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错看小说 www.cuok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山神廟!

    李睿先看向那最为关键的三个字,结果一眼就辨认出来,尽管庙字用的是繁体字,但从小喜欢翻看古典书籍与古装电视剧的他,想要认出这个字来并不为难,何况在中国历史文化中,跟山神连在一起的字词,多半也是个庙字。

    山神庙?

    吕青曼重复了一遍,秀丽的瓜子脸上净是疑惑。不单是她想不明白,李睿也想不明白,这个铁墩上怎么会刻下这三个字?夫妻俩对视一眼,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李睿暂时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转目看向印画其它部位。铁墩底部的阴刻文字与纹路都是反刻上去的,印到纸上以后,原本左边的图案就跑到了右边,原本右边的也就跑到了左边。现在,在这张印画上,左上角是山神廟三个竖排的字,三字上面有两道山脊也似的曲线,乍一看像是一座小山;小山右下角,有两条自左上至右下蜿蜒而下的曲线,像是小山脚下流淌着的一条小河;小河右边是一片树林与村庄的轮廓,虽只寥寥数笔,但非常形象,让人一看就能明白那是一座村庄。

    咦,这好像是一幅山水画呢!

    吕青曼通览全局后,发出了感慨。

    李睿有心看看她的理解是否跟自己一样,问道:说说看,都看到什么了?

    吕青曼指着印画道:左上角是座小山,山上有一座山神庙,山下是条小河,河水自西北向东南流下去,河的右边是个小村子,村子外围是一片树林。你看到的不是这样吗?

    李睿连连点头,只觉得这幅印画越看越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类似的地形,冥思苦想:青曼说它是山水画,不错,但其实它更像是一幅地图,毕竟,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在铁墩子上印刻山水画啊?而且还是反着刻的,那不是更加的缺心眼吗?正常人绝对不会这么干。所以,它的主要作用应该是地图,是财宝主人留给得到罐子的人的一个暗示。这个地图最关键的三个点,同时也是最大的提示,就是山神庙、小河与村庄。财宝主人就是要通过这三个坐标性建筑来标明具体方位。现在先不管财宝主人留下来的暗示是什么,先搞清楚这幅地图描绘的是哪儿。呃……陶罐是从老宅出土的,而老宅所在是永阳镇的驻地永阳村……啊,想到了!

    蓦地里,李睿想起小时候在永阳村老家里生活的场景,那时候村子西头下坡有一条小河,河水自西北来,流向东南,河水深不及尺,宽有五六米,河水清澈之极,河边遍布丰美的水草,村里的人都去那里放牛放马,水里还能捕捉到小鱼小虾,彼时那条小河是他们这些村里幼童最好的游戏场所,或是在里面洗澡,或是在里面捉鱼摸虾,都能玩得不亦乐乎,在他的童年记忆里留下了最艳丽的一抹色彩。当然,那条河现在已经干涸了,干了得有将近二十年了,河道里也已经种满了杨树,有的地段还堆满了村民们的生活垃圾。

    李睿儿时的记忆里,除去对那条小河的印象外,还记得趟过小河后,村子西北方向上还有一座小山。那座山也不知道什么年代形成的,孤鹜的凸立在村西北的平原上,高六七十米,北坡比较陡峭,南坡较为平缓,山上生了很多松柏灌木。在南坡半山腰上有座破庙,同样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庙,早就破败不堪,除去残垣断壁与一些破碎的石碑雕像外,什么都没留下。李睿小时候跟街坊四邻的小孩曾经去山上玩过,到过那座破庙,不过印象里只有那座破庙的荒凉外景,却完全忘记了它的名字。

    村西是小河,河西北是座山,山上有座庙,这三个特征岂不正好应对了印画上的地形图?只是现在还不敢确定,老家西北那座山上的破庙,是不是山神庙?不过这一点也很容易确定,出去找老爸问问就清楚了。

    想到这,李睿有些兴奋,感觉自己已经揭开了这幅印画所含秘密的一半,在青曼脸上吻了一口,道:你等我,我出去跟老爸问个事儿,我感觉我已经知道这幅图是哪了。说完匆匆起身出屋。

    吕青曼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被他亲过的地方,嘴角噙着一丝羞涩的笑,拿过那张A4打印纸,凝目瞧看,忽的又发现了什么,失声道:咦,这是什么标记?

    李睿几步赶到老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独步权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错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睿并收藏独步权巅最新章节