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想到这,越发感受到青曼给自己以及自己家人带来的改变,心中对青曼的敬爱之意又深了一重,面带笑容上前,跟众人打招呼。

    他这一到,厅里的人都聚了过来,包括青曼与小佳二女,纪飞与李建民二老,还有小佳的妈妈纪母、老公王杰,另外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比较随意,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整座梅花厅,俨然以李睿为中心。

    纪飞先和李睿握手见过,随之为他介绍那个老头:这是老张,我们局里退休的老干部,跟我们住一个小区,平时常操持婚庆场合,当个司仪、总理、证婚人什么的,今天我特意请过来给你们主持结拜仪式。

    李睿忙跟这位老张握手说话,感谢对方几句,心中暗想,今天这个结拜仪式搞得还真挺正式的。

    纪飞又道:咱们先举行仪式,然后再吃饭。

    李睿听他说话的同时,也已经看见厅内北墙下面放了张方桌,桌上正中摆放着一尊关二爷像,像前摆了三盘供品,分别为猪肉、鱼、鸡蛋三种,代表了三牲祭品;每种两份,代表着此次是两人结拜。另外,在方桌前的酒桌上,摆着一瓶打开的红酒和一个空碗,旁边是一张描金的薄薄册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上面搁着一支碳素笔与一盒印泥。

    老张把他跟纪小佳叫到一块,讲述具体的结拜仪式:咱们这已经是新时代了,就不按老辈子那些封建迂腐的老理儿走了,比方说,老辈子结拜讲究个斩鸡头烧黄纸,要杀活鸡喝鸡血的,可咱们这在人家五星级大酒店办仪式,别说杀鸡了,你连个活鸡都带不进来,呵呵,所以啊,咱们就用红酒代替鸡血了。另外老辈子还讲究歃血为盟,要刺破手指,往酒里滴血的,可你们俩身娇肉贵的,肯定舍不得扎肉出血,另外也不卫生,那咱们也就不扎了,全用红酒代替,当是那么个意思。你们兄妹俩没意见吧?

    李睿与纪小佳能有什么意见,只求尽快把仪式走完,闻言都说没意见。

    老张续道:过会儿怎么结拜呢,这样:看见桌上那本金兰谱了嘛,你们俩呀,每人撕一张,先按年龄大小次序,在金兰谱上写上自个儿的姓名,每人每张都要写,等于是写两份,写完以后,按上手印,这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然后呢,仪式就可以开始了,瞧见那边桌子上的关公像了吧,过会儿你们俩每人手拿一炷香,再拿上各自的金兰谱,去给关老爷上香;上完香以后,我这边倒一碗红酒,同样端到关老爷像前,先洒三滴在地上敬鬼神,然后你们兄妹俩按年龄大小每人喝一口,剩下的供在关老爷像前,我再给你们说上几句,你们给关二爷鞠几个躬,再互相鞠躬,这仪式就算是走完了,怎么样,我说清楚了吧?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吗?

    李睿点头道:听明白了,那过会儿就麻烦张叔您了。

    老张笑着摆手道:别客气,今天来了的就不是外人。

    纪小佳眨巴眨巴秀气的眸子,看向李睿,道:哥呀,好歹也是结拜一回,咱们干脆按歃血为盟走吧,也显得更心诚。不就是拿针扎手指头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去医院验血了。

    李睿瞪大眼睛,匪夷所思的看向她,心说你个臭丫头,还真会没事找事,人家张叔都说不用那么迂腐封建的玩法了,你怎么还非要玩?敢情拿针扎手你不疼是吧?心里不太愿意,可嘴上却不好反对,真要是反对,倒显得自己心不诚了,只能硬着头皮把满脸的惊愕换成笑容,陪着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好……啊!心里却已经疼得先于手指在滴血了。

    老张闻言也有几分惊讶,笑着说:小佳还挺有勇气的嘛,那扎就扎吧,反正我也把针带过来了,过会儿拿打火机烤一下针尖,也就算是消毒了。

    李睿听得一阵无语,看着纪小佳心想,你个臭丫头不是不怕疼嘛,那过会儿我拿针给你扎,看你哭不哭。

    旁边纪飞、李建民、吕青曼等人笑呵呵的看着兄妹二人,倒没人嫌纪小佳的提议稍嫌血腥。

    老张走到桌前,撕下两片金兰谱,分别交给二人。李睿与纪小佳便伏在桌上,在两张金兰谱上各自写了名姓,随后又分别按上手印,这准备工作就算是做完了。

    老张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拿出香来,分给两人一人一束。纪飞拿着打火机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