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福栓一听急了,叫道:一个不留还行?就算你不要,我还得要呢。我不管,反正我得留一份。李睿目带鄙夷之色的瞧着他,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打算留多少?李福栓道:银元宝我得要五个,金条我怎么也得留两根。李睿点点头,道:行,我就按你要的数目给你留一份,可是丑话咱们得说在前头,以后你要是因为你留的这份财宝出了事儿,我可不会救你。李福栓听得有点后怕了,抬眼看看这间冷寂可怕的看押室,面现惧色,可想了想,又色厉内荏的叫道:知道这事儿的只有咱们爷儿四个,你们不说,我不说,谁又知道?没人知道,又怎么会出事儿?

    李睿点点头,对李福贵道:大哥,你告诉我那些财宝都在哪呢,我现在就回去拿,拿回所里来就按我说的分了,然后你们几个也能被放出去。李福贵一脸肉疼的道:在你大伯家东配房里的白薯窖底下藏着呢。李睿道:好,我现在就回去拿,你们等我。说完转身走向门口。

    李福栓忽然叫道:小睿,别忘了给我留一份儿,我不怕出事儿!

    这话有点挑衅李睿的意思,仿佛在嘲笑他胆小怕事。李睿听到耳中,暗暗冷笑,心说你不用得意太早,以你的性子,真要是留下一份财宝,早晚得出事儿,不信咱们就走着瞧,也没说什么,快步走了出去。

    在门外,李睿跟那位秃顶的副中队长客客气气的说道:麻烦你帮我跟谭局长胡所长说一声,我回我大伯家拿点东西,很快就回来,请他们稍等。

    那副中队长陪笑道:好的,没问题,我这就上去告诉他们,您慢走。

    李睿赶到前院,雨已经停了,地上湿乎乎的,天色却依旧阴沉,不知道还有没有雨。他坐进车里,驱车赶奔李建中家,路上也在思虑,自己的打算有没有考虑不到的地方,细细的想了几回,觉得主要关系都打点到了,这才放心。

    赶到李建中家里,李睿见到了他老婆以及聚拢过来的李氏族人,多半都是老太婆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满满当当一大屋子人,几乎全是女人,叽叽喳喳哭哭啼啼的,很是繁乱。

    李睿也没时间跟她们一一打招呼问候,将李建中老婆叫到屋外,跟她讲了自己的打算以及李建中父子的意思。

    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脑筋却很好使,一听便道:小睿,大大(北方土语,意指伯父的妻子)听你的,现在什么都不要紧了,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把他们爷儿几个都捞出来……

    李睿心下感叹不已,李福贵李福栓等一群大男人,见钱眼开,见宝起意,贪婪短视到无法形容的地步,却还不如一个老太太明白事理,实在是可笑可悲啊,道:好的大大,那我现在就去东配房里面取财宝了,你给我看着点,证明我没私吞偷拿。

    老太太叫道:嗨,自家孩子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尽管去拿,我还信不过你嘛。你不是说那些财宝要分几份嘛,我去给你找点破布什么的,好给你装起来。说完自顾自回了北房。

    李睿看着老太太年老却硬朗的腿脚,暗想,李建中有这么个老婆真是福气了,也没再耽搁,快步走向东配房。

    东配房不大,就一间小房子,面积十几平米大小,进屋右手边就是白薯窖的入口,两尺见方,上面用木板子盖着。把那七八条木板子撤到一旁,入口便显露出来,入口内壁上搭着一把梯子,人两腿先下去踩着梯子就能下到窖里。

    李睿手脚麻利的下到窖里,打开手机屏幕照亮,很快从角落里一个破筐中找到了那些财宝。那些元宝金条都是散放着的,他也不好一个个的拿上去,索性直接把那个破筐带出了窖。

    上来后,他先把李福栓要的那一份财宝--两根金条五个银锭,分了出去,又把剩下的那些数了数,心里稍微计算了下,分成了三份:其中最大的一份,是明面上做戏用的,要上交给区文物分局;较大的一份,是送给谭阳的;较小的那份,是送给胡小康的。至于胡小康会否吃独食,会不会分给所里其他的领导干部,如果会分,又分多少,那就是他的事情了,李睿就不去理会了,反正他要负责将此事彻底摆平。

    李睿分好之后,老太太也拿着布头过来了。

    李睿也不管她感兴趣不感兴趣,先把分得的这四份的用途都跟她讲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