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芷彤先是默默流泪,过会儿又小声抽泣起来。这时服务员走进包间,正要提示二人点餐,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忙又转身走了出去。

    方芷彤受到这个惊吓,泪水也慢慢止住了。李睿这才拿着纸巾过去,为她轻柔的擦拭脸庞。方芷彤有点不好意思,从他手里接过纸巾,低低的道:我自己擦吧!

    李睿又扯了两张纸巾递给她。

    擦干眼泪后,方芷彤又垂着头呆了会儿,良久才缓缓抬头,美眸却有些闪躲,不敢看向李睿。李睿好笑不已,转头对门口方向招呼服务员。

    服务员进来后,李睿也不问询方芷彤的意见,自顾自点了四菜一汤。方芷彤趁他不注意,偷偷的瞧着他。李睿留意到她的目光,突然转头看向她。方芷彤吓了一跳,脸孔一红,忙转开头去。

    等服务员走后,李睿笑道:这回能把我当朋友了吗?方芷彤羞赧的笑笑,俏丽的小脸红若晚霞,一双黑白分明的妙目看着别处点点头。李睿道:那你看着我啊,再对我笑笑。方芷彤忍俊不禁又笑起来,笑中胆子也大了些许,转眸看他,见他友好柔和的看着自己,心中某一根弦被拨动了,不由自主的跟他对视,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纯澈。

    李睿满意的点点头,道:好啦,现在可以跟我讲那枚银牌的秘密了。

    方芷彤这才记起今晚吃饭的主旨,傻乎乎的哦了一声,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本书,放到与李睿中间的桌上。李睿凝目看去,见书名是《青阳民间宗教史》,书封面上还贴着一个带有条形码的标签,信手拿过来,放到眼前粗略翻看。

    方芷彤又从包里掏出那枚银牌以及那本名册,放到他面前桌上,道:已经搞清楚啦,银牌与名册,都是出自于明末清初的民间秘密宗教闻香教。呶,那本《青阳民间宗教史》已经在你手里了,你可以翻到第三十五页,那里写着明末清初时候闻香教在咱们青阳的发展史。闻香教出自于罗教,而罗教又源于白莲教,因此闻香教也是白莲教的一个分支,对于当时的朝廷来说,是邪教的一种。闻香教通过宣扬各种迷信来网罗信徒,结成势力,最终走上造反的道路……

    她那边娓娓道来,李睿这边也在阅读书上的内容,很快就对闻香教的情况有了一个粗糙的理解。

    方芷彤伸出纤指,点在那枚银牌上,道:闻香教层级架构非常明确,最底层是普通教徒,上面是小传头,小传头之上是大传头,大传头之上还有会主,会主之上是教主。其中的会主,是闻香教里负责一个地区传教的大头目。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会主相对于闻香教来说,就像是市长相对于咱们国家的官员体系。你这个银牌上刻着会主俩字,说明它的主人是闻香教里一个会主,这个银牌是他的令牌,用来随身佩戴,标明自己的身份。银牌正面的女菩萨,是闻香教信奉崇拜的无极老母像,类似于闻香教的徽标。对了,你这个银牌是从咱们青阳发现的吧,那么很可能,这个银牌的主人,就是明末清初时在咱们青阳传教的一个闻香教的会主,在青阳数他最大。

    李睿如梦方醒,想到前日在山神庙地下的地洞里看到那些金银珠宝与兵器时,徐达跟自己就已经揣测出,开挖这个地洞的人,应该是一个江湖组织,没想到竟然猜对了,却也没想到这个江湖组织居然还是大名鼎鼎的白莲教的一个分支,怪不得地洞里囤积了兵器呢,是因为他们时时刻刻准备造反;至于那些金银珠宝,应该是银牌主人、那位会主从教徒手中搜刮来后据为己有的,当然也可能是用作造反资金的,如此一来,倒也好解释了,他们为什么把地洞挖在山神庙下……呃,不是,是把山神庙盖在地洞上,就是要掩盖巢穴,不使外人得知或是怀疑……

    方芷彤又指向那本名册,道:你看,名册上这些人名,下面都写着大传头或者小传头,其实这就是一本青阳闻香教众的花名册。那时闻香教作为邪教,是不敢公然传教的,都是通过大小传头各自发展信徒,就像是眼下的传销组织,每个传头发展的下线,不会告诉别人知道,但最后都会汇拢到会主手里,于是就有了这个花名册。有了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