐下属道:去给我找点卫生纸,纸巾也行。

    其中一个警察叫道:我兜里有纸巾……说完从兜里掏出纸巾包,扯出一张递给了他。

    鲁炼钢表情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那副所长将纸巾撕下一小片,叠了几叠,叠成一个比筷子稍细的纸卷,随后喝令鲁炼钢:仰头,别动!

    鲁炼钢这次知道他是针对自己来的,心下大惊,叫道:干什么?

    那瘦高男警喝道:少废话,让你仰头就仰头。说完和另外一个警察架住他,不许他乱动。

    鲁炼钢大为惊惶,身体扭动,叫道:你们要干什么?我才是受害人啊,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东州市政府的副秘书长……

    那副所长怔了下,随后冷笑道:东州市政府副秘书长?你就算是正秘书长,来了我们靖南,也得给我老实点。我警告你啊,别给我乱动,要不然现在就把你抓起来!

    鲁炼钢被他这一吓,再有另外二警的夹持,哪还敢再动,但脸上充满了浓重的屈辱之色。当然,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表示不满了。

    那副所长等他不动后,左手托起他下巴,用力握住不许他乱动,随后右手持着那条纸巾叠出来的长条,小心翼翼的捅进他鼻孔中。

    鲁炼钢至此已经明白他的用意,又是恐惧又是后悔,恐惧的是,自己的谎言即将被他拆穿;后悔的是,之前往脸上泼洒血液的时候,为什么没把血液塞到鼻孔里一些,心下叫苦不迭,却也已经无可奈何。

    那副所长的手段说白了也很简单,既然当事人说血是从鼻子里流出来的,那鼻腔里肯定有血,用纸条探入鼻孔,一定会沾上血迹,如果纸条出来后没有血迹,那说明鼻腔里没血,也就拆穿了鲁炼钢的谎言。

    好啦,左右鼻腔里都没血,事实已经水落石出,是你撒谎!你在诬告!

    那副所长先后探过鲁炼钢的左右鼻腔后,那纸条还是清清白白,一点血迹都没有,也就确定了鲁炼钢是在撒谎骗人。

    鲁炼钢明知谎言被拆穿,可又怎能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承认,那不是自承为贼吗?因此硬着头皮叫道;我没诬告,可能是我记错了,其实是我嘴里出的血。

    那副所长冷冷的看着他,目光里充满了怨气、鄙夷与杀机,半响嗤笑着点点头,说道:好,你反正也只剩这么一种说法了,那我就再让你多侥幸一会儿!你不说嘴里出的血嘛,那你嘴里肯定有伤口,过会儿我们带你去医院检查口腔,如果发现你嘴里没有任何伤口,你的诬告陷害罪名可就坐实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话音刚落,李睿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罗岗打来的,忙接听了,接听几句便挂了,对那副所长道:罗局到了,我去电梯厅接他,你也一起去吧?

    那副所长大喜,心说这位李老弟可真会做人啊,给自己一个在罗岗面前亮相邀功的机会,怪不得罗岗会和他结交呢,笑道:好,好,多谢老弟你了。

    两人起身走向电梯厅,鲁炼钢望着二人的背影,突然间明白了李睿的依仗所在,敢情他认识靖南市公安局或区公安分局一位姓罗的局长,而且他也已经请了那位罗局长过来帮忙,怪不得他之前有恃无恐呢,而之前来的这位副所长又一心一意向着他,敢情根源都在这呢,想明白这一点,心头大寒,全身都要结冰似的冰凉无比,李睿要是有公安局副局长撑腰,自己又能奈他何?别说本来就是苦肉计陷害他,就算是真被他打了一顿,怕也只能含冤受屈了,谁叫人家背后有人呢?心下后悔不迭,却也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只能一条道跑到黑了,和姓李的死磕到底!

    李睿在电梯厅接上罗岗,与其亲热的握手寒暄一番,又把旁边那位副所长引荐给他。尽管两人都是市局系统里的人,但中间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