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母脸色大变,如同听到了天方夜谭,道:过年的时候他不还单身来着嘛,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顿了顿,忽然想到什么,一股气撞上来,怒道:你……你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你真是气死我了,他都结婚了,你还跟他这样,多……多下贱啊!他李睿也真不是东西,都有老婆了还跟你这样,真是……你们俩啊,真是气死我了。

    丁怡静不耐烦的道:哎呀妈,我跟他的事你少管就是了,我早就是成年人了,我怎么做有我的想法,就算做错了我自己会负责。丁母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道:我少管?你要不是我女儿,我会管你?我要是少管你,你会长这么大?现在嫌我管你了?我这又是为谁好?

    丁怡静也不理她,迈步往卧室里去,里面还是需要简单拾掇一下的。

    丁母想了想,道:我看李睿还是很喜欢你的,他结婚了也不怕,结婚了还能再离,这样,你主动着点,多往他跟前凑凑,争取让他离不开你,最后撺掇他离了婚娶你。他现在已经混得这么好了,才三十岁就比你爸混了一辈子还强,以后更是前途无限,你跟了他也就不用发愁没好日子过了,我跟你爸也就能放心了。你爸这一挨整,咱们家眼看着就衰败了,想要东山再起,就得靠上李睿这样的人物……

    丁怡静吃惊的回头看她,很难想象这番话会从她嘴里冒出来。

    丁母眼珠转了转,又想到什么,忽然嬉笑着问道:你刚才跟他采取避孕措施了吗?丁怡静只羞得脸孔通红,如同要渗出血来,嗔道:哎呀妈……丁母笑嘻嘻的道:当着亲妈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妈是过来人,不会笑话你的。丁怡静哼了一声。丁母问道:到底有没有啊?丁怡静道:当然用啦!丁母兴冲冲的道:那下次你再跟他好的时候就别用了。丁怡静听得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她。

    丁母解释道:下次你就告诉他,在安全期里头呢,用不着避孕,等做完你怀孕了,就正好可以拿住他,逼他离婚娶你,他是领导干部,就怕这种作风问题,你拿孩子要挟他就等于是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只能听你的。当然,这么做很伤感情,要是他不用你要挟就能为你离婚是最好,咱们也就不用这么无耻的手段了。你也别嫌你妈我想法无耻,我这也是为你好,我就你这么一个孩子,只想你一辈子幸福……

    丁怡静铁青着脸看着她,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突然转身往卧室走去……

    李睿狼狈的赶回家中,兀自有些心有余悸。李建民见他回来,把上午骆金同登门的事情讲了。

    李睿对这个势利无情的干爹同样也没有任何好感,虽然记忆中仍然存留了很多关于这位干爹的故事,譬如小时候去他家吃饭,又譬如十五岁的时候去他家让他给开锁(北方结干亲风俗里的一种仪式),但并不代表对他还有什么感情,听完后冷笑道:他是不是看我给市委书记当秘书了,所以想回头把咱们两家的关系恢复起来?

    李建民点头道:你还是太实诚了,跟我一样,不够黑心,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你只猜对了一半。李睿惊讶地说:猜对一半?另一半是什么?李建民道:我跟你说说,你就知道他这个人有多无耻脸皮有多厚了,你知道嘛,他这么多年不登咱家门,甫一登门,居然就厚无颜耻的要求你帮忙,给他俩孩子调动安排下工作,还提出了具体条件,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李睿听到这已经不生气了,反而笑了,饶有兴趣的问:什么具体条件?李建民道:他让你把他儿子安排到区里事业单位,再把他女儿从区教育局调到一个有油水的单位去。

    李睿对骆金同两个孩子都不陌生,但最熟悉的还是他女儿骆姗。李睿比骆姗只大一岁,两人小的时候,李骆两家关系正是最好,那时两人经常一起玩,玩过家家,李睿当爸爸,骆姗当妈妈。李睿少年早熟,很早就对异性特别好奇,而骆姗长相随她妈,肤色雪白,容貌俏丽,是个难得一见的小美女,李睿当时特别喜欢她,经常借着玩过家家的机会跟她拉拉手啊亲亲嘴啊……没错,就是亲嘴,是真正的亲嘴,尽管那时候两人还是孩子,亲嘴也没感觉,但也亲了不少次。这在李睿童年记忆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只是,随着后来两家关系越来越淡,他也就再没见过骆姗,一晃小二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骆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